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谭耕这趟掮客值当否

 
 
新年初始,本来自由党国会议员谭耕将以“侨领”姿态,显现于华社众场合。然1月5日加拿大《环球邮报》刊文,披露谭耕为诈骗嫌疑人龚晓华递信当掮客(intermediary)。龚某竭力欲在中加两地洗清自己,找上谭帮忙,本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谭亲自找到加拿大驻北京使馆副首领交涉此事,最后留下正被刑事调查的龚之申诉信,副首领将信交于皇家骑警。以加国的法制精神和文化习俗,官员及公职人员是不能介涉个案的。但谭耕的身体力行,却在实际上表明了某种态度。此事在华社引起漩然大波,对于谭帮龚是否有某种利益交换,亦或是正当行事?从网上的议论看批谭者显然甚过挺谭者。但猜疑或出于党派好恶的文革式狂批,也似乎对国会里的“普通话代表”有欠公允。就事论事冷静理性或实事求是,应该成为华社在新年里的新开端。
 
首先对邮报的披露应予肯定。邮报本着新闻自由独立的监督精神,披露事相,足令一些华媒自我审查及官本位崇拜的媚俗感到汗颜。邮报文章的具体细节可以商榷,但对于谭议员的欠专业行事,至少是个及时警醒。龚某并不属于谭的选区,这是批评者对谭何以插手的疑点之一。但议员转交选民的意见很常见,即便二者不是处同一选区的。选民的信件可以转寄,问题是为何谭要亲自面见使馆官员,以图显示民选议员的影响力或压力?或尝试及期待使馆和加国官方在龚案上作某种关照和配合?这只有谭自己最清楚。假如纯粹只是受龚指使,那谭议员就忒稚嫩了!虽然利益交换的质疑尚欠证据,即便龚曾是自由党的高调捐款人。不管怎样,谭以这种方式介入太不应该。至少表明加拿大的这位国会议员,既不专业,更与加国的文化格格不入。只要不是新移民,都知道官员不能有影响个案处理的行为和企图。龚虽然还只是诈骗嫌疑,但华人吃受骗上当的苦头甚巨,对于谭积极为龚的不当斡旋,无疑令选民纳税人尤其是华人感到失望和寒心。
 
以笔者多年的观察,虚假成风、及欺诈层出不穷已然成为华社的一个顽疾。加拿大国会无须有人说普通话、广东话或带口音的国语,谭议员倒是应该在纯洁华社风气上下点实在功夫,洁身自好,借该切割的就切割,接受批评对自身有益。除了别有用心或虚情假意者,华社同仁犯不着嫉妒或小心眼,大家都靠劳动过自己的日子。侥幸岂能像真理般可以简单重复,谦卑使人进步。说实在的,人们倒情愿谭议员在这件事上犯傻或低能,大凡浅薄者本心尚非顽劣。谭议员本是书生参政,如矢志政治,应该还有很多的路要走。老实人与傻佬的界限通常比较模糊,拿侥幸当必然自以为是,将身旁的吹捧当补药,才是真正的蠢傻和浅薄。没有广东话或普通话在国会的日子,人们早已过惯了,不会有什么在乎。掮客事件的负面影响已然造成,谭议员如能向社区坦陈事件及心历路程,倒是个积极的回应,或许能有所挽回。而作为把谭搅下水的龚某,则更有义务公布事件的原委。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