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当局加强新疆监管 镇压维吾尔穆斯林
China beefs up security forces in Xinjiang targeting Uyghur Muslims

 
 
 
导读:由于将新疆以及当地的维吾尔族人口视为滋生社会不安因素的温床,中国当局在当地大幅增加保安力量,并发起针对维族穆斯林的镇压运动。随处可见的军事哨所和警察局,以及当局想方设法对当地居民的生活进行持续监控令该地区呈现出被军事占领之势,其恐怖氛围只有北朝鲜和南非种族隔离时代可相提并论。
Summary: Viewing Xinjiang and its Uyghur population as a hotbed of social unrest,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visibly increased security forces in the region, launching a strike-hard campaign targeting the Muslim minority. The omnipresence of military posts and police stations and the authorities’ extensive efforts to put residents’ lives under constant surveillance have created a terror of military occupation in the region that is only parallel to North Korea and South African apartheid. 
 
 
《环球邮报》一文称,目前在中国偏远西部新疆地区的街道乃至乡村随处可见监控摄像头。在新疆的一些城市里则是每隔500米就有一个警察局,公共建筑周围也都设置了军事哨所,并且当局会在当地的公路检查站中使用人脸识别系统和身体扫描仪对对过往的车辆人员进行检查。
 
中国当局一直将新疆视为滋生极端主义的温床,并采取了一系列“严打”措施,包括雇佣大量警察,并大幅扩大保安部队的规模。
 
但是,中国当局旨在确保社会稳定,尤其是保持当地大量维族穆斯林安定的努力现在已经进一步延伸至深入探究当地居民的个人事务、思维模式乃至遗传因素。
 
据两位最近曾前往新疆地区的学者称,中国当局目前在新疆地区所采取的管制当地居民生活的措施在历史上几无先例。
 
美国新奥尔良罗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的历史学家Rian Thum称,中国当局目前所采取的措施混合了北朝鲜政府渴望全面控制国民的思想和行动的意愿,南非种族隔离制以及中国的AI(人工智能)和监控技术,从全球角度来看,这无疑是值得注意的情况。
 
自从新疆地区在2009年发生致命暴乱事件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又陆续发生一系列恐怖袭击后,当地的保安措施便不断升级。在数千名维吾尔族人前往叙利亚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后,于2016年8月上任的新疆地区新领导人采取了一系列更为严格的监管措施。
 
《环球邮报》在去年秋天曾经报道过新疆地区发生的一些变化,并详细记录了中国当局在当地发起的大规模再教育运动。维族再教育运动的目的是重塑被中国当局认为有激进嫌疑的人群的思想,这个群体包括定期祈祷,学习伊斯兰教义,或有家人生活在穆斯林国家的人。在大量接受灌输式再教育的居民中有许多是男性,他们会被安置到被称之为“培训中心”的地方,在那里花上数周乃至数月时间反复背诵政治口号,进行学习并证明自己对中国绝对忠诚。参加再教育虽然不收费,但这些居民在接受民族团结和感恩中国母亲的教育期间却无法与家人和朋友见面,直到能够充分证明自己会对中国保持政治忠诚,他们才能够回家。
 
由于中国当局对新疆地区加以严格管控,并且当地的维族居民也因为害怕遭到报复而不愿与外来者进行推心置腹的交谈,外国学者在近年来一直无法对新疆进行深入研究。
 
但是,Thum教授自1999年以来已经多次前往新疆地区,他最近一次新疆之旅是在去年12月初,当地的巨变令他深感震惊。Thum教授发现沙漠绿洲吐鲁番市一条曾深受游客喜欢的一公里长的户外走廊已经被改造成民族团结主题长廊,走廊两侧的图片和标语显示出中国政府正在努力设法侵入维族居民的生活。
 
Thum教授在这条民族团结主题长廊中看到一张图片是维族人和汉族人一起参加五人六足比赛,配的图文是“民主团结运动会”;还有一张图片是学生们在教室里学习,配的图文是“相互学习,更好地促进民族团结”;此外,还有许多维族男子排成长队在一条红色长横幅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也是中国当局发起的“我是中国人”运动的一部分。
 
在上月初,新疆地区要求所有政府及共产党官员和当地居民同吃同住同劳工,以巩固发展民族团结,宣传中国国家主席习**有关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思想理论,其中一些官员与维族居民同吃住的时间持续了整整一周。
 
Thum教授称,他认为中国当局此举可能的确是有意让官员更好地了解他们需要负责的民众,但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对进入当地居民的家中和侵入他们的私人空间也很有兴趣。
 
Thum教授还称,目前新疆地区的所有宗教活动都已经被转移或是被要求从私人和公共场所转移到一个地方,那就是清真寺。当然,清真寺也一直在被当局严密监控。Thum教授认为新疆地区的居民现在仍有自己的想法,但大声说出这些想法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在去年6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曾发表白皮书称赞新疆新地区的人权事业取得巨大进步。白皮书称自1978年以来新疆地区的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29倍,当地法院减免了生活困难群众的诉讼费用,并且当地的律师数量也有所增加。
 
但是,悉尼大学的现代中国史讲师布罗菲(David Brophy)在最近一次前往新疆地区时,仍被当地公共建筑周围的铁丝网防御工事以及穿着防弹背心的停车场工作人员惊得目瞪口呆。
 
布罗菲称,新疆地区现在很像军事占领区,电视里每晚都会播放许多有着宣誓仪式的节目,其中参加宣誓的人誓言要铲除“两面派”,也就是并未完全忠于中国政府的维吾尔族共产党员。
 
布罗菲在2001年首次前往新疆,并在当地居住了一年时间,他称最近一次新疆之行的确让他感觉到中国当局正在当地进行大规模肃清,他们期望维族居民进行自我净化。
 
布罗菲还被告知一些维吾尔族聚居的城镇已经设立寄宿学校,这样当地的孩子就可以在说汉语的学校里度过整整一周,在周末才能回家。
 
一名维族学者告诉《环邮》,当地的一些维族成年人也被要求到夜校学习汉语。当地的官员则称普通话技能有着巨大的经济价值。
 
人权观察组织在去年12月初发表的一份报告曾披露中国当局利用新疆地区的公共机构将监控触角延伸至健保系统,以采集当地所有12至65岁居民的生物识别数据,其中包括DNA和虹膜扫描信息。
 
中国政府辩称这种做法有利于准确识别个人身份和维护国家安全,并表示采集这些生物识别数据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 采集DNA是中国当局正在侵入新疆居民生活最深处的又一例证。
 
理查森称,中国当局正在逐步侵入当地居民生活中最私密和最细微的方面,看起来中国当局正在肆无忌惮地侵入维族居民的生活,无论他们是否有理由这样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