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网络凸显海外华人政治团体的酱缸文化

 
春节期间给自己放假歇几天。图书馆里一时未找见想看的书,电视里冬奥会冰壶赛费时又使人困乏。这边厢安省保守党党魁竞争的江湖搅得如同一锅浆糊,那边厢海外(北美)自由民主江湖圈子更是浆糊一缸。



打开YouTube想看看中央电视台的春晚,几年来的老毛病这画面红得似舞美导演及剧审的色盲症愈发严重,信号欠佳或等待时不经意间浏览到了Guo 媒体的《郭文贵看春晚》。又对中共高层及亲属的资产进行了爆料,只是这次爆料对象由王姓变为江姓等。

郭过去的爆料与其自身保命保财及报仇的经历有关,还比较吸引众人的关注,然事后中国当局毫无反响,王岐山职务的变化在证据上亦与爆料挂不上钩。所以这次的爆料颇像是讲故事,远没有如节目预告说的核弹效应。一则是郭的爆料对人的新鲜劲逐渐弱化,二是如今国人对贪官污吏的资产数额,由最初之惊讶已渐趋于麻木了。
 
郭媒体节前称:获注资30亿美元。过后发现有人公开说该媒体只是300美元的玩具,很为注资人扼惋。循着线索看下去,原来北美华人的自由民主圈或江湖里掀起了一场甚为热闹的混战,这种众多自媒体间的舌战之激烈,令人恍惚又回到了文革的混战缠斗,只是高音喇叭变成了网络自媒体相互攻讦而已,最近甚至还动用了司法手段。



某种程度上这趟浆糊大有使文革逊色的迹象,舌战的语言居然出现有国骂三字经作标点符号或润滑剂的,屏中画面有抽烟喝酒或大蒜+咖啡的,人物表演有醉眼惺忪的也有骂骂咧咧的,一派美利坚威虎山头的匪气悍景。在这里,一场丛林中互抓特务的游戏,频频展开,不拱出个把007来势不罢休。

试问,在自由法制世界谁有权力抓特务、谁又有能力清伪类?捕风捉影的把戏而已。而抓特务除伪类,用金钱悬赏鼓励揭发告密的路数,恐怕也不怎么敞亮罢。更与时俱进的是,借MeToo的东风,直往男士的私生活软肋方向猛攻。
 
粗略捋一下混战各方,有国际访民的,有自由人士的,也有民运的,更有流亡人士的。初一看到魏京生先生的一段视频,在肯定爆料揭贪腐的同时,称应捍卫个人的批评权利,吁尊重批评和反批评。不能搞人身攻击,反对骂大街,切忌自毁形象、自降人格。更不容横蛮、霸凌。



这里毕竟不是流氓社会。行笔至此,想这个江湖的成分不一,其概念及届定仍欠清晰,套用王军涛先生的提法,用海外“反对运动”来称呼这个江湖倒还比较合适。
 
已故柏杨先生曾把华人社会形容为酱缸。如今这浆糊已趋近于缸酱,只是色味稍逊。但这缸浆糊继续捣下去,变成缸酱却是一定的。我们国民性的丑陋面,如嫉妒、猜疑、小气、霸道、跋扈、刁钻、损人、欠磊落缺宽容等等,在内地的官场和商场等民间早已泛滥,难不成在民主自由的北美也欲顽强出头,令世人耻笑么。又是一年新开始,该不该问一下:三十年来那个江湖圈子是搞出了什么动静,还是日渐边缘化。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