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欧美全球化政策利弊得失

 
全球化不可能停止或开倒车,美国的确是衰落了吗?特朗普是在执行战略的大退却,以退为进寻求自保安全?或者只是一个战略调整,暂时要钱不要威信和不要国际崇高地位,要实惠不要国际龙头老大的虚名,要民粹化不要全球化,以便积蓄力量,让美国再伟大起来? 这两个战略目标皆可能存在。成功与失败的机会参半。
 
柏林墙倒塌了20多年,特朗普的实体的和无形的美国围墙现在却突然冒了出来。从万里长城到柏林围墙,从柏林围墙到特朗普要在美墨边界建造数千公里长的新围墙,西方另外兴起的狭隘民粹主义无形围墙,也在公开大行其道。历史要重演,即使在以自由世界为标榜的地方,要变就变,要不自由就不自由,总是后继有人。

反经济全球化的逆流
当前国际经济全球化发展路程走进一个新的历史阶段,进入一个敏感复杂和暗流汹涌的阶段。新矛盾的发生似乎不是因为原来属於弱群体的穷国招架不住,反而是GDP世界第一的超级富裕大国的美国脚底抹油,要逃之夭夭。或许美国自我证明了对全球化其实是叶公好龙,见势不妙,以「美国优先」为理由,从全球化的司令变成了逃兵,美国一举从带头扛全球化大旗的一个极端走向砍全球化大旗的另一个极端,弃甲丢盔,落荒而逃,特朗普主义和具有美国特色的「富豪民粹主义」像无主幽灵在新大陆和世界上徘徊。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一年来,坚决实行竞选诺言,反全球化的总统令签署了一个又一个,令全世界感到眼花缭乱。特朗普义无反顾退出了TPP,美国坚决脱离联合国范围内的巴黎气候协议,禁止外国「低端人口」,特别是阿拉伯国家的移民进入美国,墨西哥边境数千公里长的围墙一定要不惜血本建立起来,与欧盟的TTIP多年谈判无疾而终,对中国不断挥舞恐吓调查和制裁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棒,无非是占了便宜还卖乖,要从一头牛身上剥下两张皮而已。

惊慌反应过度综合症
特朗普所作所为到底是美国国际经济政策的理性调整,对奥巴马好大喜功和高估美国实力的盲目铺开摊子的一个必要收缩,还是美国依然习惯於反应过敏,失去自信的危机感超比例上升,气急败坏,毫无章法的收场,恐怕还要等几年的时间来检验证实。美国处于世界巅峰,从布什对911的惊慌反应,到奥巴马对百年一遇金融大危机的惊慌反应,再到特朗普对经济全球化的惊慌反应,也难免患有高处不胜寒的惊慌反应过度综合症。 

奥巴马当总统期间同时要啃TPP和TTIP两根硬骨头,以便从两大洋两侧出发继续指挥欧日,在经济贸易上围堵中国发展,保证美国在世界经济贸易中心领导地位不受动摇,这本身是一个幼稚的经济外交总设计,彻底高估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和企图天真实现在太平洋与大西洋两边通吃的古老美丽愿望。设想TPP果然抢在TTIP之前落实,欧盟从本身的内部市场4亿人口规模的尊严出发,实在没有理由紧随日本,步上TPP的模式而给美国锦上添花达成TTIP协议,从而推高美国在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左右逢源的优势。因此欧盟从头开始立场坚定,TTIP的谈判必须听欧盟的,至少平等互利,这当然给美国制造难以克服的障碍。幸好TTIP也没谈成,否则特朗普还要被这两个包含自由贸易,资本流动和知识产权多边协定所困扰而疲於奔命,必须同时被迫宣布跳出美国怀疑自己可能被其盟国捧杀的两个「大陷阱」。

吃土和吃肉的差别
经济全球化古已有之,并非始于今日,只是于今尤烈而已。从殖民地主义者对原料的暴力掠夺到不平等的商品交换,再到发展中国家的基本建设和经济体系将成熟建立,经济全球化从来没有停止过。被卷入全球化的国家和群体各有得失,冷暖自知。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全球化不会因为特朗普的心血来潮和美国的突然转弯刹车而全盘扭转。西方国家也没有全部像一些言论上所悲观声称那样,全球化失败了,造成西方国家境内产业荒废,中产萎缩,社会分化,基建千疮百孔,极右政治势力冒起,西方因此在吃到了万恶的全球化的苦果。个别西方国家,不幸包括以西方龙头自居的美国,由於这样那样的复杂的心理动机而怨天尤人,突然转向带头控诉全球化恶果,也是一种言过其词的对外施压的政治手段,疑似要谋求从中继续享受到鱼与熊掌兼得的两全其美的盛宴。发展中国家如要控诉全球化附带而来的累累恶果,那将是罄竹难书,肯定比特朗普的富豪民粹主义为美国申冤的受害例子要多出好几百倍。环境被彻底破坏了,低附加值的血汗付出消耗了几代人的劳动青春。如果中国只是拥有比方两三亿劳动力,不是因为拥有不少於七八亿人的庞大劳动大军,经得起折腾,那么在市场换技术的半路上可能已经奄奄一息了。目前的国际话语权组成相当离奇,在全球化大风大浪中吃土的发展中国家任劳任怨,埋头苦干,反而是大口吃肉的一些西方国家兴之所至,就随意任性放下饭碗骂娘,在那里如丧考妣,嚎啕大哭,不能不说是二十一世纪一个怪现象。

工业政策的悬念
高收入富裕国家如美国出现本土经济的荒废和破落的原因相当复杂,主要责任还是在於内部生产消费以及财富创造与分配的体制出了问题。其中或许包括许多仍然呼风唤雨的美国跨国大企业只顾在海外发大财分利润,把利润藏在瑞士山洞或新加坡码头仓库,把美国政府的财政,基建和美国中小企业死活给忘记了,需要时才叫白宫动用政治军事力量来给他们跑腿和保驾护航。一些机灵的美国中小企业抢先从外国进口价廉物美商品,也在外国搞起来料加工,代工和海外设厂的投资,一本万利,造成了其他反应稍微迟钝,转型升档来不及的美国中小企业的大面积破产和怨声载道,这个美国内部互相残杀的责任不能算在发展中国家和全球化头上。这样的发展难免造成美国经济结构内外两张皮分裂落后状态,引起本土派的房地产商富豪如特朗普的极大不满,或许因此促成了煽动民粹主义的特朗普上台当总统的机会。

当今生产技术迅速扩散和对企业组织管理制度的掌握提高是对发展中国家有利,也对世界经济有利。德日战败国为找出路被迫输出工厂成套设备有过一定的贡献,中国再加上艳丽的画龙点晴的一笔,援建和出口基本建设。从学习麦当劳工作流程规章制度到红拱门的与具体国情相结合的出现,发展中国家实体经济的奋斗证明了,是可以狠狠突破了国际金融虚拟资本的华而不实的利润游戏的主导力量。

美国从来没有过什么工业政策,并且对欧盟改良型的政府牵头的工业政策向来持负面看法。美国是有工业,私人资本主导,并且很发达,世界一流,但是美国政府从来不搞工业政策,视工业政策为僵化的桎梏,现在看来为国际形势所迫,西方私人大资本择肥而噬,有利有弊,特朗普不得不打破禁区,也要大口大口吃起了工业政策的螃蟹。

全球化不可能停止或开倒车,美国的确是衰落了吗?特朗普是在执行战略的大退却,以退为进寻求自保安全?或者只是一个战略调整,暂时要钱不要威信和不要国际崇高地位,要实惠不要国际龙头老大的虚名,要民粹化不要全球化,以便积蓄力量,让美国再伟大起来?这两个战略目标皆可能存在。成功与失败的机会参半。

(作者为中国银行法兰克福分行前副行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注:本文由香港《镜报》供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