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前安省自由党政府省长幕僚长因销毁丑闻证据哐铛入狱


 
大中报综合讯: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4月11日,前安省省长麦坚迪的幕僚长、现年65岁的利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被判处四个月的监禁和一年的缓刑,包括100小时社区服务。他因涉嫌非法销毁与价值11亿的两个天然气发电厂项目有关的电子邮件。这是加拿大政治丑闻中罕见的案例。
 
安省法官利普森(Timothy Lipson)在周三的判决中说,“利文斯顿滥用他的权力,以牺牲民主来帮助执政党受益,他的行为是对民主制度和价值观的侮辱和攻击。”
 
利普森裁决利文斯顿的罪名是非法使用电脑和试图销毁数据。 利文斯顿当时删除了电脑中关于当时自由党政府取消两座天然气发电厂兴建的数据,而按照法律是必须保留的。
 
利文斯顿的辩护律师则求情表示,利文斯顿是初犯,监禁处罚太过严厉。

 
2012年5月至2013年2月,警方持搜查令进入多伦多市省府办公室,寻找电子邮件及备份文件。之后公布的调查资料显示,利文斯顿和副幕僚长米勒(Laura Miller)花费1万元雇用了米勒的男朋友、电脑专家费斯特 (Peter Faist),后者用利文斯顿提供的密码,进入省长办公室内,删除至少20部电脑硬盘的资料。
 
安省省警于2015年针对前省长麦坚迪的两位最高幕僚提出刑事控罪,指两人涉及天然气发电厂丑闻。
 
当时,利文斯顿以及米勒双双被控违反信任、毁损资料,以及错误使用电脑系统犯下违反毁损等罪名。不过,米勒已经被判无罪。同时警方证实,前省长麦坚迪并不是调查的对象。
 
安省发电厂丑闻的来龙去脉
 
2009年,安省自由党政府计划在奥克维尔及密西沙加建两座天然气发电厂,却遭当地居民一致的强烈反对。2011年10月省选前,自由党民调支持率节节败退,甚至被安省保守党超越。自由党被逼无奈,于选举前一个星期突然宣布取消兴建发电厂的计划。在10月6日的省选中,安省自由党当选少数政府。关闭两个电厂换取了自由党四个席位。省议会开始调查自由党政府取消和约究竟花了多少钱?

 
幸好当时安省自由党以少数当选,反对党联合组织委员会进行调查。调查期间,新任的能源厅长本特利(Chris Bentley)拒绝向委员会提交于搬电厂有关的所有文件。反对党指控本特利藐视议会,结果本特利被迫交出几千份文件,其中至少有两千份文件是被修改或编辑过的。
 
如果反对党继续追查下去,本特利有可能坐牢。而参与决策及掩饰的人亦有可能面临刑事指控。就在此时,2012年10月15日,省长麦坚迪宣布辞职并关闭省议会(不重新省选就关闭省议会), 使得属于省议会的调查委员会被迫停止调查。
 
2013年2月,韦恩成为安省自由党新党领,她是前任政府的副省长,又是安省自由党竞选活动的共同主席,却说电厂移址的决定与她无关。她就麦坚迪两名幕僚长控罪一事曾发表声明称:“有关调查涉及本人还没有出任省长前的事件……已送交法庭处理,不宜作进一步的评论。”

 
2013年6月,安省隐私专员Ann Cavoukian发现电厂赔偿丑闻中的案中案, 前省长麦坚迪办公室有关电厂移址的电邮被非法删除,直接妨碍了调查的进行。到2013年底, 搬电厂费用涨到了11亿。
 
2013年新上任的安省审计长利诗(Bonnie Lysyk)在一份报告中,给安省自由党投下了一颗更大的炸弹。她提到,取消电厂省府原来不必承受任何损失的。安省电力局OPA曾表示,安省自由党在毁约之后,原本不必承受任何损失,因为在原有合约下,省府可以什么都不做,等合约自动失效。因为如果当地居民反对,或其他原因导致电厂无法兴建,省府是无须赔偿的。而且奥克维尔市长曾经表示,他会一直告到最高法院,这就给省府一个机会可以自然毁约。承建商就不能索取赔偿。
 
省府不是不知道这个附议,但是麦坚迪政府却坚持选择在新址建电厂,这样做法耗资巨大。据审计长的报告,省长办公室坚持这样做的原因,是要维持承建商(Trans Canada Energy)不受损失。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