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西尔斯破产程序耗用律师费$5300万

 
导读:破产的加拿大零售商巨头西尔斯因陷入复杂,艰难的法庭程序而面临高昂的律师费。为此,西尔斯的各方债主将竭力奋战,在所剩无几的资产份额中分得一杯羹。
Summary:Sears Canada faces high bills from lawyers and advisors as the recently bankrupted retailer remains in a complex court proceeding that sees creditors from all sides fighting for an ever-shrinking pie. 
 
据《环球邮报》报道,已经有65历史的加拿大西尔斯(Sears Canada)在上周末关闭了最后营业的几家门店,并向其在法院破产程序中聘用的律师以及其他顾问支付了近$5300万元律师费。

 
各方债主争分一杯羹
上周披露的法庭文件显示,在加拿大西尔斯耗费的近$5300万元律师费中,有超过一半是支付给西尔斯的律师事务所Osler Hoskin & Harcourt LLP及其财务顾问BMO Nesbitt Burns公司,它们分别获得逾$1400万元服务费。
 
加拿大西尔斯耗费的这笔巨额律师费也突显出专业公司是如何在有赢家和输家的公司破产过程中,利用破产公司所经历的复杂法院破产程序大赚特赚。
 
实际上,加拿大西尔斯耗费的律师费与之前宣告破产的加国电讯业巨头北电网络(Nortel Networks Corp.)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北电网络在2009年申请破产保护,之后便进入了漫长的破产程序,到2013年时北电网络支付的律师费已经高达$10亿美元,由于该破产案此后又拖了好几年,预计相关的律师费也会变得更高。

 
在加拿大西尔斯进行清盘之际,其仍需面对公司退休人员发起的一场斗争,这些退休人员强烈要求加拿大西尔斯先补足他们的养老金固定收益计划,而其他债权人却反对加拿大西尔斯在清盘支付过程中优先支付其退休人员的退休金。目前,加拿大西尔斯的养老金缺口高达$2.668亿加元。
 
加拿大西尔斯自2013年以来一直面临财务困境,当时员工就曾致信公司首席执行官、监管机构以及高级政治官员要求保住他们的退休金。但从2009年开始,他们的要求就变得不可能实现,因为从那时起加拿大西尔斯对养老基金进行了更严格的审查。
 
在相关的警告声四起时,加拿大西尔斯已经开始清算其资产,并将远远超出养老基金缺口的销售收入转交给了接管业务的私人股权股东,并且没有监管机构对其进行监管。而在这段时间里,虽然加拿大西尔斯的养老金计划在破产过程中已经名存实亡,但员工却仍被要求继续用薪水对该计划进行供款。 

 
最新的监管人报告显示,截至今年1月6日,加拿大西尔斯可向各债权人支付的资金总额仅为$8420元。
 
法庭指定的加拿大西尔斯清盘支付监督人FTI Consulting Canada Inc.公司发布的报告称,在截至今年1月6日包括销售旺季假日购物季的五周里,加拿大西尔斯并没有完成其销售目标。报告称,在此期间加拿大西尔斯的总收入为$5860万元,远远低于该公司$7530万元的预期销售额。
 
据此前的法庭文件称,加拿大西尔斯于去年6月22日获得法院批准的债权人保护,并承担了$11.08亿元债务(截至4月29日),而公司的总资产为$11.87亿元。
 
在加拿大西尔斯于去年6月根据《公司债权人安排法》(Companies' Creditors Arrangement Act)启动法院破产程序后,其从两个现有的贷款人处获得约$4.5亿元至关重要的债务人占有(debtor-in-possession, DIP)触资。

 
这两个贷款人也因此获得了“超级优先分配权”,也就是可以首先获得加拿大西尔斯的资产和物业的收益中首先获得分配。据本案律师称,加拿大西尔斯仍有一些物业可以出售,其中包括位于安省布罗克维尔(Brockville)的仓库。
 
与此同时,加拿大西尔斯Hometown商店的前运营商打算挑战发起斗争的退休人员,坚称Hometown商店的运营商也应该获得平等的补偿权。在2014年,加拿大西尔斯的Hometown商店运营商赢得索赔额为$1亿元的集体诉讼,他们称加拿大西尔斯实际上使得他们经营的门店不可能盈利。
 
由于陷入财务困顿的加拿大西尔斯在出售包括多伦多伊顿中心店铺租约在内的部分最佳资产后,宣布将会进行$5.09亿元额外派息,加拿大西尔斯Hometown商店的运营商在大约一年前向该公司发起法律挑战,并称加拿大西尔斯的这种做法最终将会导致公司破产,从而会损害债权人的利益。

 
目前,监管人已表示将会审查加拿大西尔斯在2013年向股东派发的$5.09亿元富有争议的股息,以及该公司在一年前派发的$1.02亿元股息。这些股息有很大一部分是派发给兰伯特(Edward Lampert)运作的美国对冲基金,兰伯特当时是西尔斯控股公司(Sears Holdings Corp.)的首席执行官,并且也是加拿大西尔斯的大股东。
 
本周,代表加拿大西尔斯Hometown商店运营商的律师打算再上法庭,以要求加拿大西尔斯支付$25万元评估他们向该公司提出的索赔。代表Hometown商店运营商的律师事务所Blaney McMurtry LLP的合伙人布热津斯基(Lou Brzezinski)称,这笔贷款将用Hometown商店运营商应得的清盘支付款偿还。
 
除此之外,包括退休员工和前雇员在内的加拿大西尔斯员工亦对该公司要向终止合同的零售商支付近$6000万元专业费用感到震惊。加拿大西尔斯的律师亦向安省法庭表示会保留日后上诉的权利。

 
代表加拿大西尔斯养老金计划的律师哈奈(Andrew Hatnay)向海尼(Glenn Hainey)法官表示,加拿大西尔斯质疑相关费用涉及面太广。此外,代表该公司现有和前雇员的律师乌赛尔(Susan Ursel)对此也持类似看法。
 
海尼法官此前已经批准了大约$1400万元监督费,代表加拿大西尔斯雇员和养老金计划的律师对此并未表示反对。
 
此外,海尼法官还批准将零售商债权人保护期限延至4月27日,以便有足够时间解决加拿大西尔斯因无意支付某些房东的费用而引发的争议。
 
风风雨雨65年
加拿大西尔斯从创始至今已经走过65年风风雨雨,其前身是美国零售商西尔斯•罗伯克公司(Sears Roebuck)和加国零售商罗伯特•辛普森公司(Robert Simpsons)合资成立的辛普森-西尔斯公司(Simpsons-Sears)。曾经担任加拿大西尔斯首席执行官,现任卑诗大学商学院零售研究负责人的科恩(Mark Cohen)表示,对于一个加国标杆公司来说,这是最不幸的结果,但却也是不可避免的结局。

 
宣告破产的加拿大西尔斯在去年10月就决定关闭剩余的131家门店,并因此导致12,000名员工全部失业。在今年1月14日,加拿大西尔斯又关闭了其他一些门店,到1月底时仅剩员工70人。
 
在此之前,加拿大西尔斯执行主席史特兰治(Brandon Stranzl)领导的一个高管团队曾力图通过投标收购让该公司走出破产保护,并继续保留大约60家门店。但是,加拿大西尔斯却认定史特兰治的出价远远低于通过出售公司资产和清盘所有商品向公司债权人提供的赔偿额,最终导致公司走向破产。
 
加拿大西尔斯在辉煌时期曾经拥有94间百货店铺,23间Home店铺及10间直销店。但是多年来,加拿大西尔斯的销售业绩一直在持续下降,并且从2014年就开始出现净亏损,其中原因包括电子商务的蓬勃兴起对传统零售业造成巨大冲击;公司涉足太多领域导致固定成本不可持续;邮购业务量减少;转为其网店客户的邮购客户量低于预期;2015年终止与摩根大通达成的信贷和金融服务业务管理协议;以及加币一直走软。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