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劳力缺乏、工资上涨,加国企业日子难熬
Growing labour shortages, higher wages a pressing concern for Canadian businesses

 
《环球邮报》一文称,在卡尔加里,Deny Babakhanian正亲眼目睹就业市场趋势在转向。上个月,他的商标制作公司IDENT三年来首次向员工发放了奖金。自2014年石油市场崩溃以来,IDENT公司的员工一直没有加薪,而Babakhanian最近在招聘新员工时也开始考虑给员工提薪。
 
在多伦多,Downtown Auto Group的总裁Shahin Alizadeh正在想方设法为自己的车行寻找足够的技术工。在过去几年里,Downtown Auto Group的技术支持员工的薪资已经上涨近25%。
 
在温哥华,Betty Lou Pacey的光纤照明设备公司BL Lighting尽管已经提高了招聘薪资,但却仍然难以填补包括入门职位在内的许多职位空缺。如果没有合适的应聘者出现,该公司的招聘广告可能会持续数周。Pacey称,劳工短缺一直是让她头疼的问题。

 
尽管存在地区间的经济差异,但全国各地现在都开始呈现一个共同趋势,那就是在停滞多年后,加国工人的薪资终于又开始上涨。此外,随着许多领域和地区受益于广泛的经济增长,加国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兴起的招聘热潮亦导致劳工短缺问题更加严重,许多雇主因此必需想方设法填补职位空缺,尤其是一些对专业和技能要求较高的职位。随着安省和阿尔伯塔省最近在上调最低工资,加国的整体薪资水平也开始上升,这也是经济学家在经济大衰退和紧随其后的石油危机之后漫长而又断断续续的经济复苏过程中一直期待的结果。
 
加拿大统计局的月度劳动力调查显示,今年1月加国的平均时薪较去年同期上涨了3.3%,是自去年夏天加国平均薪资开始稳步增长以来的最强劲增幅。

尽管其他一些衡量指标显示加拿大统计局的月度劳动力调查可能夸大了薪资增速,但毫无疑问的是,随着加国的失业率降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并且一些省份开始上调最低工资,加国的平均薪资水平在过去几个月里的确有所上升。加拿大统计局2月23日公布的月度薪资调查结果显示,加国公司的平均周薪较去年同期增长2.3%,按照加拿大央行推出的新综合性衡量指标,加国公司的平均周薪同比增幅亦达到2.2%,这两个增幅结果都比去年春天增加了近一倍。
 
但是按历史标准来看,加国目前的薪资增幅仍然很平缓,在2008-09全球经济危机和大衰退爆发前,加国平均时薪的年增幅曾超过4%。在历经多年经济衰退后,现在最让人担忧的就是在后危机经济周期中缺乏亮眼的薪资增长,因此,加国平均薪资在未来几个月将会进一步上涨的预期很快就被决策者、经济学家和企业重新纳入考虑范畴。


对于加国的雇主来说,如何在加国日益紧绷和竞争愈发激烈的招聘环境中吸引和留住高技能人才,以及薪资上涨将会导致他们付出多少成本是他们目前最关注的问题,而在几年前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而头疼过。
 
复苏动力
对于目前开始呈现的薪资上涨之势,最特别的一个地方并不是这种趋势终于开始呈现,而是人们等待了很长时间才看到这种新趋势。虽然加国以及世界其他许多发达经济体在经历大衰退后经济发展都已经开始恢复正常,但各国的薪资水平并未随之水涨船高。实际上,许多经济学家都开始怀疑一直将失业率下降和薪资上涨联系在一起的菲利浦斯曲线(Phillips Curve)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已经失灵。
 

一些专家认为随着越来越多婴儿潮一代步入退休年龄,人口结构的变化亦导致发达国家的就业和薪资格局发生改变。在加拿大,目前薪酬最高同时生产力也最高的就业群体,也就是介于25至54岁的黄金年龄段就业人口在全国就业人口中的占比约为65%,低于十年前的70%和二十年前的75%。目前加国约有21%就业人口年龄超过55岁,占比比二十年前增加了一倍有余。
 
有些人怀疑全球化是导致这一结果的关键因素,因为一些行业,尤其是制造业的大量就业岗位都转到了人工更加便宜的国家,并且贸易伙伴之间的薪资竞争也变得愈发激烈。还有一种理论是科技的发展可能是导致这一结果的罪魁祸首,因为自动化导致人类劳动力的必要性和价值都大大降低。还有一些人认为这是因为工会组织在过去几十年里不断减少,从而导致工人的议价能力下降。

尽管上述这些因素可能都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渥太华智库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经济学家菲利普•克罗斯(Philip Cross)认为这只是菲利浦斯曲线的基本经济原理,即劳动力供不应求将会推高薪的理论延期得以体现,这也是历史上最严重和破坏性最大的金融危机冲击导致的诸多后果之一。
 
克罗斯还指出,在大萧条之后,加国的薪资增长实际上已经恢复至相对正常的水平,在2014年时加国平均薪资的增幅就接近3%。但是,由于2014年底油价暴跌导致加国主要能源生产区域以及支撑石油行业的企业就业受到冲击,并且使得不少企业银根紧缩,加国的薪资增长又开始减速。
 
克罗斯表示,他并不认为菲利浦斯曲线理论已经失灵,他认为强劲的经济增长仍会导致更大的薪资上涨压力。但是,在金融危机后保持经济持续强劲增长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就像加国的经济刚刚开始呈现复苏时,就又遭受了石油危机的冲击。

 
由于广泛的经济增长重塑就业格局,加国的就业市场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再现强劲,薪资也随之重新进入上涨轨道。在2016年7月至2017年12月间,加国连续17个月呈现就业增加,堪称史无前例,在此期间加国的就业职位增加了60万个,相当于前四年的职位增长总和。就业职位激增消耗了大量可用的劳动力。在去年第四季度,加拿大央行衡量就业市场健康程度的就业市场指标已降至经济衰退后的低位,这亦表明加国的就业市场已达到近十年来的最紧绷时刻。
 
但加拿大央行认为加国就业市场仍有不少可用的劳动力。加拿大央行指出,长期失业率(失业超过一年的失业人口所占比率)仍然居高不下,以及青年就业率相对较低都表明加国的实际可用劳动力可能多于低失业率所显示的可用劳动力。这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按历史标准来看,加国目前的薪资增幅仍然很平缓。

在加拿大央行上月发表的一篇报告中,一些经济分析师也指出就业市场松弛对薪资上涨的影响有滞后效应;即便就业市场有所松弛,也需要长达一年时间才能看到其对薪资的影响,目前这种影响正在显现。
 
该报告称:“由于就业市场松弛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这种滞后效应在未来几个季度应该会消失。”
 
雇主焦头烂额
目前,加国的雇主已经感受到由此带来的压力,尤其是经济增长强劲的地区和领域的雇主,以及科技等对高度专业的技术人才竞争激烈的行业的雇主。加拿大央行最近公布的季度商业展望调查(Business Outlook Survey)结果显示,加国雇主对劳动力短缺的担忧已经达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在许多经济领域,雇主越来越难以招聘到合适的人才,并且用工成本也越来越高。


多伦多的医疗领域共享平台Figure 1吸引了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而科技领域的人才之争一直非常激烈,该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格雷戈里•利维(Gregory Levey)表示,现在招人真的很困难,他为此花费了很多时间。
 
在过去五年里,Figure 1的平均薪资以每年约10%的增幅上涨,但即便如此,利维也难以为自己50人规模的公司找到足够的人才。由于无法在加国找到足够的人才,Figure 1最近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个小型办公室。
 
快速发展的企业慈善和服务供应商Benevity Inc.目前其在卡尔加里、多伦多和维多利亚办公室已经拥有400多名员工,该公司总裁Bryan de Lottinville称,现在技术人才很抢手,在加国想要找到富有经验的软件和技术人才并非易事。

经营精品会计师事务所AZ Accounting的安德鲁•扎卡赖亚(Andrew Zakharia)设立了一个社会基金,并在过去两年里给他手下的老员工加薪八次。扎卡赖亚称,他一直竭尽所能留住自己的员工,因为他很担心如果他们离开,他会找不到合适的人填补职位空缺。
 
全国各地出现修车技术人员荒正导致像Alizadeh这样的车行经营者的经营成本不断增加,并迫使他们花费更多时间和资源招聘和留住内部员工。但是,即便是一些低技能员工,比如接待员、销售员和汽车驾驶员都需要公司花费更多钱才能留住。
 
Alizadeh称,过去他的车行接待员薪资是每小时$14元,这种薪资在三年前是属于正常水平,而现在一个接待员的薪资已经达到每小时$17或$18元。

 
在安省,省府实施的最低工资新标准以及在新年里生效的一系列劳工法改革措施导致雇主的用工成本负担更加沉重。但实际上,在此之前许多企业为了抢人才早已被迫开出了高于每小时$14元最低工资新标准的薪资。
 
在萨尼亚和布法罗运作Express Employment Professionals办公室的布鲁斯•海恩(Bruce Hein)称,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大部分制造商都已经认识到必须开出高于最低工资标准的薪资才能留住人才,因为优秀人才供不应求,许多企业都求贤若渴。
 
西部省份助推薪资上涨
导致加国薪资呈现上涨之势的部分原因,是因为阿尔伯塔省的经济历经了繁荣、萧条和复苏。

在油价飙升时,阿省的薪资也呈现快速上涨之势。在2011年 1月,阿省的平均周薪较前一年同期上涨7%。但是在油价暴跌后,当地许多像Babakhanian一样的企业主为了在经济低迷时期生存而不得不进行裁员。还有一些雇主也被迫削减员工薪资,并要求员工无薪休假。
 
这导致阿省的薪资水平在近两年里呈现同比下降,这也是该省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薪资表现。阿省以及能源行业的薪资水平大幅下降亦拖累了全国薪资上涨,从而导致加国薪资增长陷入停滞。
 
在此期间,Babakhanian公司的收入在几个月内就下降了约26%,而他在收入大幅下滑之际根本无力为员工加薪。

 
直到去年四月,IDENT公司的收入才停止下降。Babakhanian回忆称,在去年四月IDENT公司的收入没有再下滑,看起来公司已经触底,因此也可以开始围绕新常态打造新业务。
 
与此同时,随着遭受重创的阿省经济终于呈现拐点迹象,该省的整体薪资水平也重现上涨。
 
Babakhanian的能源行业客户开始订购更多标牌,他因此不得不雇佣了两名新员工。今年1月,Babakhanian给自己的员工发了一小笔奖金,这也是他自石油危机以来第一次给员工发奖金。
 
Babakhanian称,他给每个员工发一小笔奖金是要感谢他们在过去两年里对他不离不弃,因为大家风雨同舟,所以在公司有了一点小盈利后,他想要和员工们一起分享。
 
Babakhanian称,现在就说他今年是否能给员工加薪还为时过早,因为他目前可能无力支付更高的薪资,他现在仍然是以折扣价格销售自己的产品。



阿省职业介绍所About Staffing的经营者Sharlene Massie称,目前许多企业都需要合同工而不是经济低迷时期常用的小时工。但是,目前还没有企业开出高薪,虽然卡尔加里已经开始呈现薪资上涨的迹象,但与几年前的薪资疯涨之势不可同日而语。
 
尽管如此,由于阿省的就业市场和薪资增长都开始重现活力,阿省的薪资涨势仍然助推加国整体薪资水平在最近几个月呈现上涨。
 
加拿大统计局研究员安德鲁•菲尔兹(Andrew Fields)称,阿省经济呈现反弹助推了全国薪资上涨,与此同时,安省和魁北克省最近的薪资上涨之势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薪资增长之势将会持续
尽管外界普遍预期加国经济在今年和明年都只会温和增长,但专家认为随着经济继续反弹并吸收更多可用劳动力,加国的薪资增长之势将会继续持续。
 
但是,这种薪资增速尚不足以让加拿大央行加快扭转其超低利率政策的速度。加拿大央行担心的是,如果薪资增长的影响开始传递给消费者,将会导致加国的通货膨胀率出现显著增长,而按照目前的薪资上涨趋势来看,这种威胁仍然相对较小,因为加国目前的薪资增幅只略高于加拿大央行2%的消费通胀率目标。
 
克罗斯称,目前的薪资增长水平尚不足以促使加拿大央行加息,因为目前的薪资增幅与通胀率不相上下,而在薪资增幅开始超过3%时,就是进入了危险区域。

 
克罗斯认为加拿大央行过去一年的加息举措主要是为了提升旨在对抗之前的经济危机的刺激性超低利率,而不是因为薪资大幅上涨而导致的加息。
 
宏利资产管理公司(Manulife Asset Management)的高级经济学家弗朗西斯•唐纳德(Frances Donald)认为全球竞争日益激烈和在线购物技术不断发展将会限制企业将加薪成本转嫁给消费者的能力,从而有可能导致薪资上涨对整体通胀率的影响小于人们在以前的周期中看到的影响。
 
唐纳德称,我们现在所处的通胀模式与十年前有所不同,目前商品领域的全球竞争越来越激烈,在过去小镇的居民只能在镇上的书店里买书,并且只能接受高价别无选择,而现在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人们很容易找到价格最低的商品。

 
但尽管如此,加国的整体薪资水平在过去几个月呈现快速上涨仍然引起了加拿大央行的关注,即便目前的整体薪资增速看起来仍然相对可控,但加拿大央行已将其列为今年制定利率政策时的考虑因素之一。
 
卑诗大学温哥华经济学院的教授克雷格•里德尔(Craig Riddell)称,从本世纪初开始的全球资源繁荣是推动加国整体薪资水平在石油危机之前持续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在此期间中低收入者获益尤为明显,这也是加国的整体薪资水平在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中比其他国家更加坚挺的原因。但是随着全球资源繁荣结束,加国的薪资增速可能难以恢复到金融危机和石油危机之前的水平。
 
里德尔称,推动加国整体薪资水平上涨的动力已经消失。

 
劳工短缺问题难解决
但是,很显而易见的一点是,加国劳动力短缺问题越来越严重将会继续迫使企业用高薪吸引人才。
 
哈利法克斯Express Employment公司的DeCoste称,有些企业乐于这样做,还有一些企业正在挣扎中,但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普遍的趋势。
 
对于一些企业来说,这意味着需要从其他地方开源节流以抵消薪资上涨带来的影响。而对于其他一些企业来说,这可能也意味着需要通过提高产品价格将更高的劳动力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安省Wyoming市一家商业印刷公司Huron Web Printing and Graphics的总裁克莉丝•库克(Chris Cooke)称,该公司不得不提高劳动力成本,最终该公司必需将更高的劳动力成本转嫁,而不是完全由自己去承担。

 
但是,以高薪吸引人才只是解决用工问题的方案之一,而在一些地方,企业也没有很多解决方案可以选择。温哥华BL Lighting公司的Pacey称,在过去两年里该公司入门级文员的薪资已经提高了近20%,但即便如此也仍然难以找到合适的人选。与此同时,Pacey正在考虑取消员工的带薪午休以弥补不断上涨的劳动力成本。
 
Pacey称,所有雇主都在哀叹招人难,对此她也没有解决方法。
 
由于新人难招,越来越多雇主已经开始投入更多资源提高和培训现有员工,并为他们提供更多内部晋升的机会。
 
Downtown Auto Group的Alizadeh称,该公司会鼓励技术支持员工在服务部门注册学徒,而对于接待员,该公司则会鼓励他们争取公司内的管理职位,企业必须让员工看到希望并为之兴奋,他们才会有前进的动力。

 
为了吸引和留住员工,许多企业还采取了更多富有创造性的非金钱化方法。比如Figure 1的Levey为员工提供了瑜伽课程,并会时不时地为员工提供午餐,此外他还为员工提供了一项极具吸引力的福利——无限期带薪休假。据Levey称,实际上员工并不会滥用这项福利,他们的平均休假时间约为三周。
 
Benevity公司总裁de Lottinville称,薪资本身只是筹码,没有采取综合策略去吸引、留住和提高员工的企业实际上都犯了大错,在过去,雇主或许花点钱就可以让员工高兴,但现在这一套已经行不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