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你对美国人均寿命下降惊讶吗
Are you Shocked by decline in American life expectancy

 
过去十几年来,美国这个世界超级强国面临来自世界各地和国内外的种种政治困难,外交危机,和分崩离析的国内政治状况,导致这个国富民强的超级强国,面临国运维艰,民生不安的动乱局面。连显示一个国家安定稳固和健康发展的最重要标志,国民的平均寿命,也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非常显著的向下滑落现象。这无论是对美国本身,乃至西方世界而言,都是一个令人无比担忧的问题。
 
据美国“疾病防止和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or CDC)最近的研究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民众的人均寿命,连续两年出现连续下降的趋势。美国在1962-63年因严重流行性感冒危机所导致的大批民众死亡。但这一次出现的人均寿命下降的原因,却不是疾病或瘟疫,而是人们普遍吸用包括海洛因和大麻在内那样的毒品所导致的人口死亡或早死的原因所致。另外一次则是在1993年所出现的,因艾滋病蔓延所导致的人口寿命下降显现。
 
以上两次美国人口平均寿命下降的显现,都是疾病所导致的灾难,基本上是短期性和暂时的。但此次的人口下降现象,则恐怕是难以解除的“永久性”的灾难状况。其原因不难理解,它基本上是“人为”的灾祸或灾难。其原因实在无需解释:因为私生活颓废糜烂的美国年轻一代,又在“道德破产”的政治领袖们的从容和推动之下,所实施和推行的诸如像“大麻合法化”那样的,以政府的名义准许乃至推行年青人“公开吸毒”政策所导致。
 
据“美国健康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Health Statistics)的“死亡统计处”(Mortality Statistics Branch) 的研究数据显示,这种人均寿命连续下降的可怕现象,却并没有在美国以外的西方阵营的其他欧美国家发生。 不但如此,与美国相反,其他西方国家的人均寿命实际上还在继续上升。
 
专家的意见是,这是美国政府容许和推广滥用鸦片制剂所形成的泛滥情况所致,它也正是导致青年和中年美国人寿命下降的主要原因。
 
统计显示,光是在2016年一年的时间里,死于过量注射鸦片制剂而死亡的人数,就高达42,000人,其人数比2015年上升了28%。据英国伦敦的 《帝国学院》研究人类寿命延续原因的教授和专家,易扎迪 (Majid Ezzati)称,导致一个国家人均死亡人数增加的主要原因,应该是战争和像艾滋病那样的瘟疫,或严重缺乏医疗保健机制所致,而不是和平时期的吸毒习惯:他因此推断,美国的人均寿命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年青人滥用鸦片制剂那样的毒品所致”。
美国人平均寿命下降的统计数字第一次发表于2015年,它是自从1993年以来的首次人均寿命下降统计记录。当时的有关专家曾经指出,其主要原因是民众得了包括像心脏病,糖尿病,和滥用酒精和毒品加在一起的早死原因所致,但是2016年的人均寿命下降的部分原因,虽然也与误杀,自杀,以及像气喘病那样的疾病有关,但导致该年63,632人死亡的绝大部分原因,则是滥用像鸦片制剂那样的毒品所致。它比2015年的52,404个死亡人数,上升了整整的11,000多人。
 
整体而言,美国的人均寿命下降现象,男子又比女子严重。在同一时期,美国女子的平均寿命基本上没有变化。男子因滥用鸦片制剂而导致死亡的人数,从2015年的9,580人,上升到2016年的19,413人,其中死于滥用海洛因的人数,上升了几乎20%,死于使用其他鸦片制剂的人数也上升了14%。
 
斯坦福大学的毒品上瘾研究专家韩福瑞(Keith Humphrey)称,实际情况却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可能要比统计数字高出20% 左右,但其实际增加的死亡人数,可能翻倍,比统计数字再加上50,000人。换句话说,当年美国因使用毒品而死亡的整体人数,远高于63632,而“可能是十几万人”。但是更重要的议题则是,因滥用鸦片制剂所导致的大批年青人死亡的人均寿命下降所导致的人口寿命下降现象的后面,显示出一个更严重的灾难性问题。
 
据美国的前国会议员,前川普总统“反滥用毒品委员会”主席Patrick Kennedy 指出,比人口下降更严重的是,“美国社会最重要的严重道德败坏的危机…… 但我们自己也无法在潜意识中,认识和解除这种道德危机”的危险状况。可见,美国人滥用鸦片制剂所导致的人均寿命下降危机,不是一个“一触即就”,可以“轻易解决和消除”的表面性的灾难问题,而是一个美国社会“从上至下”所存在的根结性问题。为此,在2017年7月,川普总统在“对抗毒品上瘾问题委员会” (Combating Drug Addiction Commission)上不得不宣称,“美国正面临滥用鸦片制剂等毒品的社会道德危机”,并令国会拨款,以备应对这个国家危机的紧急之用。
 
年青人普遍滥用像鸦片制剂那样毒品的坏习惯,是资本主义制度走向“极端自由”以后所导致的社会道德败坏现象之一,也是“人类行为放纵,私生活糜烂”等普遍现象的 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危机,乃至“民族危机”,和因此而导致的,民主制度走向极端放纵自由以后所产生的严重性的,“制度危机”的表现之一。民主自由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到目前为止,是最适合人类生存发展的优良社会政制,但是,它也不可能是“永恒”的人类社会制度。原因是,人类的言行和社会的发展,不可能永远处于相辅相成的和谐状态。
 
以民主自由的社会制度而言,如果民主权利放纵到失去控制,或绝对“自私自利”,和完全不顾他人的地步,这个社会必然会走向因自己的放纵行为而最终危害到自己生存的环境。这是民主社会的民选政府和民众所必须面对的,严正或残酷的生活现实。以民众滥用像鸦片制剂那样的毒品的恶习而言,其最终恶果,必然由民众自己担负。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