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3000张有争议选票差点让保守党新党魁流产
How chaos and 3,000 disputed ballots derailed the Ontario PCs' plans to smoothly announce new leader



《环球邮报》3月11日报道说,按照计划,安省保守党会在3月10下午宣布其新任党魁人选,但当天在刚刚进入程序半小时后,就显然出现了一些问题。
 
在3月10日,安省保守党终于迎来将该党史上最混乱的时期之一翻篇的时刻。在44天前,前安省保守党党魁彭建邦(Patrick Brown)因为令人乍舌的性侵骚扰指控而被迫辞职,之后四位党魁候选人进行了一个月的激烈角逐,现在,数百名保守党支持者聚集在万锦市一家酒店的会议中心,准备见证安省保守党新党魁的诞生。

 
由于这场艰难的党魁竞选突显党内深刻的意识形态分歧,安省保守党临时党魁也借这个机会登台呼吁党内团结一致。当天,许多安省保守党党员聚集在会议厅内的巨型屏幕前高举竞选口号,并高呼着自己所支持的候选人的名字。在他们头顶上悬挂着许多气球,在新任安省保守党党魁宣布后,这些气球就会飘落而下。在那时,聚集的人群中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期待已久的胜利派对不会如期而至,新当选的党魁不会受到欢呼,他们头顶上的那些气球也不会飘落。
 
在安省保守党唱票并宣布新任党魁人选之前,聚会人群的活动刚刚告一段落。而与此同时,在希尔顿酒店的一个房间里,律师们正在碰头。
 
为四位党魁候选人工作的志愿者和监票员早就注意到在此次党魁竞选投票中发生的异常情况,大约有3,000张网上投票没有分配到任何特定的选区。

 
由于此次党魁竞选太过匆忙,安省保守党不得不采用网上投票,但这种投票方式却因为太过复杂和让许多已经登记的保守党员感到麻烦,而遭到了强烈批评。按照安省保守党的规定,安省124个选区每个都有100分,各候选人基于在每个选区的得票率乘以100分得出选区得分,然后再汇总所有选区得分得出总分。
 
在3月10日上午11点30分召开会议时,安省保守党内的一些领导人收到了一名候选人的律师发来的电邮,询问有关3,000张网上投票是如何进行分配的问题。这是出现麻烦的第一个迹象。
 
一名安省保守党高级官员告诉《环邮》,这些投票都已经进行了计算,现在却有监票员称选民名单出现了问题。

 
在3月10日下午2点过后,会议厅内的欢呼声变得越来越响,代表各候选人的律师则聚在一起开始讨论未分配选票的问题,由于在安省保守党的计算机系统内这些选票的代码是999,因为在保守党内这些选票也被称之为999选票。
 
虽然大部分选票的代码都介于1到124之间,从而能够与党员所居的省内选区相对应,但代码为999的选票却很特殊。因为一些获得999指定代码的人都是财大气粗的捐款人,安省保守党希望在其计算机系统中对他们进行区分,还有一些人则是因为居住在乡间小道上,位于选区边界线附近地区从而邮政编码不清,或是用邮政信箱作地址而获得999代码。
 
在此次党魁竞选开始不久,999代码的使用就曾引发质疑,但安省保守党承诺会将这些选票分配到正确的选区,因此这种投票方式也得以继续。

 
但在3月10日,这个看似无足轻重的问题却带来了大麻烦。在安省保守党党魁竞选投票结束后,候选人的律师随即便知道了一些情况,而聚集在会议厅内的人们却对此一无所知,那就是只需区区数百票就可以决定是道格•福特(Doug Ford)胜出,还是克丽丝汀•叶励雅(Christine Elliott)获胜。
 
据安省保守党官员称,叶励雅的阵营就此提出了投诉,他们担心一些网上投票未被正确分配。当聚会人群开始前往设在会议厅外的酒吧时,各候选人的律师和保守党官员也开始讨论有关3,000张选票分配的问题。很快,他们就将所质疑选票的票数降至1300票,最后又减少至240票。到3月10日晚上时,只有94张选票仍被质疑,而在这场党魁竞选中它们所对应的得分不到六分。

 
每个候选人的阵营在前往聚会的酒店时都带着自己的内部跟踪数据,根据这些数据,叶励雅是此次党魁竞选中的领跑者。但是据知情人士称,在对64,063张选票进行实际计票后,结果却并非如此。在第三轮和最后一轮计票中,叶励雅赢得53%选票,并且在大部分选区都获得了最多选票。但是,根据安省保守党的候选人选区得分制度,福特的总得分却高于叶励雅。
 
最终,福特获得6,202分,叶励雅的得分是6,049分。尽管福特的得票数不是最多,并且在很多选票的得票都是排名第二,但他却以153分的优势战胜了叶励雅。
 
在大约30名律师、监票员以及安省保守党的上诉委员会成员聚集在一个酒店房间内讨论选票分配问题时,安省保守党内的大部分高级官员对此并不知情。

 
一名参加讨论的安省保守党官员称,在他们获悉各候选人的得票数后,他们都向叶励雅的竞选团队表示了祝贺,并认为新任党魁非她莫属。
 
与此同时,安省保守党官员也开始起草相关计划以应对当晚的突发状况。他们担心叶励雅获胜但却迟迟没有宣布,并且又未做解释,可能会被视为安省保守党落入精英手中。
 
据一名高级政党消息人士称,当时安省保守党官员都认为福特已经落败,并担心他可能会就此发起挑战,保守党希望他能坦然接受这个结果。
 
与此同时,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安省保守党的庆祝派对早就过了原定时间,一些党员也开始不停地看手表。一名保守党官员称,当时他们一直认为还有五分钟就会宣布新任党魁人选,他们一直认为相关问题已经解决,但他们等了很久都没有动静,这显然是因为党内高层和党员缺乏沟通。

 
到了3月10日晚上7点左右,安省保守党仍未宣布新任党魁人选,此时安省保守党选举办公室主任Hartley Lefton走上会议厅高台要求满脸不快的聚会人群离开。
 
据安省保守党官员称, 这是因为他们还需要进一步弄清楚事实。在经过数小时的听证、会议和模拟实验后,安省保守党官员终于确认最终获胜者是福特。因此,直到3月10日晚10点过后,安省保守党才宣布新任党魁是福特。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