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高科技巨头垄断经济 加拿大央行不满发声
BOC warns spoils of innovation in the hands of a few tech giants

 
 
导读:随着网络经济高速发展,控制大量个人数据,并拥有高市值和定价权的高科技巨头已经垄断了市场经济。在他们积累了相当于近五分之一美国经济总量的财富的同时,却催生了大量贫困阶层。显然,高科技巨头之势力进一步助长了社会贫富两级分化,并引起加拿大央行的密切关注。
Summary: Controlling personal data, market capitalization and pricing power, tech giants have emerged as a market monopoly as the digital economy gains momentum. Accumulating massive wealth while leaving too many people behind, the dominance of tech giants has helped fuel an income disparaging society, which raises a red flag with the BOC.  
 
 
据《环球邮报》报道,加拿大央行呼吁当局采取更严格的监管措施,以阻止一些“超级”高科技巨头日益垄断创新成果。
 
加拿大央行副行长卡洛琳•威尔金斯(Carolyn Wilkins)本周四(2月8日)在魁省蒙特贝洛举行的七国集团高级官员会议上发表讲话时称,在全球经济复苏势头加速之际,全球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并没有在全社会平均分配,从而导致太多人远远落后。
 
威尔金斯警告称,如果人们继续放任市场力量,就无法得享创新带来的所有好处。
 
威尔金斯指出,目前全球五大高科技巨头的市值总额已经高达$35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经济总量的近五分之一。这五大高科技巨头是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Amazon、Apple、Facebook和Microsoft。
 
威尔金斯称,太多市场份额和定价权掌握在少数公司手里引发了有关垄断行为的担忧。但是,威尔金斯还担心这些公司可能会滥用自己收集的消费者信息数据。
 
威尔金斯指出,可以访问和控制用户数据可能会使得一些公司的市场地位变得无法撼动,他们可以结合市场预期创新性地使用大量用户数据,并以低价甚至有时是免费提供产品服务去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从而能够轻松地在竞争中取胜。
 
威尔金斯同时称,在数据分析过程中所使用的复杂运算法则也可能导致这些公司“默契合谋”,也就是商业竞争对手心照不宣地实施价格垄断。
 
威尔金斯表示,解决相关问题可能需要现代化的反垄断法和竞争法规及相关政策,包括针对数据隐私、信息安全和消费者权益等问题制定更明确的法规。
 
威尔金斯的讲话与加拿大央行所扮演的角色并不符,在波罗兹(Stephen Poloz)就任加拿大央行行长后,该行通常都会回避提供政府政策建议。
 
多伦多道明银行经济学家德普拉托(Brian DePratto)称,威尔金斯的讲话更像是一场聚焦政府政策的演讲,而不是人们期望从加拿大央行那里听到的内容,这显然已经超出了加拿大央行的掌控范围,但是,这也可以让加拿大央行在相关问题的讨论中拥有更多回旋余地,因为他们并不是控制杠杆的人。
 
在威尔金斯提出上述建议的同时,联邦自由党政府正在起草下一个财政预算案,预期其中将会包括有关“包容性增长”的内容。
 
德普拉托称,加拿大央行提出的建议似乎更倾向于采取欧洲式的干预性手段,而不是采取更加放任的做法。
 
威尔金斯并不是唯一对加国在快速技术变革时期的竞争和隐私保护的稳健性表示担忧的人。在此之前,联邦隐私专员泰瑞恩(Daniel Therrien)也曾呼吁更新加国的隐私法规,以让监管机构拥有更多权力和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保护。
 
联邦竞争局最近已经公布了一份草案公告,称监管机构必需在应对大数据对竞争造成的不良影响和消费者反对当局采取任何可能阻碍创新的举措之间取得平衡。
 
加拿大竞争法规和大数据的碰撞也是加拿大最高法院准备审理的一起案件的核心冲突。该案源于联邦竞争局要求多伦多地产局公开更多MLS(多重上市服务系统)售房信息,而多伦多地产局则以隐私为由限制地产经纪公开有关房屋销售和经纪人佣金等信息。
 
一些批评人士担心加拿大在阻止高科技巨头垄断经济方面会落后于其他国家,比如欧盟就已经开始采取更强硬的措施遏制以美国高科技公司为主的高科技巨头继续扩大影响力。今年5月,欧盟将会在其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中引入更严格的隐私保护措施。
 
威尔金斯承认加拿大央行没有权力或工具去影响技术进步或收入分配。但是,加拿大央行可以有效促进强劲的可持续增长。
 
威尔金斯解释称,这就是加拿大央行为什么要扮演重要的顾问角色,并帮助阐明一些权衡之举的原因。她同时指出,技术变革和不平等正在破坏人们对贸易和金融部门监管方面的国际合作的信任。
 
对于其他改革措施,威尔金斯指出一些专家认为有必要像规管公用事业设备一样对科技平台加强监管,并强迫高科技公司向用户支付数据使用费。威尔金斯问道:“如果用户数据是数字时代的主要垄断租金来源,那我们应该如何规管大数据的拥有者,以及他们共享这些数据的方式?”
 
威尔金斯在当天的讲话中并未谈论货币政策。加拿大央行在今年1月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1.25%,这也是该行自去年6月以来的第三次加息。在加拿大央行加息后,包括房贷利率在内的商业贷款利率也都应声上涨。
 
加拿大央行的下一次利率会议定于3月7日举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