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五),荒唐岁月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龙川胡氏宗祠正厅木雕荷花裙板上有一幅画:清涟涟的水面上荷花绽放,荷叶在微风中舒展,晶莹的水珠在荷叶上滚动,荷叶下螃蟹在戏水,构成一幅寓意深刻令人遐想的荷(和)蟹(谐)图。胡炳衡故居正厅桌上的摆设,一眼就能看出这家主人的追求和寓意心态,东边摆放着花瓶,取平安的“平”,西边摆放着镜子,取安静的“静” ,中间摆放着钟,合起来就是“东瓶西镜”,也就是“平静”, 寓意“终身平静”。有了和谐的社会,才有个人家庭的终生平静。这是徽州儒商的一身的追求,也是胡氏祖祖辈辈的理想。    


胡炳衡故居前厅

谁知到了胡氏第47代传人胡锦涛父亲—胡增钰(字静之)的人生竟是那样的坎坎坷坷!
    
胡增钰解放前是大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毕业的进步知识分子,解放后一直听共产党的话,跟共产党走,工作上兢兢业业,性格内向,谨言慎行,人缘很好,因此平安地度过了三反(1952年1月开展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五反(1952年5月开展的“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窃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五反运动)、反右、反右倾……一浪又一浪的政治运动。

中国文革动乱的1967年春,江苏省泰县这儿连农村的许多生产队长也遭到了批判。胡增钰出生在工商业兼地主的家庭,又无端地被怀疑是国民党员、中统特务,自然不能幸免。他先是在姜堰土杂公司内部批判,后来升级被土杂公司“三•三”、“八一”红卫兵挂牌、批斗、游街。胡增钰胸前挂着“打倒资本家”的纸牌子罚站在东板桥上示众38天。



据原泰县妇联主任、离休干部叶秀芳(1928年生)说,1967年春,她被造反派打成叛徒、破坏他人婚姻罪,罚扫大街近两个月。叶秀芳被罚扫的大街的那一段时间,主要负责原县委大门经东板桥到人民剧场这一路段。而这一段时间,胡增钰正巧也被造反派挂着“打倒资本家”的纸牌子罚站在东板桥上。这样,扫地的“叛徒”天天遇到罚站在东板桥上的“打倒资本家”胡增钰。叶秀芳的家住在东大街老邮局的巷子东边二食堂后面,每天上班时常遇到在东大街门市部上班的胡增钰,也经常去门市部买茶叶,自然认识胡增钰。叶秀芳比胡增钰小8岁,称胡增钰“胡爹”,而叶秀芳那时候才30多岁,胖胖的,皮肤细腻白嫩,胡增钰称她“姑娘”。开始的时候,两个人在桥上遇到谁也不敢打招呼,先说话。

后来,造反派渐渐地放松了对他们的管制,叶秀芳扫地扫到东板桥时,故意放慢了速度,趁桥上没有行人的时候,想和胡增钰搭话。胡增钰看看前后无人,见是个熟人,还被罚扫地,就关切地问:“姑娘,你怎么也被天天罚扫地?”叶秀芳说:“他们说我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叛徒。其实,我是个妇联主任,无人、财、物权。”胡增钰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对未来感到很茫然。叶秀芳毕竟是党培养多年的干部,对文革动乱的本质认识很清楚,相信目前这样混乱的状况不能持久,能够坦然地对待眼前的一切。于是“叛徒”和“资本家”很自然地对上话了。叶秀芳当时并不知道胡增钰有个儿子在北京,她主动关切地对胡增钰说:“胡爹,你要吃饱喝足,我们这种状况一定会改变的。”她知道胡增钰喜欢喝茶吃干丝,就劝他天天早上善待自己。有两次,叶秀芳还主动为胡增钰到东板桥北头去买他喜欢吃的椒盐烧饼。



胡增钰最惨的要数1970年开展的“一打三反”(打击现行反革命破坏活动,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反铺张浪费)包括深挖“五•一六”的劫难。

1956年公私合营后,胡增钰在商业局土产杂品公司的日杂商店工作。日杂商店下属五个门市部。胡增钰先是在坝口卖锅、碗、席、茶叶的商店任门市部副主任兼会计。后来这个门市部又和卖石灰、颜料、碗、瓷器的门市部合并。坝口门市部既经营茶叶,也进行茶叶后作加工,批量很大。胡增钰在店里负责茶叶业务,是实物负责人,负责茶叶进、销、存。胡增钰做事认真仔细,每天卖商品的时候常常因为四舍五入会多出几分钱。他将这些钱一笔一笔地记在本子上,将钱包在手帕中,以便交公。商店个别领导人经常挪用这笔钱吃早茶。这成了以后说胡增钰贪污的证据之一。

1970年1月7日,泰县糖业烟酒公司和土产杂品公司两单位合并为“江苏省泰县副食品杂品公司革委会”,领导成员由于德本等十三人组成,于德本任主任。1970年2 月5 日,中共中央下发了5 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指示》。从这年的3月下旬开始,泰县发动“一打三反”运动,各部门、各单位均设立专案组。在那个人性扭曲的年代,中央文件到了基层,往往走了样。这个运动来势汹涌,几乎人人自危,老百姓形容说:“一打三反,吓破心胆,桌子一拍,再加八百”。



同年8月12日,胡增钰进了财贸系统设在溱潼小学400多人的“一打三反”学习班。学习班领导小组成员有丁沐、程云升、孙绍美,各大系统的负责人有禹学广、郑金元等。在溱潼学习班上,两种思想的斗争十分激烈。一种思想认为,学习班主要是学好文件打好思想基础,接触到经济领域的具体问题,由各家回去自己解决。还有一种思想认为,学习班就是要解决实际问题,特别是当时的商业局长程云升认为,回去以后自己也要领导解决实际问题,倒不如趁现在借学习班的东风趁热打铁,解决实际问题,加上县革会催报“一打三反”运动进度,学习班搞得剑拔弩张。(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