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移民生活:我很看重亲情


 
侄子、侄媳从中国来参加儿子的硕士毕业典礼,特地绕道洛杉矶来看我,一见面,除了激动的拥抱外,一腔涌动的热泪,硬是让我憋了回去。一眨眼的功夫又有四、五年没有见面了。感觉是他们仍属中年,显得更为成熟,但毕竟还是增加了几分岁月的痕迹。侄媳倒显得清瘦苗条,且气质不凡。可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的侄子,还是看出有了眼袋。

所以在接下来不停的拍照中,我和侄子都戴上了眼镜,以镜遮丑,照出像来就显得顺眼多了。科学真是发达,当我们到饭馆吃饭的时候,侄媳就把那一摞相片从微信上发给亲友了,赞誉之声又纷纷反馈回来。饭馆是比较上乘的,饭菜也算可口,打包回来不多。接着我们又去他们下塌的酒店,交谈了好一阵子,从家事、亲朋到世界形势,全是肺腑之言。聊了个痛快。眼看时钟已近晚十一时,我们才依依不舍的打道回府。

 
在这期间,趁我们聊天的时间,专注针灸事业的女儿,还拿着她的医疗器械,为侄媳治疗受过轻伤的胳膊,据说,当时就有了轻松不少的感觉。次日早晨,又把他们接到我们家里,吃了早餐,小米粥、酸奶、包子、馒头为主食,辅以高碑店的豆腐丝加酱腐乳,观察他们吃的还可以,饭后,侄子和我谈了不少事情。女儿又趁此机会,为弟妹针灸电热一番,才收拾行装向机场进发。
 
侄子、侄媳专程来看我,劳心费力,于心不忍。但真正忙碌的要算女婿了,从昨天下午接机开车去酒店、饭馆到今天早晨再从酒店接到我家,早饭后再到机场,全程靠他一人忙活,我真的非常感谢他。

 
我总想,亲情、友情、故乡情,也是人生的几大要素,但亲情仍应摆在首位。我和侄子、侄女的关系有很深的渊源。在他们小的时候,我母亲同时看过四个孩子,我哥的一男一女,我的两个女孩,母亲采取两个大的送对门半天幼儿园,小的在家看的办法,所以我说实际是看四个孩子。那时,母亲和哥哥一家,以及我的一家每周都在一起吃饭,山西人叫‘一个锅里搅稀稠’,这样的日子坚持了好一段时间,感情自然不同一般。在我们下放劳动期间,每逢我休假回来,总要把几个孩子聚在一起度过假日。下放劳动结束回到机关后,我母亲也回到北京主持家务,几个孩子已日渐长大,读了小学、初中,仍由奶奶(姥姥)做饭,又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所以,侄子、侄女和我的两个女儿,那可是情同手足的感情啊。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