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毛泽东晚年的病(下)
——读《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札记

 
科学有时是无情的。就在江青和姚文元睁着眼瞎说并且干扰医疗小组的治疗时,毛发生了因痰堵而晕厥的险况!经医生大力抢救,才脱离险境。

这里让人不解的是:一、既然毛意识到他的病很重,而且死亡的威胁已经逼近,为什么他不愿意配合医生治疗?二、江青一伙明明知道没有毛的支持,他们一伙在政治上将面临巨大的危险,为什么对毛的病如此掉以轻心?对于第二个问题,书中的交代是,江青认为毛的存在,是她接班的最大阻碍。因此她权令智昏,表现得十分嚣张和疯狂就不奇怪了。至于毛为什么有病不治,就难以让人理解了。

不过,毛经过十天的煎熬,考虑到尼克松总统在2月21日要来中国,他决定开始和医生合作,进行治疗。
 
5、毛得了绝症以后
经过三个星期的治疗和恢复,毛的健康状况有很大改善,由心力衰竭引起的水肿逐渐消退,肺部感染痊愈,不再咳嗽,并且戒了烟。继2月份与尼克松会晤之后,9月份又接待了日本的田中首相并实现了邦交正常化。林彪集团被摧毁以后,对国内政治格局也开始了新的安排:1973年3月提议让邓小平复出,8月份召开了十大,一些文革中被打倒的老干部陆续复出,12月份决定8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但到第二年,毛的身体却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

李医生的书中写道:“从1973年起,毛除去体力衰弱,呼吸急促,视力模糊以外,说话的声音逐渐低哑,口齿逐渐不清。毛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稍微活动一下,就喘个不停,口唇发青。我们在卧室,书房都放了大氧气瓶……间断给他吸氧。”(第549页)这就是说,毛得炎症虽然已经解决,但身体状况仍然不佳。

特别是毛的视力迅速下降,视物越来越模糊,看书和看文件用的放大镜倍数越来越大;其次是手上的肌肉萎缩,右手尤其明显,两腿和两手没有力气,有时自发地颤抖,而且毛的口水好像多了,常流出来。(第545页)在这种情况下,李医生建议毛做眼科和神经内科检查。毛对体检历来持不耐烦的态度,他认为体检是医生的庸人自扰,没病医生也要查出病来,在50年代他就曾经为体检之事发过李医生的脾气。所以他这次仍然是拒绝体检,直到视力越来越差,他才同意做眼科检查。不过,他只同意在书房里检查,由于房间狭窄,同仁医院院长通过简单的检查仪器,费了很大力气,初步判断毛的眼睛可能是白内障。并建议再用一些仪器做进一步检查,以明确诊断。毛很不耐烦:“查个半天,还不是这个样子。不查了。”(第545页)

到1974年,“毛两眼视力已下降到只能分辨光亮与黑暗,手指放到眼前都看不见了。说话不清楚,舌头似乎运转不灵,即使相当熟的人,也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嘴经常半张着,口唇很少闭拢。……”还有两腿无力,肌肉萎缩等。(第556页)总之,问题越来越严重。经过多次建议,毛才同意再做眼科检查,同时也查神经内科。

当时毛是中国的上帝,所以通过卫生部,把北京,上海和四川等地的顶尖医学专家调来,检查结果是毛得了一种罕见的病——运动神经元病,西方称为肌肉萎缩症。专家称,这种病是“大脑延髓和脊髓内,主宰喉,咽,舌,右手和右腿运动的神经细胞逐渐变质死亡。”(第556页)上海的神经内科专家张沅昌医生临床30年,只见过两个这种病人,而且在世界上对这种病也没什么有效治疗手段。根据上海张医生的说法,这种病只能活两年,而且需要安装胃管以延长病人的生命。这实际上等于宣判了毛的死刑。

面对医学专家的诊断,毛是不闻不问;江青一伙是忙于批林批孔批周,忙于抢权;周恩来和叶剑英则认真倾听医学专家的意见,设法和医生商讨救治办法。医学专家尚未研究出治疗方案的情况下,毛突然决定南下武汉。在武汉期间,毛的病情进一步发展,已经完全靠张玉凤喂饭,并且他不见医生。李医生把诊断报告交上去,并附有图纸说明,除了预后情况没有写上以外,把检查结果基本如实告知。毛看了报告很不高兴,认为“医生只看到黑暗面,看不到光明面。吓唬别人,也吓唬自己,起不了好作用。毛认为自己没有大的毛病。” (第560页)他只同意眼科的白内障确诊。

毛在武汉和长沙,执意要通过游泳来锻炼身体。可是几次下水后,都发生呛水现象,他只好停止这种锻炼。他听了周恩来作膀胱癌手术以后又发病,要做第二次手术,他说:“老百姓有病还不是拖,拖拖就好了。拖不好的病,也治不好。”(第563页)毛在这里说的有没有道理?自然有一些道理。道理在于人首先要靠自身的免疫功能,靠加强锻炼,不能过度依赖医疗和吃药。可是,如果过分强调有病不检查不治疗,对现代医学发展和进步采取不相信的态度,从认识论上来看,是一种不讲科学的蒙昧主义在作怪。所以,唐德刚在《新中国三十年》里有这样的评价:“毛泽东这位小学国文教员出身的农村知识分子,和农民们起义的领袖(们一脉相承——引者),本质上他是和陈胜、吴广、刘邦、刘秀、黄巢、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等英雄好汉们是同一种动物,只是时代不同,在思想行为上,略加点时代色彩罢了。他们底心理状态,都永远脱离不了中国式的「做皇帝」那套老底子,和以农业经济为基础的那个老社会。”(第4页)这样说有点刻薄,而且有点瞧不起人的味道,但历史学家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毛从武汉和长沙又辗转到杭州,在杭州他终于同意做了全面的体检。体检结果是:“毛患有运动神经元病,两眼白内障,冠心病,肺心病,两肺底部有炎病,左肺有三个肺大泡,左臀部褥疮,血液中的氧气过低。这时候毛还有低烧,咳嗽很厉害。”(左臀部的褥疮是由于长期只能左侧卧床的结果)医生建议给他下胃管进行鼻饲,(因为他这时已经不能喝水吃药,一喝水就呛,就咳嗽。)同时建议他做白内障手术。(第567页)

由于毛已经双目失明,所以他同意做白内障手术。但究竟用西医的手术,还是用中医的针拨方法,还需要拿一些老年患白内障的病人进行试验,试验结果报告毛(通过张玉凤阅读),毛决定采用中医针拨方法。1975年底,用中医针拨方法给毛的右眼做了手术,毛的右眼又重见光明。

原计划两个月后再做左眼的手术,由于国内的政治形势紧张,江青一伙既反周又反邓,在政治舞台上兴风作浪。毛这时在疾病治疗上,不相信医生的话,而更多的是相信身边张玉凤的话。如张玉凤建议毛用输液的方法来治疗,就让医生讨论输液的问题。张玉凤在《国际参考》上看到中国医生把罗马尼亚某领导人的心脏病治好,就把那两位在罗马尼亚的中国医生召回,给毛治病。那两位医生给罗马尼亚领导人治的是细菌性心内膜炎,而对毛的心力衰竭也束手无策。还有就是张玉凤让毛看港台电影,毛便和一些人看港台电影。……总之,因为只有张玉凤能够听懂毛得意思,所以,张玉凤这时成了内宫的女皇,连江青都要讨好她。

1976年初,周总理去世,紧接着天安门四五运动发生,江青一伙把邓小平再次打倒,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毛还没有完全糊涂,知道四人帮不得人心,启用了华国锋来掌舵。可是毛的病已经到了晚期,他虽然头脑还清醒,但失去了活动能力,只能任人摆布。从书中所写的细节来看,是张玉凤和毛的吵架,以及江青在最后把毛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擦拭,导致毛迅速咽下最后一口气。
 
6、几点说明 
一、李医生在《回忆录》里不仅详细记录了毛在22年里的身体和精神变化,还描写了他平日的生活习惯和息怒哀乐,也写了他的私生活。李医生最初像所有中国善良的老百姓一样,把毛泽东视作泰山北斗,但是从庐山会议以后,面对毛是那样残酷无情地对待彭德怀和那些敢讲真话的功臣,而对那些奸臣如康生,柯庆施,林彪之流又是那样宠信,对江青,叶子龙一类小人又是百般庇护,他十分有看法。而对毛每周的舞会后,都手牵一个年轻女舞伴回自己的卧室,也十分看不惯。他书中曾写道:“外表上,他凝重端庄而又和蔼可亲,,俨然是一位忠厚长者,但是,他一贯将女人作为玩物,特别到晚年,过的是糜烂透顶的生活,他没有别的娱乐,玩弄女人成了他唯一的乐趣。”(第16 页)至于在饿死几千万农民的时候,内宫那些人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依然花天酒地和歌舞升平,这些也使他的良心深深感到不安。尽管如此,他仍然忠于自己的职守,对毛的保健工作任劳任怨和认真负责。

二、李医生的《回忆录》中,凡是他接触过的人,他都有所记录和描写,如周恩来、叶剑英、汪东兴、王任重、张平化、田家英、彭德怀、林彪、叶群、江青、张玉凤等等。对这些人,他主要是通过实际观察和接触,来描写他们的思想和为人。其中毛的秘书田家英在文革初期自杀,在李医生的笔下,他是一个如彭德怀一样忧国忧民正直敢言的知识分子。田家英当年奉命到农村调查研究,看到大跃进和其后的大饥荒,十分令人震惊。可惜,在一个好大喜功的暴君身边,是容不得彭德怀和田家英这样的人的。所以,李医生的著作对史学家的著述和文学家的创作,都是有很宝贵的参考价值的。

三、对于毛泽东的功过,陈云是这样讲的,说他“开国有功,建设有过,文革有罪。”对于毛泽东的死,一些知识分子的议论是,他要是建国以后就一命呜呼,中国在刘邓领导下,中国人民就不会遭受那么多苦难了,中国的经济也不会走到崩溃的边缘了。在当前的中国人中,实际上除了别有用心的政客和眛着良心的御用文人以外,在知识文化界,凡是有点头脑并且良知未泯的人,对毛泽东的评价基本是能取得共识的。至于在老百姓那里,他们由长期被洗脑,又不了解事实真相,成为毛左分子和五毛党,应该说是可以理解的。

四、在一本叫做《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的书里,比较详细介绍了毛一生接触并同居的女人。从李医生的《回忆录》里我们看到,毛在私生活上也把自己当成皇帝,他把女人完全是当成玩物,根本谈不上尊重。其中只有江青在发现毛和其他女人乱来时,敢和毛吵几句,接着还马上认错,因为她怕毛不要她。唯独张玉凤敢和毛大吵大闹。奇怪的是,张玉凤从1962年18岁被毛宠信,直到毛去世,一直在毛身边,几次吵闹,毛却对她信任有加。在香港杂志和网上曾经看到有张玉凤提供的一张名单,说是毛在的重病期间,曾经拟了一个他死后的中共中央常委名单,其中就有张玉凤。这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续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