内容

中国政府计划大举进军加国教育界
Building a Chinese school on Canadian soil sparks controversy

 
 
导读:凭借不断扩大的经济影响力,中国当局不断利用其庞大的教育资源大力推进政治议程。但据称,急于分享中国教育市场之丰厚利润的卑诗省高贵林市一所学校已与中国教育当局签约,准许中国在加国建校,致使中共思想舆论及意识形态得以在加国华人群体中传播。该计划不仅在加国引发激烈争议,同时也充分体现了言论自由的西方民主社会与打压异见的专制政府之间所出现的价值观之冲突。
Summary: Leveraging its growing economic clout,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made assertive efforts to advance their political agenda by exploiting its vast education resources. But eagerly tapping into China’s lucrative education market, a school in Vancouver B.C. has reportedly formed an agreement with the Chinese education authority to build a school on Canadian soil, allowing Chinese ideologies to be spread through the Chinese Canadian diaspora. The plan has sparked heated controversy in Canada and will put the school at the centre of value clashes – free speech protected by a democratic society vs. critics silenced by an autocratic government. 
 
 
《环球邮报》一文称,在1999年,高贵林(Coquitlam)教育局的贾兰德(Patricia Gartland)开始从事一项前所未有的工作:作为该教育局国际教育部的创始主管,她被赋予向国际学生开放当地小学、初中和高中学校的任务。
 
按照卑诗省低陆平原(Lower Mainland)的标准,高贵林教育局已经明显落后,因为温哥华等邻近教育局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想方设法吸引国际留学生。但是,在贾兰德的领导下,高贵林市不仅仅只是弥补了损失的时间。去年,来自省外学生的学费收入在高贵林教育局总预算中的占比超过10%,已经远远超越邻近教育局。
 
在高贵林教育局省外学生贡献的学费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中国。但随着高贵林教育局致力于寻求学费收入,该教育局也日渐与北京以及一心想要通过教育传播软实力的中国机构交织在一起。
 
实际上,中国教育当局已经公开谈论过在高贵林建立自己学校的计划,批评人士称迈出这一步足以让中国共产党在卑诗省的教育系统中找到思想文化的立足点,其影响将远远超过已经在加国运作的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s)。孔子学院是由中国政府资助并且其部分运作也是由中国当局负责,孔子学院不仅推广中国语言和文化课程,还会向承办方注入资金和提供其他资源。
 
在一些中文学校担任顾问的哈佛大学研究员蒋学勤(Jiang Xueqin,音译)称,实际上孔子学院是在通过加国的华裔移民群体传播中国价值观,但中国的许多价值观和加拿大的价值观是背道而驰的。
 
虽然高贵林否认知晓中国当局的建校计划,但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寻求在全球事务中发挥更积极作用之际,该市与北京的联系也在不断加深。中国现在正在利用其不断增长的经济影响力与世界各国建立关系。比如加国就一直在考虑正式开启加中自由贸易谈判,并且特鲁多总理也在本月初对中国进行了第二次访问。但与此同时,北京也在利用财政压力进一步推动其政治议程,并且在中国国家主席习**的领导下,中国当局压制国内外批评声的手段也越来越强硬。
 
教育界已经成为中国提升软实力影响的前沿阵地。预计到2025年时,澳大利亚向中国提供的教育服务价值将会增长两倍,达到约$120亿澳元($118亿加元);此外,一些澳洲教授也因为一些做法被迫向认为受到侮辱的中国留学生道歉,其中包括播放了一段将台湾称之为国的视频(北京一直将自治的台湾视为叛离的省份)。在美国留学的一名中国学生因为在毕业演讲中赞美了言论自由,随即招致了中国网民的愤怒声讨。《金融时报》最近曾报导称,中国当局正在要求设在中国的外国大学允许共产党官员在其董事会中占有一席之地。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也想在加国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教育据点,北京海淀区教育局就在一篇吹嘘自己与高贵林市关系密切的网上文章中透露了相关的计划。
 
该文章称,海淀区将在高贵林市建立一所学校,该校将同时招收中国学生和当地加国学生。
 
《环邮》已经从另外两个中国消息来源证实了这个建校计划,其中包括海淀区一名官员称该区已经和高贵林市就此达成口头协议,尽管该计划仍处于概念阶段,但自去年10月以来这已经成为海淀区和高贵林市书面交流的主题。
 
该名官员直言不讳地称:“双方已经就此达成协议。”
 
但是,在加国的土地上建立中国学校的想法是富有争议的,现任高贵林教育局长的贾兰德亦否认有任何相关的协议、或口头或其他形式的承诺。
 
贾兰德在一封电邮中称:“事实并非如此。”
 
卑诗省教育厅在一份声明中称,建立在卑诗省的每一所学校都必须教授本省的课程,但各校也可以根据学校的教学或信仰特色增加课程计划,和提供延伸或强化课程。
 
蒋学勤表示,海淀区在高贵林市建立一所学校与习主张的中国政治优先事项相一致,习一直希望增强中国的海外影响力。
 
身为加拿大人的蒋学勤称,海淀区一名官员还曾向他介绍过在高贵林建校的计划,但是站在加国的角度来看,该计划有许多令人担忧的地方。
 
蒋学勤称,中方的建校理念是你可以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但同时仍需保持自己的中国特色,他认为许多加国人士会对此感到很不舒服。蒋学勤还称,对于加国来说这是很糟糕的主意,但中国当局对此很感兴趣,因为他们希望能有一个可以在其他地方复制的模式。
 
从经济角度看,中国已经成为蓬勃发展的全球教育市场的最重要力量之一,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家协会(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ors)的统计,去年以中国留学生为主的国际学生为美国的大专院校和大学创造了$369亿美元收入。据加拿大联邦政府称,国际学生为加国带来了$116亿加元收入。
 
在加国的国际留学生中,大部分都选择了多伦多大学等高校,目前多伦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数量已经超过1万人,占到该校学生总数的11.5%。
 
但是,中国留学大军的成分正在发生改变。全球咨询服务公司Deloitte的数据显示,2016年出国留学的中国大学生数量开始减少,但前往海外求学的中国中学生数量增加了25%。
 
教育一直是中加经贸关系中发展最迅速的领域之一,并且得到了加拿大政府的大力支持。据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称,目前有18.6万中国学生在加国留学。
 
2012年的一份估算报告称,中国留学生每年在加拿大花费近$27亿元学费和生活费,并且相关数字在这之后一直在持续攀升。
 
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最近接受采访时称,加拿大政府将尽一切努力扩大留学生队伍。
 
不断扩张的教育产业也给中加两国带来了新机遇。目前中国至少有82所学校在使用加国的课程,而在多伦多的布莱斯学院(Blyth Academy)同意在启迪教育集团(TUS Education Group)运作的科技园区设立分校后,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增加。启迪教育集团隶属于中国著名学府清华大学,预计布莱斯学院会在未来一年内在北京开设第一所分校,最终其会在中国开设31所分校。
 
由于这些学校是教育中国学生,这也意味着它们会将西方课程以及中国的爱国主义课程一起翻译成英语教授给学生。
  
布莱斯学院的创始人布莱斯(Sam Blyth)表示,中国分校的规格将非常非常高,但他也承认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
 
布莱斯称:“我们必需对中国的文化和政治问题保持敏感。”
 
而与此同时,一些非常尖锐的政治问题正在促使一些中国家长将子女送到国外留学。中国吉林省一所技术培训学校的创始人于浩然(Yu Haoran,音译)早就做好送大儿子于晓(Yu Xiao,音译)出国留学的打算。虽然于晓现在刚上五年级,但于浩然已经决定儿子一满16岁就将他送到国外留学,而目的地可能是美国也可能是加拿大。
 
于浩然本身对移民并不感兴趣,他也不打算离开中国。他只是希望儿子逃离中国的教育体制。于浩然称,中国的学校虽然数学教得很好,但学生却像是富士康造出来的产品,他们思维模式相似,做着相同的学校作业,并且很少有时间做课外活动。制造业巨头富士康的流水装配线一直生产iPhone以及其他电子产品。
 
此外,其他一些与中国教育相关的问题也令于浩然感到困扰,他称,虽然中国人都很热爱自己的国家,但却不得不承认中国的大部分教育机构在提供教育的过程中都会优先考虑政府的思想体系,它们觉得自己必须服务于党而不是学生,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在将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中国教育体系中浪费10年或更多时间。
 
于浩然认为现在已经是时候还孩子们自由,如果他决定将儿子送到加拿大,他会感觉到加国各地公立学校对他和他儿子的热烈欢迎,因为目前加国各所的学校都在想方设法吸引国际留学生,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最近结束的中国国际教育展(China Education Exp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今年的中国国际教育展于10月21日至22日在北京举行,有600余所海外院校参展,吸引了数万中国家长和学生。就在几年前,参加中国国际教育展的海外院校还是以大学为主,但今年高等院校不得不与纽芬兰省和卑诗省低陆平原等地的公立教育局同台竞争,一直致力于加拿大教育的纽芬兰省和卑诗省低陆平原公立教育局此次携带了130所学校参加中国国际教育展。
 
温哥华教育局的教育顾问菲茨帕特里克(Bob Fitzpatrick)称,情况正在发生变化,目前加国的所有教育局都已经认识到国际教育的重要性,以及国际留学生会给当地带来的影响。
 
《环邮》在查看了加国各地十多个教育局的预算文件后发现,在多伦多“其他费用和收入”占到教育局预算的4.2%;在埃德蒙顿省外学费占到教育局年度开支的0.6%;在卑诗省的里士满教育局有近7%的预算是来自留学生的学费。目前,卡尔加里已经开始招收低至一年级的国际留学生,在卡尔加里公立学校里就读的1000多名国际学生中,约有三分之二是中国学生。
 
但相比之下,高贵林教育局似乎是吸引海外资金的佼佼者,去年来自国外以及省外的学生为高贵林市带来$3420万元收入,占到预算总额的11%,金额比2012年翻了一倍。
 
贾兰德称,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人们现在是在谈论21世纪的教学,因此高贵林教育局所做的一切都必须从全球角度出发。
 
目前,在高贵林教育局的学校里就读的国际学生每年需花费$15,000元,而本地学生就读每年只需花费约$8,000元。由于高贵林教育局的实际收益率高达近40%,这些收入有效支撑了该教育局的营运预算。
 
贾兰德表示,这些收入使得高贵林教育局的财务状况得以保持稳定。据贾兰德称,今年约有2,000名国际学生在高贵林教育局下属的学校里就读,其中一半以上是来自中国的学生。(在2015年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贾兰德曾称当地有70%的国际留学生是来自中国。)
 
但是,高贵林教育局之所以能够成功吸引到大量中国留学生并不仅仅是因为其睿智的招生方案,还因为该教育局一直在积极寻求与中国当局建立良好关系。去年,高贵林教育局向北京海淀区教育委员会正式递交了一份教育合作意向书,海淀区是中国的教育重地之一。
 
高贵林教育局与中国当局关系良好也使得其成为在中国积极推广加拿大教育的加国教育机构。比如高贵林教育局已经同意与海淀区共享教育资源以及针对体育老师的培训,由于中国正在为2022年冬奥会做准备,尤其是一些冬季体育项目已经成为中国当局的优先关注目标。此外,高贵林教育局还会提供科学、艺术、体育和语言课程教材以供北京的一所实验学校使用。作为回报,海淀区将支付高贵林教育工作者定期前往中国的费用。
 
贾兰德称,高贵林教育局下属学校的老师和校长都认为这是他们所获得的最佳职业发展机会之一,因为眼见才能为实,他们因此可以和中国的教育工作者进行专业对话,了解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所使用的教学策略。
 
除此之外,与中国政府建立良好关系还可以给高贵林教育局带来另一个好处,那就是让高贵林成为中国学生青睐的留学目的地,因为中国当局会将该市列为父母可以放心送孩子前往留学的安全城市。
 
贾兰德表示,中国当局会帮助家长了解各个教育局的情况,以及教育局所提供的信息及其声誉。
 
高贵林市力图与中国拉近关系的努力已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贾兰德现在已经是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的活动中的常客,此外她还经常前往中国参观一些教育局和学校。与此同时,高贵林也成为中国最积极的孔子教学项目的接纳地之一。目前在高贵林教育局下属学校中有八所已经设立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
 
富有争议的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被广泛认为是北京旨在向海外传播其影响力的核心机构,并因为对中国当局寻求禁声的政治禁忌话题进行自我审查而引发了诸多批评,在这其中包括1989年天安门广场事件以及中国当局打压法轮功群体等。
 
在今年4月,美国独立学术机构——全美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 发表了一份有关孔子学院的长报告,其中称北京方面正利用孔子学院颠覆西方大学奉行的学术自由的传统价值观,以此作为在全球范围扩大中国软实力的一种手段。该报告建议各大学立即切断与孔子学院的关系,并警告称各校在接受孔子学院的资金时做了太多让步,从而会导致孔子学院和主办大学在运营上纠缠不清,以至于难以抽身。
 
多伦多公立教育局在2014年就终止了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协议,当时多伦多教育局教委高夫(Pamela Gough)曾称:“如果中国政府试图对我们进行文化渗透,那我们就必须全力抵抗。”
 
但是,高贵林教育局却是孔子学院的积极支持者,孔学一直是中国学术研究的主题之一。2013年发表的一篇报告称,高贵林孔子学院的学生中有80%年龄介于6至17岁,比其他地区的孔子学院学生更年轻。
 
该报告的作者,中国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徐平祥(Xu Pinxiang,音译)称,高贵林教育局无疑是加国同类教育局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典范。
 
曾于2012年至2014年间在高贵林任教的徐平祥还称,孔子学院在改变和消除西方社会对中国长期存在的偏见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并有助于传播中国文化和历史的精髓。
 
但是,高贵林教育局的领导层也在积极为中国当局做辩护,比如贾兰德拒绝有关中国人权记录的提问,并称这些问题带有排外色彩;此外她在就Full Stride Films公司拍摄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接受采访时,也曾因为被问及有关中国宗教迫害的问题而离席。
 
香港科技大学中国跨国关系研究中心(Center on China's Transnational Relations)主任崔大伟(David Zweig)称,在教育局预算中占比只有11%的收入资金根本不足以让人担忧高贵林会对国际留学生,或是中国产生依赖性。
 
崔大伟同时称,孔子学院本身也可以带来一些帮助,因为其可以促进语言交流和教育,而这有助于教育局教导部分学生。
 
但崔大伟同时也指出,加国各地的教育局应该了解澳大利亚正在发生的事情,并充分意识到中国也有可能向它们施加类似压力。
 
但贾兰德表示,这种担忧应该与中国留学生带来的益处相权衡。贾兰德称,高贵林教育局会对自己的学区和课程负责,并且有经过卑诗省府认证的教师授课,至于由此可能会造成中国政治影响力渗透的风险,该教育局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并且一直在努力平衡所有因素。但无论如何,该教育局都不想因为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某些事情而放弃孔子学院带来的好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