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男人的性犯罪趋向和原罪
Is sexual Harassment an original sin?

     
最近一个时期,美加的新闻和电视媒体上 充澈着有钱有势,从娱乐界,影视界,乃至政治界男性名人纷纷遭到众多性侵犯的指控。这些性侵犯事件大都是发生在十几、二十年,乃至几十年前的事,确实非常令人惊奇。
 
由于投诉的女性人数众多,这种性犯罪事件往往就变成了一种无法逃避和无法否认的“众所周知”的事实和罪行。这种 “突然爆发“的被指的犯罪“嫌疑人”根本无法躲避和否认他们曾经犯过的罪行,所以大多数都只能够保持沉默,或突然在大庭广众之前消失一个时期。

 
人们也因此可以推断,这种状况其实是一种对性侵犯指责罪行的 “默认”。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可以从新闻报道中,得知有很多遭到性指控的男子,接二连三地从艺术界,工商界,乃至政治界的高位上,哑口无言地倒下。

可是,对于反对这种未经调查就认定被指控的人有罪的评论文章凤毛麟角,并不多见。特别是诸多新闻界的男性专栏作家和作者,更好像是故意对事件的发生三缄其口,沉默无声。
 
这大概是由于这些“性犯罪分子”清一色是男性,而所有男性作家或作者是否都由此缺乏揭示男性“自揭短处” 或“自挖伤疤”的勇气了?这样推测,可能会遭到某些人的暗中指责乃至心底里的辱骂。认为这可能是笔者对男性的“自我偏见”。

 
原因是,敢于对众多女性进行性侵犯的男子都是那些在职业地位上,经济势力上,或政治威力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著名人士。而受侵犯的女子,则大部分都是在这种强大的“淫威”之下,对性侵犯事件不敢轻易出声的受害人。现在一旦有人敢于带头,于是就受到了鼓励而纷纷开口,便形成了一股锐不可挡风暴,像崩塌的水坝那样,澎拜奔流而下。
 
性侵犯似乎是男子所“独占”的罪行。即使从来没有胆量,没有机会,没有勇气,或由于道德观念和礼仪礼教而从来也没有这种犯罪行为,乃至犯罪思想的男子,其“内心深处” ,“骨节眼里”或说得更加“学术化”一些,那就是,不管阁下是什么样的男人,是帝皇将相,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平民百姓,在他们(我们)的血液深处,骨节眼里,或遗传基因上,都暗伏着一种对女性具有强烈的霸占欲望的 “原罪”。

 
只是对几乎所有的健康正常的绝大多数男子而言,他们血液中所流淌着的这种“原罪”,不但是从他们的上一代遗传下来的“与生俱来”的,无法改变的 ”基因”。更是绝大部,包括人类在内的雄性哺乳动物所共同具有的,对女性或异性的强烈占有欲的 “天性”或本性。

从生物学的发展历史来看,原始社会生活的人类由于对生存空间和生活资料的激烈争夺,以求得本身家族或族裔的生存发展,他们之间便不断地进行最原始、最野蛮的体力上的搏斗。而在这种你死我活的生存竞争中,造物主把男性塑造成肢体强壮,性格暴烈,奋勇好斗的成员。这些生活在原始社会中的人类,由于必须经过激烈争夺才能够取得足够的物质条件和生存空间,他们的寿命都非常短促。

 
因此,为了保证自己家人,乃至整个族裔的生存发展,残酷的武力冲突,乃至野蛮的战争和杀戮就成为不断发生的求生必经之道。也因此,体力强壮,性格好斗的男子,就担当了这方面的主要职责和任务。 这也是为什么自古以来只有男子当兵的根本原因。
 
残酷的现实是,争夺战争是要死人的,而艰苦的生活环境和物种条件,也会导致成人的短寿和幼童的不断夭折。 因此,要保持族裔的兴旺的一个必然条件,就是保证自己家庭和整个族裔“人丁兴旺”。也因此,男子除了必须不断地保持他们的性伴侣生育后代,不断地让自己的女人们怀孕以外,还不得不对被征服的其他部落中的年轻和有生育能力的女子,当作传宗接代或人丁兴旺的工具进行霸占和抢夺。

 
也因此,对一个奋勇好战的斗士而言,同时也必须是具有“好色”的性格,这种性格,也就变成了一种“强国强种”的必备条件和优秀性格。
 
在这样的原始社会里,身体强壮,又对女性具有强烈的霸占欲的年轻的男子的“好色”性格,就变成了男性成员的一种“优秀”品格或“美德”。 它是原始社会里,评定男性是否能够令族裔兴旺的极其重要的标准之一 。
 
可是,随着人类社会走向文明,特别是在当今社会,生存和活命乃至保证家族和族裔成员的不断壮大和繁荣的手段已经不必依靠原始蛮力,而是依赖于人类的大脑和智慧。繁衍后代和保证国族兴旺,也根本不必经过“抢夺”或“霸占”具有生育能力的女子的方式达到目的。

 
也因此,男子的“好色”也就慢慢地变成了一种不利于社会秩序和礼仪道德,乃至和是侵犯他人权益的罪过。但是,这种千万年来深深地埋藏或刻画在男子基因里,流淌在血液中的本性却不会一下子就消失。
 
这也是为什么, 直到今天为主,“好色”就仍然是几乎所有男人内心深处的“原罪”。只要遇上机会就会触动犯罪本性。不过,由于所有男子都存在着这个“原罪”,和犯罪行为的潜在可能,在现代化的社会生活里,就会遇到不怕向男子挑战的,受到了性侵犯的女子的激烈反抗和法律控告。这是敢于对女子实施性侵犯男子的应得惩罚。
 
当然,包括女子在内的人类都有犯罪行为,对于善于利用男子的好色惰性,而乘机向男子榨取或骗取钱财的女子,也时有所闻。

 
最近的报道称,川普总统曾经在竞选总统前夕用十五万元美金“封住”了曾经与他有不正当性关系的“成人电影明星”的寇。
 
在加拿大也有类似的个案。其中比较著名的“性侵犯”指控个案,则是安省CTV 电视台主持人史提夫. 佩根。他遭到多伦多一位政坛活跃女政客的“性骚扰”指控。她声言在谈判是否能够在该电视台上受邀请采访的过程中,佩根以“陪他上床”做为先决条件。但此指控遭到了佩根的绝口否认,并立即以书面显示,和要求指控对方提出“具体的证据”。但该女士所提出的所有“在场证人”,却全部先后否认有此时发生。
 
另外,已故前多伦多市长福特,也曾经遭到过那位女子的“性骚扰”指控,而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之下而不了了之。

 
可见,这位指控“佩根性侵”的女士,恐怕也有可能是属于像收受川普总统十五万“闭口钱”的成人电影明星女子那样的,以指控著名男子“性侵犯”为工具的“掘金女子”。而且,直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佩根有任何形式的“性侵”指控罪名。

无论如何,每一个男子都应该从心底里明白的一点是,不要让自己血液中所流淌者的这种“原罪”有任何发泄的机会。男人要明白,女人就像银行里,或他人的口袋里的钱财一样,不属于自己,就绝对不要有本能的冲动。要不然,男人就会陷入犯罪的途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