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老少三代自驾游(七)
——记落基山公园之行


                                    
最后,再谈谈我们旅途中的伙食。

落基山公园里的旅馆一般都免费供应早点,牛奶、鸡蛋、糕点、面包等,一应俱全,而且再偏僻的小镇,旅馆的小餐厅也让人感到舒适优雅,清洁安静。午餐我们往往是在车上或旅游景点随便吃点,而晚餐则比较讲究一点:儿子儿媳常常是在超市买了鸡蛋、生包谷、西红柿、肯德基、薯条、绿叶菜、水果等,我们自己在旅馆煮饭做菜,加上自己带的榨菜和辣椒酱,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既节约又吃得舒服,其乐融融!

当然,我们在班芙和卡尔加里也去中餐馆吃了两顿,使旅途的饮食也显得花样翻新,毫不单调。

 
六、一些感受和认识

这次落基山三代自驾游,除了上面记述的一些新的记忆和感受以外,对加拿大社会的认识仿佛更深入一些。

首先是加拿大社会对残疾人的关怀。由于老伴是残疾人,所以来到加拿大以后,在这方面感触特别深。那是两年前,我和老伴初来多伦多,每次儿子开车带我们去超市购物或公园游玩,由于公共场所都设有残疾人专用停车位,以及建有画着轮椅标记的卫生间,而残疾人的卫生间一般还要宽敞一些,并装有扶手,方便残疾人使用。所以,坐轮椅的老伴也能够享受逛公园和超市的乐趣。最初对这些设施只是感到新奇,觉得政府为残疾人考虑周到,这些举措对残疾人及其家属实在很方便。



这次到落基山公园旅游,在每个旅游景点的停车场,哪怕是再偏僻的景点,同样也看到都有残疾人专用的卫生间。我不免就开始进一步思考:残疾人在整个社会人口中,占得比例并不高,就是说,在公共场合,我们看到坐轮椅的残疾人少而又少,但加拿大政府为什么这样特别关心和照顾残疾人?这样做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在思考中,又不免使我联想到2013年初,儿子开车带我们去美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办签证,我们领的号码是100多号,当时正在办理的是50多号,按排队顺序计算,我们起码要等候一个多小时。但大厅里的美国使馆服务人员看我老伴是坐轮椅的残疾人,就优先提前带我们到窗口办了签证。走出美国使馆,儿子说,我经常批评美国,没想到还得到老美的关照!

还有在游轮上看日落,那位美国妇女不顾太阳光芒的照射,她自己的墨镜却拿给我坐轮椅的老伴戴……



所有这些看似很普通的社会现象,背后究竟是一种什么理念在起作用呢?众所周知,西方社会深受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基督教的教义里提倡爱。而文艺复兴运动以后,人道主义思潮又席卷整个西方社会,并形成一种文化传统。是不是就在这种人道主义传统精神的熏陶下,政府也好,社会也好,对弱势群体都有一种人道关怀?而这种关怀又不是到处书写的口号,而是体现在许多细微之处,渗透在人们的言行之中,并扎根于人们的心灵深处。

所以,尽管残疾人在社会人口中的比例很小,但考虑到作为一个人,他们的处境与一般正常人不同,他们的生存处境比正常人艰难,他们的心灵深处更需要人间的关怀与温暖。因此,正是出于这种人道主义精神,西方社会才会有以上那些举措和现象。(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