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道格•福特当选安省保守党党魁 民粹主义浪潮席卷安省:《环邮》专栏
With Doug Ford’s victory, a populist wave sweeps into Ontario

 
《环球邮报》3月11日发表的一篇由政治专栏作家Adam Radwanski撰写的观点文章称,在经过多年的猜测后,加拿大即将发现在席卷西方世界很多地区的民粹主义浪潮渗透其主要政党之一后将会发生什么。
 
在两个月前,日益临近的安省省选似乎有望改变安省的面貌,但并不会导致该省的前进方向发生大的转变。在彭建邦(Patrick Brown)的领导下,安省保守党试图通过展现红色保守主义吸引已经对韦恩领导的安省自由党感到厌倦的中间派选民,但同时又担心削支举措或缺乏现代意识的社会或环境政策会引发不满。

现在,道格•福特(Doug Ford)赢得了省选之前的安省保守党党魁选举,接替彭建邦成为安省保守党的掌舵人,一些竞选承诺也因此变得更加重要,因为此次省选将成为验证安省省民是否准备好接受行事风格更加随心而为和无法预测,并且对他们之前所熟悉的政治和制度规范有所抵触的政府的公民投票。许多自由党人可能对此喜闻乐见,因为在此之前安省自由党赢得省选连续第五次连任的前景十分渺茫,而现在他们看到了更多希望,这是有原因的。目前,韦恩的支持率非常低,安省居民对她领导的自由党省府早已厌倦,更不用说自由党省府推出的一些政策引发诸多不满,因此彭建邦采用提供低风险替代选择的策略是明智的。
 
实际上,如果让在安省保守党党魁选举中落败的克里斯汀•叶励雅(Christine Elliott)运作这种策略,可能会更加有效,因为尽管她放弃了彭建邦的碳定价承诺,但她每次开口时都会克制自己的情绪。

 
相比之下,没有人会认为福特是安全的替代人选。他所背负的沉重包袱不仅源于他自己,还来自于他已故的胞弟、前多伦多市长罗伯•福特(Rob Ford),罗伯曾因为丑闻缠身而登上国际新闻头条,而时任多伦多市议员的福特一直是他最坚定的捍卫者。福特易于就有关女性、弱势群体以及其他政客的问题发表很不恰当的言论。他所推的政策缺乏深度,甚至都没有充分了解省级政府的职能。虽然他不像罗伯那样丑闻缠身,但也不如罗伯善解人意。
 
安省省选相关民调显示,选民对福特的负面印象远远大于对其他党领的负面印象。对安省自由党取得选举胜利起到关键作用的郊区女性似乎尤为反对福特,在福特在安省保守党党魁竞选后期表示会欢迎重开堕胎辩论后,这一点就更加明显,而福特可能是在看到崇尚社会保守主义的安省保守党党魁候选人Tanya Granic Allen作出类似承诺并尝到甜头后,才不得不发表相关言论。这一切可能会令福特变成选民眼中极不可靠的人选,从而会让贺华丝(Andrea Horwath)领导的安省新民主党取代安省保守党,成为无法再容忍韦恩继续执政四年的安省选民的选择。

 
但是,也有一些明智的自由党人将会承认福特令他们感到害怕,这不仅是因为他触动了他们的敏感神经,还因为他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韦恩自己的选举策略可能也因此需要重写。她希望向选民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尽管自由党政府已经执政很长时间,但她仍是最有效的变革推动者,一项意见调查显示,尽管韦恩无法挽回选民的心,但她可能会因为愿意为安省贫困居民争取支持而赢得尊敬,这主要取决于其竞争对手是否会被视为畏首畏尾的现状维持者,而福特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但更重要的是,虽然人们尽可以想象许多选民会对福特嗤之以鼻,但同样也可以设想他会充分利用安省省民对安省自由党以及更广泛政治阶层的愤怒情绪,这种带动愤怒选民的竞选策略在最近已经变得越来越被人们所熟悉。

 
但是,福特并不是川普,从现在直至6月7日安省省选投票日之间的每一天,他都会证明自己和川普有所不同。比如,福特不会反移民,他的胞弟罗伯之所以能够成功当选多伦多市长,也是得益于得到许多新移民的支持;在罗伯去世后,福特也曾参选多伦多市长,虽然他最终落败,但期间也得到许多新移民的支持。从某种程度上说,福特一直倾向于坚持一般保守主义世界观,并且更具约束能力。此外,川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常常夸夸其谈,而福特在角逐安省保守党党魁期间很少说大话。
 
但是,在对福特深入了解后,人们也会发现他和川普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有针对竞争对手的简单口号和攻击语(福特的竞选团队曾在社交媒体上给叶励雅贴上“crooked Christine”的标签);尽管没有表现得像是最虔诚的基督徒,但他们都热衷于社会保守主义;他们都对媒体怀有敌意;并且都被指恃强凌弱。

 
更重要的是,福特所提的一些观点也和川普相似,并且除了川普,欧洲以及其他地区的民粹主义者也都曾提出类似观点,福特一直向那些感觉跟不上经济发展或社会变革步速的人们灌输这些观点,让他们相信所有主流政党中都存在的腐败“精英”对他们的困境漠不关心。
 
这一点在福特竞选安省保守党党魁的过程中表现得很明显,尤其是在竞选后期他曾在竞选活动中称党内的一些大佬正在密谋将像他这样的人挡在门外。此外,在福特将自己缺乏政策深度视为荣耀时也体现了这一点,福特称这意味着他并不是政府中常见的那种被惯坏的官僚主义者、职业政客和象牙塔精英,他可以通过推动实施常识性解决方法让安省重现过去的辉煌。
 
在此次安省保守党党魁竞选期间,福特在公开谈及其他竞争对手时表现得相对温和,因为依照他过去的表现,他应该会对韦恩进行异常猛烈的炮轰。如果福特当选安省省长,按照人们对他的了解,对于省府必须做什么,如何进行沟通,以及如何制定内阁决策等问题,他可能并不会像前任省长们那样屈从于正统。

 
这可能会让一些选民,甚至是安省保守党的铁杆支持者对福特产生反感;但也有可能让他赢得许多对自己所支持的政客感到失望的党外选民的支持。福特一直喜欢吹嘘自己超越了典型的党派从属关系,以期吸引所有对传统选择已经感到厌倦的选民。现在,这种政治氛围可能已经成熟。
 
安省几乎不可能不受类似福特的有力政客带来的政治因素影响。目前安省有许多城镇的制造业或其他行业的传统职位大量流失,中产阶级收缩以及生活成本高涨引发越来越多担忧,并且有许多人认为城市里的自由主义者正在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他人。
 
目前尚不清楚哪位政客愿意并且能够充分利用这些可能会助其赢得选举的选民情绪。的确,罗伯曾经赢得多伦多市长选举,但福特后来参选却是以失败告终,这似乎也表明福特所崇尚的保守主义在多伦多的受欢迎程度不及安省其他地区。

 
但是,当选多伦多市长领导一个市政府和当选安省省长执掌加国第二大省政府完全不是一回事。
 
在安省省选结束之前,安省政坛任何一方或加国其他地区关注全国性讨论的人都不可能高枕无忧。
 
安省保守党可能会因为刚刚经历波折,而让已经不受欢迎的安省自由党赢得省选继续连任。那些被福特称之为精英的人在放眼美国的现状后,也不会再感到自命不凡。
 
总之,在未来三个月的时间里,安省选民肩膀上的担子将会很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