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欲奋勇飞跃的全球左翼运动

                                 
“为了重建一个关爱地球生灵的加拿大、一个彼此关爱的加拿大!

加拿大正面临我们近期记忆中最深远的危机-值此关键时刻我们发布飞跃宣言。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日前确认:加拿大在离我们不远的年代中,涉及之暴力行为及其令人发指之细节。而加拿大正面临的不断加深的贫困与不均成了国家的疤痕。更不用说加拿大在全球气候变化议题上,可谓对人类未来犯下了罪。

这些现实中最令人不安之处在于,它们全然与加拿大的价值观背道而驰。这些价值观是:尊重原住民的权利、国际主义精神、人权、多元化,以及环境守护者。

今天的加拿大全非这些价值观的体现,然而这是可以恢复的。

我们可以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国家全部使用真正的可再生能源,并发展四通八达的公共交通网络,向此未来迈进的过程中,系统性地创造均等的工作与机会,令族裔与性别的不均逐渐消除。人与人之间互相关照,同时关爱守护地球家园,这些本可以成为最快的经济增长领域。更多人可以在短工作时限高收入的前提下,有充裕的时间与家人相处,令社区繁盛。

我们知道,完成此等重大转型已经时日无多。气候科学家说,这十年的坚定行动,或将可以防止带来灾难性后果的全球暖化。如此,再以小步迈进已经难达目标。

所以,我们需要飞跃。”

以上是十几年前由加拿大部分作家、艺术家、族裔领导人和活跃分子组织团体的政治宣言(Leap Manifesto 飞跃宣言)之开头部分。今天,在联邦新民主党年会前夕,由飞跃宣言组织者、和前美国总统参选人桑德斯参议员以及英国工党领袖柯宾等的高级顾问齐聚渥太华,一个左翼联合阵线的民粹主义国际运动俨然成型。这里,不妨将之称为飞跃运动或奋勇飞跃(Courage Manifesto)。

该左翼运动的头面人物,有飞跃宣言的组织者Naomi Klein和 Avi Lewis,有美国桑德斯和英国的柯宾之高级顾问们,还有桑德斯的资深顾问及飞跃运动的重要人物Emma Rees(《革命法则》一书的共同作者),以及英国动量运动的Adam Klug和英国工党议员柯宾影子内阁的残障事务部长Marsha De Cordova等,此刻大概还应该算上加拿大联邦NDP党领辛格先生。该左翼运动的形成背景,很显然与英国的脱欧运动以及川普之当选美国总统所形成的国际右向风潮有关。将其看作国际政治左右思潮博弈之一侧,倒也恰当。

从桑德斯在总统竞选造势中的主张,大概可窥视飞跃运动的政治主张:对抗气候变化 / 对抗银行及大公司的权力 / 公平收入。这种极为鲜明地为草根代言的立场,在柯宾于英国的大选中产生过积极的回响——得票40%。飞跃运动的组织方式,基本以发动志愿者、并赋予志愿者实际职责。此刻,人们大概明瞭了为何Me Too运动从美国燃起、横扫加国,并向欧洲及世界各地蔓延的缘故。妇女乃草根的最大基数,这就是Me Too 运动的冲劲为何具锐不可挡之势的根本原因。从某种意义上看,大麻合法化也与左翼思潮难脱干系。

如果说美国的桑德斯在政治思想上体现了飞跃运动的政治主张,英国的柯宾则在政治实践上给与了飞跃运动的希望,而加拿大新民主党在政治上的成功与否,可视作该运动实现真正的飞跃还是哑然沉寂的尝试与突破之役。这就是飞跃运动头面人物齐聚渥太华的实际涵义,虽然国际政治博弈的左右之争还将持续久远。顺便说一句:如今的中共、越共、古巴及朝鲜等,早已经不再属于国际社会的左翼。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