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著名黄金大亨和慈善家彼得·芒克离世 享年90岁

 
 
3月29日周三,全球最大的黄金巨头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之创办人和慈善家彼得·芒克(Peter Munk)在多伦多安然离世,享年90岁。
 
1927年,犹太人芒克出生于布达佩斯。1944年纳粹德国入侵时,他与家人逃离匈牙利。1948年,当时20岁的芒克抵达多伦多,于1983年创立巴里克(Barrick Gold)黄金公司。
 
芒克与妻子Melanie,同渡婚姻45载,有5个子女及14个孙儿。
 
彼得·蒙克身材瘦削但内心强大。死亡并不能吓倒他,但却非常惧怕失去工作的能力。他一生都致力于开拓生意,不断挑战自己去承担更大的风险,当失败来临时,他都会从容面对,充满乐观。他就像一只停不下来的陀螺。他在近80岁身体开始走下坡路时,仍然用他那双聪慧犀利的眼光寻找着任何赚钱机会。蒙克不只创立全球最大的黄金公司,还投资订制音响设备及热带度假村等,是加国首屈一指的企业家之一。

 
2014年,蒙克辞去巴里克董事长职务。虽然不必去管理公司的细枝末节,但他坚持主持管理委员会的会议。2014年在接受《环球邮报》采访时,他表示,他最自豪的成就就是巴里克从地上的一个洞转变成为黄金行业的巨头。 “巴里克是我的一切,”他说。 “都是我熟悉的,34年来没有停止过工作。”退休后的彼得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记忆力甚好,激情澎湃,浑身是劲,只是听力会让人猜到他的年龄。
 
黄金大王彼得·芒克说自己不懂黄金,也不喜欢金饰,但是他通过自己创建的巴里克金业公司(Barrick Gold), 成功地拥有了全球27个重要金矿。他的黄金帝国在全世界首屈一指,而且黄金带给他的财富使他荣登了全球顶级富翁之榜。芒克与黄金的不解之缘,伴随了他的传奇一生。
 
1944年3月,一辆满载1684位犹太人的列车通过战乱的中欧,来到了自由之地瑞士。这是德国侵占匈牙利以后,为了躲避纳粹的迫害,犹太诸多富有家庭,用他们一生所积攒的珠宝钻石和黄金,与德国高官鲁道夫·卡斯特纳达成交换放行的协议。当时的彼得只有10几岁,是他兼做珠宝生意的银行家爷爷,带领着全家人逃离匈牙利来到瑞士,又从瑞士来到了未有战火的加拿大。彼得从此在加拿大接受教育, 1952年获得多伦多大学电气工程专业的学位。

 
智慧投资
 
在美国内华达州,有一块属于埃尔科地区并不起眼的荒漠盆地,是一块被经济衰退遗忘的角落。全美80%的黄金来自内华达州,内华达的主要黄金产地就是埃尔科及其周边地区。“在这里,只要黄金的价格长一成,我就上一篇分析文章。”《每日新闻》的记者安德拉小姐在这家本地著名的报纸里说一不二。当黄金每盎司价格超过1500美元的时候,她信手一写就成了报纸头条。在这里,什么葡萄牙的赤字灾难,中东动乱,美国债务危机等等都很遥远,只有黄金的变化,才与老百姓的钱袋子息息相关。
 
这里的金矿劳力平均月薪6000美元,富得流油。44岁的斯哥特站在当地最著名的“星光灿烂”餐厅柜台后对着每一位前来用餐的客户笑脸相迎。他在金矿做了16年后,开了这家餐厅。“是黄金成全了我。”斯哥特由衷地说。靠山吃山,黄金是老天赐给大家的,但是这里的繁荣更多的是和曾雇佣过他、并正在雇佣他那些同胞的巴里克金业公司密切相关。这家在加拿大注册的企业,拥有埃尔科地区5个金矿,其中两个巨大无比:淘金矿和科尔特斯矿。巴里克公司为埃尔科地区演绎了25年的众生暴富史。

 
彼得就是巴里克的创始人和大老板。1986年他投资这里时,这里唯一一个著名的小矿在开采了20年之后前景暗淡。巴里克的美国对手新山金矿(当时的世界第一),当时已经在淘金矿旁边安营扎寨了,但它迟迟不愿出资购买。多年来,令淘金矿老板们一筹莫展的是,这里虽有很好的矿脉,却一直缺乏识货的慧眼。芒克雇用的地质学家说:“此地有望,应当买!”于是彼得出手买下。如今该矿已经探明黄金储量约3000万盎司,仅次于南非。
 
彼得是那种敢于拍板决断的人。“在我度假的瑞士,所有的银行家朋友都说,黄金无望,因为当时黄金价格呈下降趋势。其实银行家一个个都是道貌岸然,人云亦云。我没听他们的,反而下定决心。回到多伦多我召集我的管委会,对他们说我们应当押宝黄金。”
 
 
大胆兼并

彼得通过兼并进入黄金市场。第一个兼并对象是小企业卡穆弗罗,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他绝对是那种被人称道的谈判高手。“我们的父亲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生意人,他不会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班下班。”女儿妮娜说,“我们的童年都是以父亲签约和收购为生活节奏的。哪怕是正在船上度假,需要时也会马上靠岸,父亲通过港口致电同僚,以便了解和掌握谈判的进程。”
 
彼得靠着一系列收购和开采行动,一点点地接近着他的宏伟目标。1992年,卡尔林一带的金矿被发现,由新山和巴里克合资勘查与开发,在地下发现了块状富金矿脉和紫脉矿,其特高品位金储量6500多万盎司,黄金总产量160万盎司,直接生产成本164美元/盎司。1994年,彼得指导巴里克并购了莱克矿业公司,掌握了其在加拿大、美国和智利的产金矿山以及在阿根廷的采矿权,其中的南美安第斯山脉埃尔印第奥金矿带,有望发展为第二个内华达金矿。

 
1996年,巴里克的储量超过5100万盎司,成为效益最好的第二大黄金生产商(仅次于新山公司),已产黄金300万盎司,平均成本193美元每盎司(其他公司成本平均为269美元每盎司),因套头交易还多赚5亿美元。同年8月,巴里克兼并Arequipa资源公司,从而拥有了秘鲁Pierina矿山,其探明储量650万盎司,并于1998年11月投产。1999年,彼得挥师非洲,率公司兼并坦桑尼亚Sutton资源公司,后者的Bulyanhulu金矿探明储量为380万盎司,到2001年4月投产时,储量增加到1000万盎司。2000年,巴里克又兼并Pangea Goldfields公司,获得在坦桑尼亚、秘鲁和加拿大的勘探权地,同年收购TNR公司所属在阿根廷的矿权,建设埃尔印第奥矿山。2001年,巴里克通过和Homestake矿业公司的股权交易增加了在北美、南美和澳大利亚更多的矿权,其中在澳洲又增加了3个生产矿山和待建矿山的权益。2006年,巴里克兼并Placer Dome公司,增加了12个矿山和大量勘探区块。此时的巴里克真正成为了全球第一大黄金生产商。2007年,再次收购巴布新几内亚矿权地20%的股份,使其总股份达95%,勘探面积达5300平方公里。

 
其他行业照样赚得盆满钵满

任何黄金业的并购和新矿山的开采都不能真正讲述彼得的成功,彼得常说:“玩黄金的秘诀不在于怎样往地球上打洞,而在于怎样使用华尔街的金融工具。”在这点上,没人能够比得上彼得,正是他把金融期货套头交易的概念带入金业。“有一天人们突然发现,还可以买卖5年以后开采的黄金,以防将来价格下跌。”彼得说。没有什么其他原料可以将套头交易的套值保值做到这个程度的。上世纪90年代,当黄金的价格一跌再跌时,巴里克因为有期货契约的保护,可以把黄金卖得高过市场流通价格。他的竞争对手也学着他的样子办期货,但照猫画虎总是不得要领,他们无法获得像样的金融工具辅佐。“这下可好了,我可以一个接着一个地购买金矿,而且毫无风险可言。”彼得说。
 
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不同寻常,巴里克是他的第三份职业,而第三个职业也毫无例外地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彼得在30岁时创建的北美电视频道最风光的标杆Claretone一炮打响。“我和合伙人吉尔姆尔以加拿大的名义嘲弄了美国同行。”彼得回忆说。从此金钱、成就、超级名模,应有尽有。爬得越高,摔得越狠,公司创建9年以后倒闭了,两位创始人被控为员工伪造身份,他们好歹净身逃离了加拿大,来到澳大利亚。

 
又是10年的奋斗,他们两人坐上了南洋酒店连锁的顶端。 这一次他们学聪明了,一旦成功,即把公司卖了,让兜子里装了上亿美元。那时53岁的彼得豪华阔气,有多个豪华别墅、多架私人飞机、多个超级游艇。“但我还是愿意重回加拿大,我要再投资加拿大,向世人证明,我不曾做过什么坏事情。”作为匈牙利移民的彼得希望儿女们能够堂堂正正地入籍加拿大。“父亲一向感觉很好,除了有人说他口音像匈牙利人,这让他很不爽。”女儿妮娜说。
 
妮娜现在是美国《名利场》的记者,本身就处在名利场的经历无疑给了妮娜更多的职业优势。女儿的职业说明第二代移民已经完全融入北美的主流社会,这对于彼得来说是骄傲且欣慰的。彼得为了强调他对加拿大的热爱之情,投资了那里最富有的原材料,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全球石油危机正闹得不可收拾。初创巴里克时,他的投资重点在碳氢化合物上。“那是很可笑的想法,投资人不惜工本。但我很快发现,那点钱根本难以为继。”

 
正如彼得说的,它的真正爱好不是黄金。2011年,彼得用4亿美元说服他的俄国朋友加盟,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的世界遗产所在地、位于黑山共和国的科拓湾,共同建造一个世界上最大的超级游艇港口、游乐园和度假胜地。他承认,打造一个水上蒙特卡罗的想法令他兴奋无比,以至发疯。“说实话,这比玩金子来劲多了。再过10年到15年,我会让我的子孙们为这个杰作而骄傲。”
 
彼得计划将这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云集了索菲亚·罗兰、伊丽莎白·泰勒和柯克·道格拉斯等大牌明星而盛极一时的军港,开发成为背山面海的房地产豪华复式单位、高档商业街和能够容纳670艘超级游艇的码头,其迷人和繁荣,绝不输于摩纳哥、戛纳和波托菲诺。彼得说,“我从未想过,这样的机会能够属于我。它将是全欧乃至全世界最完美的港口和最具田园风情的海上游乐场。”

 
慈善
 
彼得的另一大嗜好是几乎全球富翁们都爱的慈善事业,因为他们都很相信这样的话:在钱堆里死去的人是愚蠢的。1992年,彼得创建了彼得·芒克基金会,捐赠超过数亿美元的善款。他的主要施善对象是为提高健康、教育水平和加强加拿大国际声誉的项目。
 
2006年,彼得宣布捐赠3700万美元给多伦多总医院,使之成为当时加拿大获赠最多的医疗机构,捐赠的项目包括一个耗资600万美元的加拿大心脏病中心等。他还是母校多伦多大学的主要捐赠人,在这个项目中,他捐资兴建了隶属于多伦多大学的芒克全球贸易学校。
 
2017年9月,彼得又向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心脏病研究中心捐款1亿加元。这是加拿大医疗机构有史以来获得的最大一笔捐款。彼得·芒克心脏病研究中心将因此得以在使用人工智能治疗心脏病的探索中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自1993年以来他向该中心捐出1亿7500万加元。
 
彼得表示,给予的能力是一种殊荣。他和妻子捐出的这笔钱不足以表示他对这个国家的深深的感谢。“这不是慈善,这是十四个人在还情。我和我的亲属在四十年代从匈牙利来到这里,两手空空,没有钱,没有技能,只是请求帮助,请求收留我们。”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