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老少三代自驾游(六)
——记落基山公园之行


 
坐在后排的亲家母和孙姑娘,她们一老一小也非常兴奋,两个人做起剪刀和布的游戏,不时发出欢声笑语,使整个车内气氛显得十分活跃。孙姑娘非常聪明活泼,她会弹钢琴,会做手工,会调电子钟,会玩ipad,是外婆的英语老师……我叫她“小精灵’,她经常楼上楼下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给全家带来欢乐和生气。

现在在车上她也照样活泼,和外婆讲悄悄话,给全家6口每个人起了一个绰号:爷爷是“说说”,因为爷爷总是喜欢和人聊天;奶奶是“闹闹”,因为她中风以后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用含混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意思,在孙姑娘看来,她是喜欢闹;外婆是“香香”,因为外婆做的饭菜美味可口;爸爸是“急急”,因为爸爸的性格在她眼里比较急躁;妈妈是“磨磨”,她自己是“蹭蹭”,磨磨蹭蹭,顾名思义,是说她和妈妈做事是慢性子。一个7岁的孩子,通过自己的观察,能对全家人的性格和特长用两个字做出这样的概括,令人惊叹!



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变幻:我们的7坐车有时行驶在宽阔的大路上,有时又爬上山坡,行驶在密林之中。来来往往的车辆并不多,偶尔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年轻人,骑着加拿大特有的旅行用的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在路上驶过,消失在公路的前方……

就在大路旁,我们看到一群野山羊,大家停下来摄像留影,在汽车和游客面前,野山羊悠闲自在,并不惊慌。在路旁的小河畔,我们也看到了一只黄色野鹿,不知为什么只有一只在那里寻觅食物,野生动物应该是成群结队吧?在路旁的密林里,我们还看见了一头黑熊,牠大概有点害怕来往的车辆,在密林里时隐时现,似乎也是在觅食……看来在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还是比较多,很容易见到。令人眼界大开的是,在公路上我们不仅看到有护栏,而且还看到有专门为动物横跨马路而修的天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动物专用的桥,可见加拿大政府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是何等重视。



到了每个景点,都有比较宽敞的停车场。停车后,儿子把轮椅从后备箱搬下来,又把他母亲抱下车,放在轮椅上。他怕我年迈劳累,总是尽量不让我推他妈行走,他来推轮椅。好在每个景点都有残疾人专用小卫生间,里面有坐便器,有卫生纸,有洗手水,非常方便。

不过,在旅游途中,也遇到一些问题。

如儿子儿媳平日上下班,每天开车时间不长,这次突然变成长途驾驶,疲倦可想而知。一天中午,儿媳上岗驾驶,换下儿子,让他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睡觉。儿媳靠车上的GPS导航,不知什么原因,走错了路,又开车返回,来回多跑了200多公里。其实,儿媳平日是个细心人,开车技术也不错,这次是不是太疲倦造成的失误?还是GPS失灵?



还有一次,早晨起来,我感到头昏,用血压计一量,血压达到180,平日我只吃半颗厄贝沙坦降压药,就可以把血压控制在正常范围之内;而出来旅游,血压慢慢升高,吃两片降压药都控制不了。我把这种情况告诉儿子儿媳,大家听了都很紧张,因为旅途中任何人都不能出问题。亲家母说,她吃的降压药叫蒙诺,你可以加吃一颗试试。我吃了蒙诺,儿子还是不放心,要带我去看医生。他用英语询问了旅馆服务台上的服务员,然后开车带我去找医生。前面已经提到,加拿大是个联邦制国家,我的健康卡只能在我们居住的安省有效,到了外省,看病买药都要自费,而加拿大的医疗费众所周知,是相当昂贵的。幸运的是,车刚上路不到10分钟,我的头昏就消失了。一量血压,也降下来了,原来亲家母的蒙诺发挥了作用。

我想,我血压之所以在旅途升高,一是因为我们到了高原地区,这里海拔高度在2000到3000公尺之间;二是到落基山公园旅游,我平日的生物钟被打乱,几十年形成的午睡习惯被取消,所以才出现血压升高的危险情况。好在蒙诺让我们摆脱了险情。(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