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十)
—— 缪荣株:荒唐岁月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四)
    
“一打三反”运动中,县革会运动办公室对派出的各工作组抓得很紧,天天要求报进度、报成果。整个日杂商店的流动资金只有3000多元,竟挖出“贪污资金”30000多元。
 
在黄桥中学图书馆工作的殷荫堂的女儿殷惠芬告诉笔者:1967年文革动乱期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时,姜堰的造反派还派人去黄桥镇,找到曾任姜堰胡源泰茶庄管事的殷荫堂,调查胡增钰解放前怎样收租,怎样残酷剥削压迫工人农民的?殷荫堂回答说,胡家收稻谷不问好丑,称一称倒上场就行了。



茶庄对被辞去的店员也很客气。调查者桌子一拍对殷荫堂吼道:“我们不是来听你对资本家评功摆好,歌功颂德的!”站在一旁的女儿殷惠芬当时吓了一跳。因此,胡增钰在文革中没有受多大罪。
 
“一打三反”运动中,胡增钰除了被怀疑经济上有问题外,政治上还被怀疑是国民党员、中统特务,所以一直到1974年运动结束才解放,是土杂公司最后一个解放的。

      

 钱普元(2008年65岁)         乔增本(2004年76岁)





       总账会计景启玲反映情况的信


 
俗话说:没有雪白的猫儿。胡增钰这一辈子也曾做过一件糊涂事,在“一打三反”运动中吃了不少苦头。胡增钰也是个老实人,“一打三反”运动逼得他没办法的时候,他交代了在1948年解放前夕,大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前身)里的一个同学因有历史问题,为了逃脱政府的审查,来泰州请胡增钰帮忙。胡增钰出于同学情,用一担棉纱买通人私刻公章,放走了他。这人逃到浙江时,被我公安机关抓住,后在监狱病死。这就是胡增钰为什么审查了四年多其中的一个原因。

 
1969年,土杂公司革委会成立后,在清理阶级队伍时,公司派人事科孔祥云、钱甫元去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调阅胡增钰的档案。调查人看到胡增钰学生档案上清清白白。仅隔三年,1972年,工作组又怀疑胡增钰1946年夏从上海大厦大学毕业后回苏北,是受国民党中统特务机关派遣,利用各地的茶庄刺探我军情报,派乔增本(原县防疫站股长)带着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介绍信,再次到华东师范大学调查档案,结果还是清清白白。
 
笔者2006年5月去华东师范大学档案馆调阅胡增钰档案时,一张是学籍卡,一张是分数卡,一封胡增钰向学校申述要大学毕业证书的信,仅此而已。(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