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渥太华欠债突破万亿大关,前议会预算官亮红灯

 
根据CBC3月26日的报道,联邦政府的市场债务,即需要支付利息的债务首次达到历史新高,突破1万亿加元。
 
曾经担任议会预算官的佩奇(Kevin Page)指出,这是一个转折点,一个很重要的门槛。说明自由党政府需要采取实现平衡预算、调整债务管理战略的行动迫在眉睫。
 
佩奇还对BBC表达了他个人的建议,议会应该把借债的事宜列入议程,进行专门讨论。因为市场债务不同于联邦债务和赤字数字,后两者经常在议会被提到并辩论,反映的是联邦政府的估算亏空和现金需求,以及需要从市场借多少债。
 
而市场债务类似于房屋贷款,需要支付本金和利息。佩奇说: “加拿大人一定会对未来五年公共债务的利息增长速度感到吃惊。尽管他们都知道债务产生利息”。

 
1万亿的门槛  

实际上,在今年的联邦预算中给出了市场债务和联邦政府借款能力的参考值。
 
财政部官员表示,到本周六本财政年度结束时,加拿大的“债务总额”将达到1.029万亿加元。这个数字到下一财政年度还会增加更多。
 
财政部长莫诺(Bill Morneau)的财政计划是,“到2018-19年度,联邦政府和国营公司的市场债务将达到1万零660亿。这个数额包括了7550亿的政府市场债务和约为3110亿的国有公司债务”。
 
佩奇认为,由于加拿大是一个2万亿加元的经济体,因此,联邦一级的负债超过1万亿就显得很重要。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普通加拿大人,如果用放大镜来看看联邦政府的财务状况就会理解这种重要性。这些国债平摊到加拿大国民头上,等于无论长幼,每人身背2.8万元的国债。
 
佩奇说:“虽然在今后5到10年的时间里, 加拿大还不至于发生财政危机。但我们确实是在靠借债度日,就像个人透支信用卡一样”。

 
政府仍保持乐观

自由党政府为他们的赤字和借钱花销辩护说,若与那些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和其他工业七国比较,加拿大的国家财政状况看起来相当不错。比如目前债务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为30.4%,预计到2022-23年可以下降到28.4%。
 
财政部负责媒体的官员洛宗(Dan Lauzon)表示,加拿大拥有工业7国中最好的资产负债能力,而且这种优势一直朝着健康方向发展。与整体经济规模和实力相比,我们的债务正逐渐减少,并有望达到近40年来的最佳状态。这意味着我们既经得起任何不确定性的打击,也有能力继续做有利于加拿大人的投资,例如投入资金在廉价住房,加拿大儿童福利和退休保障等。
 
联邦金融官员还坚称,加拿大不会出现类似困扰华盛顿那样的僵局和政府停摆。因为与美国不同的是,加拿大政府有权借用信贷额度来融资,偿还政府债务和利息支付。
 
佩奇说:“政府只想让我们看到最好看的数字。而我们需要看到全面完整的数字”。比如有些资产即使遇到经济危机也是不能变现的。 “如果加拿大遇到像希腊或爱尔兰那样的国家财政危机,我们是不能从养老金计划往外取钱,把那当现金用的”。

 
还有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 加拿大国营公司的债务额呈现不寻常的增长,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财务部的数据显示,这些国营机构的债务额从2015 -16年的2665亿元增至本财政年的3057亿元,总共增加了近400亿加元。
 
上一次国营公司债务总额达到这个水平是在2004-05年自由党少数政府执政时期,当时的总理是保罗·马丁。
 
债务上限的修订
市场债务的增长也归咎于去年11月生效的联邦借款管理法案但没有有效实施造成的结果。它设定了联邦政府的借债限度。现在该限额已达1.168万亿元。
 
按照目前的趋势看,联邦政府离重新提高债务上限为期不远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