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十一)
—— 缪荣株:荒唐岁月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据原县革会进驻副杂公司“一打三反”工作队队长张兆武(2005年74岁)介绍,当时财贸系统在对外营业时,普遍存在着私用“四舍五入”余款的问题。按照工作队惯例,队长分别找有经济问题的人谈话。1971年,张兆武找胡增钰谈话时,张兆武问一句,胡增钰答一句。胡增钰给张兆武的印象是,回答问题是轻言轻语,实事求是。那时候的胡增钰高个子,因为刚被关进学习班,身体还不错,和其他人的印象一样,胡增钰是个君子人。

日杂商店搞“一打三反”,牵扯进学习班的人太多,一度时期所属的五个门市部全都关门,有的关了2年没有营业。1972春,地方报纸上载文批评姜堰日杂商店关门“抓革命”,再加上开户的农业银行追要贷款,日杂商店不得不“抓革命,促生产”,有些门市部才陆续将所谓问题不大的人放回去边参加营业边交代问题。胡增钰此时也被放出学习班,到东大街门市部,边工作边检查,常常在上班前的店堂会上被批斗。“胡增钰站好,头低下来,老实交待!”胡增钰态度极好,他的头低下来,脸朝北,常常一站1个多小时,其他人坐着。

这里还要交代一下:有一段时间,胡增钰除了在本单位受批斗外,还要接受属地永红居委会的监督管理。每逢1、3、5号晚上7点到9点,都要到居委会集中,由居委会主任钱进组织学习、读报、谈心得、思想汇报、个人小结等。参加学习的有40多人,都是当时认为有政治历史、经济问题的人。

 
(五)
 
东大街门市部坐南朝北,有三间门面,马路对面是邮电局;门市部后面是山架,山架后面堆着货物,搁着胡增钰的铺;再后面有20多平方米的小天井,小天井上方有一个12平方米的小阁楼,楼上也堆着货物。胡增钰的一只木箱、一只藤条箱为了防潮,也放在阁楼上。门市部的后面是老通扬运河。从1972年开始,胡增钰就生活在这里直到去世。那时的胡增钰一边工作,一边接受监督,是“待罪之身”, 没有人身自由,工作组随喊随到,吃饭、打水、洗澡、睡觉、上厕所仍然有人看管。吃饭是由洪宝勋从土杂公司食堂挑着送去的。外面有人送东西要经过看押人的检查,防止夹杂纸条串供,或带小刀等自杀工具。东大街门市部东边隔两间房子就是姜堰较大的东风理发店,胡增钰要理发,不可到理发店去,就让具体负责看管他的张以民到街上喊一个流动夹包的到门市部来理。后来胡增钰解放了,自由了,喊夹包的到门市部来理发倒成了习惯,因为省钱。



胡增钰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连衣服也不能拿到马路对面邮局门口扣着铁丝的阳光下去晒,只能在门市部后面那20多平方米的小天井里晒,那从阁楼上斜照过来的阳光晒一会儿就没有了。夏天无所谓,冬天可就麻烦了。每年夏天伏晒冬衣、棉被时,也只能晒一会儿就没有了阳光。看管胡增钰的小青年张以民帮胡增钰从阁楼顶上扛下藤条箱、木板箱。胡增钰一件件晒,张以民想看看箱子里还有什么东西?胡增钰见张以民翻箱子,急忙跑过去把箱子合上。张以民好奇,箱子里面还藏着什么秘密呢?

胡增钰被圈在东大街门市部,没有人身自由,此种情形一直持续到1974年上半年。此时的胡增钰在姜堰房无一间,仅一张搁铺、一只木箱、一只藤条箱、一张板儿桌、一只火油炉而已。

         
胡增钰工作过的姜堰东大街门市部      


门市部对面的竹片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