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从中台办解密看北京对台工作演进

 
 
笔者相信,「和统」和「武统」都是统一的不可偏废的手段,和统是最理想的方式,不过,「和统」也须有「武统」支撑。根据习近平在十九大的报告,对台工作服从大局、服从国家发展总体战略,当下依然是反独为主统一为辅,遏制「台独」重於促进统一。而一旦北京将统一摆上头等议事日程,恐怕要成立「统一委员会」,所有国家机器将统一指挥。
 
 
中共十九大之后,也许震动台海局势的不是解放军军机军舰将「绕台演训」成为常态化,即使解放军增加了较具杀伤力的电子战的内容;反而是中国驻美公使李克新的一句话「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  

李克新:美舰去台将是「武统」台湾时
十九大前,大陆方面已不断传出「武统」的言论,但是,那基本是学者或退役解放军将领的非官方的言论,然而李克新不但是现任的外交官而且是驻美公使,其身份极其敏感,在他口中说出「武统」的字眼,非同小可。他是在中国驻美大使馆面向华府侨学界的宣讲中共十九大精神会上作此表态的。他透露说,针对前一段美国国会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涉及美台军舰互访,这违背了中美建交公报的基本精神,他到美国国会对议员说,「这个问题你们一定要想好。」他说:如果美国派军舰去台湾,中国就会启动的《反分裂国家法》。尽管大陆会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目标,但决不会放弃武力统一的选项。「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李克新透露,当他向美国国会提出了这样的警告时,美国会议员的助手听了赶紧说:「你说慢一点。我把它全文记来下去报告。」 

笔者看到这样的报道,既惊讶,也感到振奋:中国驻美的官员鲜见如此强硬警告美国的国会议员。事实上,这不是在虚张声势,这本身就是反映出中共十九大之后北京对台工作方针的新变化,那就是比任何时候「更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够的能力」反独促统,推进最终实现祖国完全统一的大业。需要强调的是,北京的对台工作方针必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与时俱进,不断的随?形势的发展而调整。当下,北京反独促统有更为坚定的意志和充足的信心,正因为两岸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尤其是大陆军力对台湾出现了压倒性的变化。九六年台海危机的时候,根本不能想像解放军军机常态性「绕台演训」,那时台湾的F16和幻影2000对大陆还占有优势,美国的两支航母战斗群还敢驶近台海。换到现在,美军则不能不担心中国各式「航母杀手」的威胁。习近平十九大重申「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其实是有充足的显示根据,而台湾各种势力也好,美国也好,都看到这点。

媒体解密中央对台工作演进
对于中共十九大对台方针的研判,有很多个版本,笔者认为其实最令人关心的焦点有两个,一个是有没有统一的时间表,一个是到底是和统还是武统。11月1日,也就是在中共十九大闭幕后不久,北京《中国新闻周刊》第827期解密了原来「中央对台办」的「水面底下的工作」。为什么这样做呢?引发方方面面人物的关注。笔者倒是从中共台湾工作办公室的演进,可以更清楚回答这两个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的解密报道说,中共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是1954年7月成立。当年日内瓦会议后,因朝鲜战争而搁置的台湾问题被重新提到重要议程上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成立「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由李克农和罗瑞卿负责,徐冰、罗青长、凌云、孔原和童小鹏为小组成员,由周恩来直接领导。当时该组基本属於一个秘密工作机构。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对外保密,成员都以其他身份出现,有的是国务院管理局交际处官员,有的则是统战部干部。对台办的每个成员都有自己负责的联络人,联络人都编有代号。与国共高层都有深交的张治中、傅作义、李济深、邵力子、章士钊,被特赦的杜聿明、王耀武、曾扩情、郑庭笈、宋希濂等原国民党高级将领,都是联络人。毛泽东曾批示将在日本搞「台独」运动的廖文毅欲派遣刺客潜赴台暗杀蒋介石的信息告知「蒋先生」。
到了文革初期,罗瑞卿被打倒,对台小组成员大多靠边站了。童小鹏回忆,台湾当局曾担心两岸的秘密往来会在「文革」的混乱中曝光,最后发现没有泄密迹象才放心。文革后,中央对台小组在1978年正式恢复运作,并迅速进入一个繁忙的工作期。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建议两岸尽快实现「三通」,早日实现和平统一。同一天,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主席邓小平郑重宣布:今天把台湾归回祖国、完成祖国统一的大业提到具体的日程上来了。之后,还宣示为80年代以至90年代全党的三大任务之一。1981年,作为一国两制雏形的「叶九条」发表。

两个「寄希望」有所依据
应该说,邓小平的宣示,是中共首个统一台湾的时间表,虽然比不上1997年香港回归1999年收回澳门那样具体,但也是一个有时间跨度约束的时间表,当时甚至说祖国完全统一可以在邓小平生前实现。事实上,这个时间表落空了。为什么呢?现时一些不了解内情的人,以为当年是一厢情愿,没有了解到台湾问题的复杂性。《中国新闻周刊》的解密报道透露,其实当时北京「寄希望於台湾当局寄希望於台湾人民」的「两个寄希望」方针,是有根据的,将「寄希望於台湾当局还放在寄希望於台湾人民」之前,是北京和蒋经国政权有秘密接触有所默契。

1963年12月初,周恩来在张治中、罗青长陪同下,乘一艘海军护卫舰,经过一夜的航行,来到广东珠海市唐家湾附近一个小岛上,与台湾一位「能沟通国共两党关系的人」秘密会晤。至今,这位使者的身份至今依然没有解密。《中国新闻周刊》文章说「此人是大陆方面与蒋介石和蒋经国父子的连络人,也是大陆方面所有对台关系中唯一至今未公开姓名的联络人,只有中央政治局和对台工作小组及对台办的人知道。」那时,对台办的工作最大的成绩之一,就是争取李宗仁1965年返京定居。

文革后,1980年12月31日,陈香梅带?雷根写给邓小平的亲笔信来到了北京。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舒是廖承志的父亲廖仲恺之兄,廖承志1980年在美国做心脏手术时,与已加入美国籍的她恢复了联系。在这之前,她不与大陆来往,只和台湾联系。在廖承志提议下,中央拨款30万给浙江省委统战部,修缮了蒋家祖坟并拍了照。廖承志夫妇与邓小平一起会见了陈香梅。廖承志请她给蒋经国捎个话:奉化溪口蒋家祖坟已经修葺一新,欢迎回来扫墓。并以「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与蒋共勉。在随后的台湾之行中,陈香梅向蒋经国当面转达了廖承志的问候,蒋经国看信后有一阵子没有讲话,然后说:「好,我晓得了。」再后,廖公给经国公开信,引用了「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蒋家父子最令国人称颂的是,始终坚持一个中国的民族大义。也因此,邓小平看到统一的机遇,也因此对蒋氏提出非常宽松的统一条件,不但保留台湾原有的政治制度,而且还可以保留军队。但是,蒋经国过早被疾病夺去生命,使到国民党政权落在了两面派李登辉的手里,统一的形势发生丕变。

两岸关系倒退「武统」之声上升
到江泽民时代,他在1998年会见克林顿以及2002年十六大报告中曾表示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拖下去,不过钱其琛生前指这实际上是敦促台湾当局坐下来对话谈判所提出的战略考虑。在十九大,习近平实际表明了祖国统一是中华民族复兴的重要内涵,没有统一就称不上伟大复兴,也就是说统一台湾不能迟於2049年。

不过,准确说,统一在当下只是中共的战略要求,习近平也只规定了战略时间表,尚没有实施时间表。习近平十九大报告应该说划出祖国统一的最后期限:不能迟於本世纪中叶。不过,按照习近平的新目标规划,原来在本世纪中叶实现的国家现代化提前到2035年,而到2050年则为实现现代化强国。那么,是否可理解统一的任务也提前到2035年呢?答案应是不肯定的。就是说,十九大报告只是作出概略的规定。相信这样做,习近平可以灵活掌握,避免了当年邓小平的被动。习近平将下一步的中国梦实现分为两个十五年规划,这是中共可以操之在我的目标,而台湾问题则始终是复杂而敏感的问题。

应该承认,当下两岸关系出现了倒退。五年前,还是马英九掌权,十八大报告对两岸形势较为乐观,用了很大篇幅去论述和平发展,包括实现和平统一首先要确保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要全面贯彻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事实上,北京认为,在当时的条件下,两岸关系已经是1949年以来最好的局面,十八大报告就两岸政治关系的合情合理安排、就两岸平等协商、加强制度建设、就商谈建立两岸军事安全互信机制、就协商达成两岸和平协议,都做了论述。但是,蔡英文上台,民进党再执政,整个形势就完全改变了。可以认为,就大陆而言,由於大陆的实力和国际地位不断加强,对实现统一越来越有利;而就岛内形势看,则是支持统一的力量在下降,离心的倾向则在强化,尤其是国民党一蹶不振,两岸关系定位也出现问题。「武统」之声,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上升。

「和统」「武统」都是不可偏废手段
从《中国新闻周刊》的解密报道也可以看到,中台办也几度由军方主导。文革后,中央由「解放台湾」变为「和平统一」,对台工作机构也出现微妙变化。原来的秘密机构开门办公,邓颖超任组长,廖承志任常务副组长。1988年,具备行政和管理职能的政府内台湾工作机构--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成立。此时,中央对台办与国务院对台办是两套人马,日常事务和经济工作归国台办,中央对台办保留政策方针制定、非公开往来等事务。再后来。由於两个部门工作经常交叉,于是合并为一套人马两个招牌。

值得一提的是,1996年李登辉露出「台独」真面目引发台海危机,2000年陈水扁当选台湾领导人,江泽民极不满国台办的工作,令曾庆红改组国台办领导层,新增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加入领导小组,同时熊光楷推荐解放军现役少将王在希出任国台办副主任。这是继杨尚昆任中央对台领导小组组长之后,第二次由军方掌握对台系统的实际领导权。「和统」中隐含「武统」。不过,江泽民后来又听了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劝,要用大智慧,对台事务不要意气用事,再度从军人回归文人主导。2008年马英九当选台湾领导人,北京定调两岸进入和平发展新阶段,中共中央对台领导小组新增商务部长入内。这说明,北京对台机构的变化,也显示中共对台策略的变化。

笔者相信,「和统」和「武统」都是统一的不可偏废的手段,和统是最理想的方式,不过,「和统」也须有「武统」支撑。根据习近平在十九大的报告,对台工作服从大局、服从国家发展总体战略,当下依然是反独为主统一为辅,遏制「台独」重於促进统一。而一旦北京将统一摆上头等议事日程,恐怕要成立「统一委员会」,所有国家机器将统一指挥。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