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文革回顾:从校花到囚徒(七)

 在她的问题上,我能做些什么呢?作为老同学,我的确无能为力,一点办法也没有。

两年多以后,我已经搬进单位分的新楼里。老于找到我的新居,说他准备去看看徐婉丽,问我们去不去?据老于讲,徐婉丽判刑三年,现在贵阳南郊的羊艾农场劳改。他已经办好了探望的手续,联系好一辆吉普车,如果我们夫妻有时间,可以一起去。

看来,老于内心深处对徐婉丽的感情是依然存在的,尽管他早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那是在头几年,老于见徐婉丽和那个所谓“小弟”形影不离,一气之下,他和一个丧夫的中学女老师结了婚。徐婉丽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在我家曾经和我妻子谈笑风生地说:

“老于找了一个花果山上的……”说完两个人都会心地笑起来。

“贵阳哪有一个花果山?”我莫名其妙地问。

 妻子说:“是说老于找的婆娘长得像花果山上的孙猴子,这都不懂?”后来我曾经见过这位女教师,是个中年妇女,长得黑黑的,容貌气质与徐婉丽的确无法相比。



第二天是个星期天。早饭后,我们乘一辆半旧的吉普车,向花溪羊艾方向驶去。车上除了老于和我们夫妻外,还有老于的朋友穆经理。

启程时,天气还可以,太阳穿过阴云,似乎要出来的样子。可是走了半个多小时以后,天渐渐变得阴沉起来,太阳不再露脸。汽车走了两个小时,才到了羊艾农场。我们找到场部,那里人说星期天休息,让我们直接到管教科去办探望手续。在管教科我们办了手续,说要去六队,才能找到徐婉丽。汽车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又走了近二十分钟,才到达六队。

六队大概是女犯的住地,那里只见路旁一排平房,上百的女犯就居住在里面。这些平房有的门敞着,有的加着锁,连一个女犯都没有。显然,她们已经出工下地,到田间干活去了。

我们将介绍信递给一位胖胖的穿警服干部,他仔细看了看正文,以及上面的公章和批字,然后说,你们等等。他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只见一位三十左右的女管教干部,陪同徐婉丽从坡下缓缓走来。

已是端午节前夕,天气开始热起来了,徐婉丽仍然穿着咖啡色的对襟薄棉衣,深色的裤子。她望见我们,仍然是一笑。爱笑,是她的习惯。然而,她这一笑,不知为什么,却令我想起托尔斯泰笔下玛丝洛娃的笑,那是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美丽女人的笑,一个命运十分悲惨的女人的笑。



徐婉丽逐渐走近了,发现她比没入狱前要黑了许多,脸上和眼角的皱纹已经很明显了,蓬松的头发夹杂着不少白发。但精神状态从表面来看还可以,一直是笑吟吟的。

穿警服的女管教干部为我们打开会议室的门,拉开室内绿色窗帘,指了指桌子上的保温瓶,说吃水自己倒,然后便走出去了。

徐婉丽坐在沙发上,很兴奋,也很高兴。她向我们介绍劳改队的生活,说这里的女犯主要劳动是采茶,每人每年的任务是两千斤,只要好好干,多数都能完成任务。

“你也跟着采茶?”老于问她。

“我身体不好,考虑我是报社来的,又是大学生,就照顾我干些轻松的工作,比如抄抄写写,填个表格什么的……这里女犯人对我都不错,有些什么活,她们都帮我干……”徐婉丽说得很轻松,显然这里的日子她已经习惯了。

“这里的女犯人是不是像电视剧《枯草青青》里那样?”我问。

徐婉丽笑了:“大家看的时候都说,茶叶!茶叶!”



贵州人把假货一律称作“茶叶”。她说,这里的女犯人差不多天天吵架,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得出口。只是不能动手打架,谁打架就关谁的禁闭,还要扣奖金。奖金虽然不多,几块钱,可是一扣,就恼火了:连肥皂、牙膏都没钱买。另外,谁要是打架,谁要是不听话,管教干部动手就打,经常打得她们鬼哭狼嚎……所以,表现犯人生活的电视剧《枯草青青》太假,这里劳改犯边看边笑,说这些文人吃饱了没事干,净胡编……

“徐婉丽,”老于关心地问,“再有三个月,你的刑期就满了,回去准备干什么?” 

“我认为自己是受骗上当,我是冤枉的,我想继续申诉。”

“那么你自己就没有责任?全是姓谭的问题?”老于有些气。

“算了。”穆经理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也没有过不去的河。搞文学的人,经历一番坎坷,有时并不一定是坏事。你说张贤亮,他不经历那么多年的劳改生活,他能写出那些表现劳改生活的作品?对不对?”

穆经理环视了大家一眼,然后注视着徐婉丽,接着说,“徐婉丽同志注意身体,心放宽些,何去何从,出去以后再想办法。”

穆经理是哈尔滨军工电子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在广播电视厅器材公司当经理,我们乘的丰田双排坐小车,就是他们公司的。显然,他这一番话,说得非常得体,也很有水平,大家听了都觉得很对,尤其对徐婉丽的安慰,也恰到好处。(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