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指控亚马逊付税太少 亚马逊市值蒸发520亿

 
大中报综合讯:根据华尔街见闻的报道,3月29日,美国总统川普抨击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指称这家网路巨头支付的税金太少,而且损害了其他零售业者。
 
川普推文说:“我早在参选之前,就表达过对亚马逊的疑虑。他们和其他业者不同,向政府缴交的税金少,或根本为零,同时使用我们的邮政系统用作他们的送货员,造成联邦重大损失,而且害得数千家零售商停业。”
 
川普话音刚落,亚马逊股价大幅下挫逾,跌幅一度达到7.4%,市值约蒸发520亿美元。在券商Stifel Nicolaus & Co.的分析师发布报告称亚马逊走软创造了买入机会后,亚马逊股价跌幅才有所收窄,最终收跌4.38%。

 
有报道指出,其实川普「念念不忘」亚玛逊由来已久,认为这家科技巨头并未支付足够税金,而且获得了邮政管理局的优惠待遇。
 
报导中说,川普的有钱朋友们不满地表示,亚马逊葬送了购物中心和传统零售商的前途。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川普很想知道,是否有办法通过反垄断法或竞争法来对付亚马逊。
 
川普早已和亚玛逊创办人贝佐斯(Jeff Bezos)不对盘,贝佐斯在2016年总统选战期间,高声反对共和党。
 
2013年8月,贝佐斯以个人名义花费2.5亿美元买下《华盛顿邮报》。因此,这家媒体也一度成了川普的抨击对象。
 
据美国CNBC商业频道的报道,美国总统川普近期要对亚马逊“动手”,主要原因不是因为其企业缴税过低这么简单。

 
据报道,去年7月,美国财政部长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曾暗示,政府很快就会对亚马逊的税收政策表明立场。
 
在今年2月的一场听证会上,姆努钦更是明确表示,政府“强烈地认为”应该对互联网电子商务征收销售税。
 
亚马逊的业绩

据相关统计,亚马逊占有了全美44%的电子商务市场份额,64%的美国家庭是亚马逊会员,亚马逊还占有全美71%家庭智能音箱设备的市场。但据纽约大学市场学教授Scott Galloway的一篇最新的文章称,过去9年,亚马逊缴纳了14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而其竞争对手沃尔玛的企业所得税为640亿美元。
 
同期相比,沃尔玛在税收和股东分红之前的盈利为2290亿美元,亚马逊的盈利只有140亿美元。另据研究显示,从2007至2015年,美国标普500上市公司的平均税负是其利润的27%。而美国科技四大巨头(Facebook、谷歌、苹果、亚马逊)的税负远没有达到这一平均值,其中,亚马逊的税负为13%,仅为平均税负的一半,甚至低于苹果的17%和谷歌的16%。由此来看,川普以缴税过低对亚马逊“动手”确实有充足的依据,但其对于亚马逊的担心远非如此。

 
据金融研究平台Sentieo的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美国上市公司财报和电话会议中,提及亚马逊的次数要远高于川普。另据数据公司CB Insights的统计,在2017年,美国上市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被提及名字的公司,亚马逊被提及约3000次,相当于苹果、谷歌、Facebook被提及次数总和的5倍左右。这意味着,即使川普赢下总统大选,但其带来的短期性政治风险远不及亚马逊带来的结构性经济风险,后者对企业的未来经营更具威胁性。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亚马逊效应”。
 
所谓亚马逊效应,简单地说就是你的公司因为亚马逊进军你所在的行业而被摧毁,零售业就是典型的例子。
 
亚马逊效应

据统计,美国的零售业约有1200万工作面临亚马逊日益激烈的竞争,尤其是商场和购物中心的620万员工,他们销售家具、家电、电子产品、衣服、体育用品、书籍和综合日杂等产品。这些行业在统计学中称为GAFO(一般商品、服饰、家具与其他产品)。



GAFO是零售的中心,而亚马逊已经彻底改变这一市场,即GAFO商店的销售已经停滞不前,销售额在过去一年下滑了18亿美元(或0.6%),而零售业其余部分则增长了4%。同时,在线销售在去年第四季度增长了137亿美元,亚马逊占了其中的大多数。据预测,如果亚马逊在5年内拿下GAFO 40%的 占有率,150万人恐将因此失业,若加上杂货店、药店、仓库和送货服务,亚马逊总计将导致超过200万人失业。
 
与此同时,由于销售不济,整个实体零售业也正呈现被压缩之势。据统计,许多历史悠久的美国传统零售公司正在关闭其实体店。例如JCPenney正在关闭其140家实体店(约占14%);Macy's正在关闭100家实体店(约占15%);Sears正在关闭150家实体店(约占15%);CVS正在关闭70家实体店;Kohl's计划缩小几乎所有实体店的规模。每一年,实体店关闭和破产的清单都在变得更长,相应导致失业的人数也会更多。据分析人士推测,每个这样的零售企业的倒闭,都会给亚马逊的市值增加50到100亿美元。

 
不仅如此,亚马逊只要宣布进入某个领域,该行业的上市公司股价就会迎来大幅波动(主要是下滑)。基于此,目前,约有18%美国零售商的债信评等被标准普尔(S&P)评为具有重大风险的CCC级或更低等级,约21%全美零售和餐饮业者被标普列在属于财务困境名单之列。标普援引零售业陷困境的2大背后原因为难以适应网络零售和消费者品味的转变,而这均与亚马逊有直接的关系。
 
仅以去年10月的市值计算,亚马逊当时4270亿美元的市值就已经是包括沃尔玛、塔吉特、梅西百货、希尔斯百货等8家美国零售巨头公司的总和。而到了今年,由于亚马逊股价再次飙升,差距是只增不减。以著名的希尔斯和沃尔玛为例,2009年至今,西尔斯市值从80亿美元缩水至4亿美元,而亚马逊市值则从360亿美元暴增到近5500亿美元。而2017年来,西尔斯股价跌了57%,亚马逊则涨了52%。与此类似,从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间,沃尔玛的股价从74美元下降到了71美元(下降4%),而亚马逊从370美元上涨到845美元(增长128%)。

 
更夸张的是,今年1月,当亚马逊、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联合宣布成立非营利医疗健康公司,为其在美的50多万员工及家属提供医保服务时,30 家以上的医疗保险公司股价齐跌,总计蒸发市值超过300 亿美元。实际上,微软和苹果曾经也引发过类似的效应,但其产生情绪反应和持续时间远远不能和亚马逊相比。
 
最恐怖的是亚马逊未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即便是在上述的零售业。据统计,在美国仍有超过90%的零售销售额来自实体店。在一些大品类上,包括家居装饰品、个人护理产品、玩具和食品,实体店所占的份额甚至更高。随着线上销售的份额持续增加,亚马逊很可能会是最大的受益者。据称,美国人在网上每花费1美元,亚马逊就拿走了大约44美分,与此同时它也在涉足实体零售,即除了拥有470多家全食超市门店外,自2015年以来,亚马逊已经开设了十多家书店和数十家销售Kindle及其他品牌配件的商场卖场。它还在大学校园内或附近设有站点,提供零食、手机充电器以及其它的急需品,并作为包裹提取点。大约238个城市在为亚马逊第二家北美总部的落户竞标。

 
除了上述外,近期在云计算市场,业内也开始担心亚马逊效应的负面影响。众所周知,传统上,计算机运算能力由 IBM、惠普等公司承担,但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亚马逊作为一个电商,并没有技术基因的这样一个企业,居然进入到云计算的行业。现在,Oracle、IBM、SAP、惠普、戴尔等这些我们心目当中鼎鼎大名的传统计算公司巨头市值加起来,总和都不如亚马逊。与此同时,微软、谷歌和IBM号称亚马逊云计算(AWS)的挑战者与其差距依然明显。
 
综上所述,川普之所以要对亚马逊“动手”,除了税收的因素外,其更担心亚马逊效应带来的产业、社会外溢效应的负面影响,其实不仅是川普,业内也已经对包括亚马逊在内的美国科技四大巨头日趋垄断及给产业和社会外溢效应带来的负面影响表示了深深的忧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