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点滴武功助我打抱不平

 
大学二年级的体育课,教了二十四式的简易太极拳。太极拳含蓄内敛、连绵不断、以柔克刚、急缓相间、行云流水的拳术风格使习练者的意、气、形、神逐渐趋于圆融一体,並在增强体质的同时提高自身素养,提升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融洽与和谐。我很喜欢太极拳,因而学得很认真。这套太极拳加上徒手操、慢步长跑,成为我几十年早锻炼的固定项目。我现在70多岁,体质还好,没什么慢性病,应该同不间断地坚持打太极拳有些关系。
 
我们还在体育课学过单刀(女同学是剑)、长拳,不过后来未练套路都忘记了。但长拳的一些基本动作却铭刻在心,形成某种应急的本能反应,例如以马步或弓步站立,左肘一抬挡住攻击,右拳从腰间急速击打攻击者的下巴或腹部,几个动作一气呵成,瞬间同时完成。这个招数就很有用处。因此,太极拳也好,武功也好,不仅可以使人强身健体,而且还帮助我打抱不平。 

那是在我读书期间,有一次放学回家,我到自来水站排队挑水,(当时贵阳市内几乎家家都要挑水用),一个年青人强行插队,有个小孩与之理论,这青年人打了小孩一巴掌,小孩哭了。我看不过,说了年青人两句,不料这个年青人恼羞成怒,一巴掌向我煽过来,我左肘一抬挡,右拳本能地击中年青人下巴,打了他一个踉跄,他再扑过来时,被周围的人拉住了。这事闹到派出所,众人纷纷指责年青人插队、打小孩、先动手打人。年青人是居委会关注的问题青年,我是大学生,自然年青人被民警狠狠批评,警告他:若要再闹,立即拘留;我则被不痛不痒地讲了两句。

还有一次是七二年,我当时在贵阳市乌当区朱昌(公社)中学当校长,我校教师中,分正式教师和民办教师两种。正式教师由国家财政发工资,我区所有民办教师的工资(每人每月二十七元五角),都由公社党委办公室主任黄宗志每月十五日发放。但黄大约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对民办教师的工资总要一拖再拖。某日,我校民办教师马一平因连续几天领不到工资,同黄宗志争吵了几句。

黄宗志平日作威作福惯了,受此顶撞,感到大失颜面,一面挽袖子,一面高声叫骂着向马一平走来:“狗日的马一平,敢骂老子。鸡巴老师!臭知识分子!臭老九!”他后面还跟着不少看热闹的群众。因为这几天全公社的小学教师正好集中在朱昌小学学习,闻讯都跟着来了。

我和老师们正在学校厨房门外吃饭,正在气愤不平地议论拖欠工资的事。黄宗志进校后直奔坐在我身旁的马一平,猛地一拳打来。我哪里见得此等事,忍无可忍,一抬左肘挡开打来的拳头,右拳本能地打了出去。我一出手,教师们和中午留在学校的学生们都出手了,小学教师也出手了,一些群众也出手了,你一拳、我一脚地揍得黄宗志喊爹叫娘。可能是黄平日得罪的人太多,可能是我还有些威信,可能是当时那阵势的威慑,可能是自家娃娃要读书不能得罪老师,围观者(包括朱昌的大家族黄姓人)竟然没有一人出手、动口帮黄的。黄被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一只胳膊脱臼,被家人扶了回去。

黄自然不肯善罢干休,去找公社书记告状。书记们谁也不愿趟这浑水,一个个躲开了。黄不死心,打电话给贵阳市警备司令部。

警司来了四个人与公社书记共同调查处理此事,经过调查,他们弄清了事情真相。调查组征求我的意见,我声明:一,事情的起因是黄宗志多次无理拖欠教师的工资。二,黄宗志首先出手打人,教师们是自卫还击。三,黄宗志公开辱骂革命教师,到学校闹事,影响很坏,激起了全公社中小学教师公愤。若不能正确处理,可能会导致中学和全公社小学停课。

警司和公社调查组的处理意见是:一,此事双方都有责任,不再追究。二,今后民办教师的工资划拨到中学在信用社的帐户上,由中学发放(其他小学后来都照此办)。三,中小学不得停课,违者追究学校领导责任。

事情就此了结。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