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文革回顾:从校花到囚徒(四)

不过,刘志毅虽然和徐婉丽吵架动手,但为了结束夫妻两地分居的生活,为了建立一个完整的家,在林彪事件发生以后,干校匆匆结束所谓“斗批改”,进行干部分配时,刘志毅还是不惜放弃留在省城的机会,主动要求调到都匀去。一个搞西洋乐器的大学生,在都匀能干什么呢?组织部门煞费苦心,最后把他安排到一家化肥厂去搞工会工作。在都匀,他们生了一男一女。男孩叫庆大,女孩叫婷婷。
 
 
文革漫长的日子结束了。刘志毅所在的化工厂迁移到贵州和四川交界的地方,叫赤水,那里建立了一个由天然气做原料,生产化肥的大型企业,名叫赤天化。刘志毅所在的化工厂搬迁到赤天化,他自然随厂走,仍然搞他的工会工作。

一天,徐婉丽来到我家,说:“刘志毅想让我也去赤天化,我到那里去了一趟,路难走死了。那地方更偏僻,更落后,都是平房,又破又烂,连一栋楼房都没有。从贵阳到那里,坐汽车得走两天。中间还要走好多土路,我的皮鞋跟都走掉了。在路上,刘志毅不仅不管我,还冲我发脾气!气死我了……”



“那么怎么办?”我问,“莫非你们夫妻两地分居?两个孩子谁负责?”

“他说他负责婷婷,我负责庆大。分居就分居,反正我和他也合不来,在一起不是吵架,就是生气,你说有什么意思?分开还好些……”然后她又说了这么一句,“我们俩已经说好了,今后谁也不干涉对方。”

开始我还不明白“谁也不干涉对方”的意思,后来我接到一封刘志毅的信,说他儿子庆大到赤天化去告诉他,徐婉丽和一个姓于的人在都匀长期“通奸”,庆大亲眼所见,信中说徐婉丽已经成了“犯罪分子”,他要起诉她,希望我不要再接待她等等。从信里可以看出,刘志毅很气愤,很激动,也很痛苦。后来听人说,本来刘志毅就喜欢喝酒,从此他更加离不开酒。

不久,徐婉丽把她在都匀认识的老于带到我家,介绍说是山东“老乡”。她自然不知道刘志毅给我写信的事。我问老于在哪个单位工作,老于说在公路公司任职。老于中等身材,戴一付眼镜,不讲话,文质彬彬,像个知识分子。可是一开口,就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文化人,他不断提他姐姐是管人事的头头,似乎很有权。他在徐婉丽面前,一付必恭必敬的样子;徐婉丽也显得很开心。看来,徐婉丽是喜欢男人像哈巴狗一样跟在自己的身边。



“我想调到贵阳来,老于正在帮我的忙。”徐婉丽接过老于递的一只烟,老于划着火柴,先给徐婉丽点上,然后才把自己嘴上的烟点燃。

80年代初,在改革开放的大潮推动下,各部门的业务都开始蓬勃发展,许多单位都需要业务人才。在这种形势下,徐婉丽凭她毕业于名牌艺术院校的牌子,再加上请客送礼,甩茅台,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调回贵阳,进了《贵阳晚报》编辑部。

最初我以为她和我是同行,当编辑。没想到,报社领导让她干的是排版和划版样。实际上,这个工作就是数数稿件的字数,然后把稿件排成正方型,或长方型,或其它什么几何图形,再安排好文章标题的空档。这个工作只要小学文化水平就可以胜任,为什么非让受过五年高等教育的徐婉丽来干?当然,这个情况我是从其他人嘴里听说的,徐婉丽的自尊心很强,关于她的具体工作,她一直守口如瓶。

徐婉丽显然比较贪玩,节假日她不是用在自己的业务上,而是到处乱跑——有时是给什么人介绍朋友,给未婚男女搭桥;有时又约起几个妇女去找什么人算命,我爱人是她的同路人,也乐此不疲;再就是去参加什么人的婚礼……总之,她也不像个文化人,也不太喜欢和文化人打交道。



“我可不像你,谈笑有鸿儒,来往无白丁。”徐婉丽有一次笑眯眯这么和我开玩笑。我知道她没有一点恶意,也没说什么。实际上,我的确不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或者说,除了工作关系,经常接待一些业余作者外,我的朋友面很窄。

有一次,她带着她儿子庆大来我家,只见她儿子虎头虎脑,非常淘气,性格有点像他爹刘志毅。我问他上学没有?徐婉丽说,上五年级了,调皮得很,和他爹一样,在学校里喜欢动手打人,老师经常喊家长去学校,一点也不给我争气,净给我丢脸!俗话说,从小看大,三岁知老,看来徐婉丽这个儿子将来也很成问题。

想到徐婉丽在晚报干的工作,我有意转个话题,说:“文革时期,咱们都无所事事,我除了带娃娃,就是学木工,打板凳,养鸡等等;看书,也是看医书。四人帮垮台以后,我才拿起笔来,写点东西。你难道就不想写点什么吗?我记得你曾经想写过歌剧?” 
徐婉丽听了,脸微微泛起一点红润,说:“想是想过,可是老静不下心来。我屋里连一张写字台也没有,玻璃板更不用提。我想,以后条件好些再说吧……” 

“你看过《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这个电影剧本吗?”我问。

“没看过。”她注视着我问,“干什么?”(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