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华裔和印巴裔在加拿大政治舞台上的差距
Why are Chinese-Canadians staying away from politics?

 
 
 
我在“政府不想正视移民下一代的表现与其族裔背景的关系”一文里,提到加拿大两个最为成功的移民族裔是华裔、印度和巴基斯坦裔群体。这两个族裔在经济上和下一代的学业成绩上的成就,是其他有色移民族裔所无法比拟的。
 
可是这两个族裔在政治上,政治地位上,或在参与政治或“过问政治”的兴趣和态度上,华裔的热情远远比不上印巴族裔。其例子则俯拾皆是,不胜枚举。
 
最好的实际例子是,加拿大的国防部长,以及联邦政府的新民主党党魁,就是两位印巴族裔移民。不但如此,他们都没有放弃传统的印巴族裔的“民族服装”的头巾或头饰,而且他们两人都留着“络腮胡子”。如果不加以提醒的话,对完全不知他们政治背景的人来说,非常有可能误认为他们是印度或巴基斯坦的“政治人物” 或该国的“知名大款”,而绝对不会想到他们中的一位是加拿大的国防部长,另一位则是加拿大联邦新民主党党魁。
 
有人说,印巴族裔在加拿大参与政治的成功,是因为他们有华裔所缺乏的优点。由于印巴族裔的故乡在历史上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长达百年之久,致使在加拿大(和全世界的英语国家)的印巴族裔移民,在使用英语(加拿大的国语)上占尽优势。所以他们不但能够在这里的政坛出人头地乃至“呼风唤雨”,还能够非常轻易地用英语从事任何形式的政治活动,乃至像当地政客那样与加拿大的选民直接进行政治观点和思想上的深度交流,并打动他们的政治思虑和利害关系,而获得民众的热情欢迎,从而获得所需要的选票。
 
相比之下,我们的华裔则显然无法在这方面与其相比和竞争,或根本无法用语言打动选民内心深处的利害关系。因此我们在政治领域上的成就,就远远落后和无法与印巴族裔相比。
 
另外,我们还有其他方面的缺陷和弱点也必须一提。如果我们能够谦虚地自我检讨一番的话,我们还不得不承认,在自己的血液中流传的“不问政治”,乃至轻视,鄙视政治的“民族陋习”。连笔者本人在内,也一直存在着这种不愿意过问政治的 “不良习惯”。 华裔的这种不愿过问政治,乃至轻视,鄙视政治的习性,与中国的历史有关。
 
以笔者的经验而言,从幼年时期就开始的生活经验,以及所经历过的残酷动荡的社会状况和政治动乱,像笔者及自己的父母辈长者所生活时代的华人,几乎都一致具有的对政治的轻视乃至鄙视心态。一般的华人都把政治看成是既危险,又肮脏的“毒蛇猛兽”或“坑人陷阱”,绝对不是应该涉足其中的“危险把戏”。因此,即使是到了国外,绝大部分的华裔,特别是经历过毛共政权的残酷统治所陷害和荼毒的华人,绝大部分仍然在内心深处,对政治这样东西,即使不把它看成是毒蛇猛兽,也对其冷漠寒凉,不但不感兴趣,而且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对此避而远之。因此,很多人都以为,华裔之所以能够在经济上有出色的成就,他们的不问政治的心态,和只是为了赚钱而埋头苦干,就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因此,把华裔看成是一群“只顾埋头苦干赚钱,对政治不惜一顾”的有色族裔,也不为过。
 
但是在像加拿大那样的有高度民主理念的西方国家,参政是民众的权利和义务之一,但同时,参政本身,也能够为自己建立起“政治地位”,和施展政治力量的权利和能力。无论是个人还是族裔,一旦建立了“政治地位”,自己就负起了为包括自己所代表的族裔在内的社会族群和民众办事和服务的职责和权力。自己或由自己所代表的族裔,就有了举足轻重和受人尊重,敬仰,或“畏惧的政治地位和影响力。也就不怕和不会受到包括主流社会在内的所有其他族裔的歧视或轻视。当然就不会轻易受到其他族裔的无故“欺凌”。
 
拿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作说明,比如要是有谁得罪了印巴裔民众,他们有像加拿大的国防部长,或像新民主党党魁那样的政客出面为自己作辩护。换过是华裔民众,如果遭到了其他族裔的欺凌或委屈,我们连一个“能说会道”的政治人物为自己出面辩护的人才也好像是凤毛麟角那样的稀少。油笔至此,就不得不用最近发生的那位11岁穆斯林女孩,污蔑华裔剪碎了她的头巾的事件为例说明问题。 我就怀疑,为什么她不敢污蔑主流社会的白人,非洲黑人,或印巴裔人,而光光污蔑是“华裔所为”呢?我不能不强烈地怀疑,这是否人们在政治上“欺凌弱小”的人类行为之一。
 
原因是,中东恐怖分子的主要仇敌和激烈反对和杀戮的对象,应该是以美国为首的白种人国家,而绝对不是亚洲的黄种人,特别不是印巴裔族裔。按道理,那位受了穆斯林仇恨教育影响的小女孩,应该把仇视的对象对准加拿大的主流社会白人民众才对,而绝对不应该是对一向在反穆斯林观点和行动上最软弱的华裔民众身上。我以为,华裔之所以受到这种污蔑的主要原因,应该就是自己的族裔在政治上无足轻重和软弱无力的原因。想像一下,因这种污蔑指责被揭穿以后所导致的严重后果,从主流社会,印巴裔社区,黑人族裔,和华裔族群方面所发出的回击力度之差异,是谁(包括孩子在内)都能够知道的后果。因此,那个穆斯林孩子寻找最弱小的对象,以达到污蔑的目的,是“成本最低”的不当乃至犯罪行为。
 
华裔成为受害人的首选,是连三尺小童也懂得的简单道理。写到这里,我只能够以华裔身份自勉:赶快从政,让政治力量来保护自己的少数族裔地位。华裔应该警醒的一点是,离开了政治力量的“保护”或“自卫”,钱财和勤劳以及守法精神,都无法护卫自己在社会中的最终地位和处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