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民主体制的困惑


 
因为4月9日(周一)Kinder Morgan公司宣布,将暂停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的必要支出,联邦自由党政府内阁随即紧急会议,商讨应对,15日卑诗省、阿省省长和联邦总理开会磋商,然无果。本国卑诗和阿尔伯塔两省的经济冲突将持续升高,即便案子提交联邦法院,旷日持久的司法程序影响本国的石油出口不说,案子的审理及判决还会牵动加国的宪政结构。上周还有一条消息,联邦自由党政府花了2300万买了许多智能手机,这是为了抢在上个财政年度里突击花钱以轻松跨入下个财政年度。对于民选政府执政期内之举措,选民基本是奈何不了的,联邦执政府再怎么任性,除了反对党和舆论批评几句,也只能叹气而已。而卑诗省和阿省输油管项目的争议,除了现有国家宪政结构的无奈,说到底也是省级民主体制出了问题。

 
看看输油管问题。由于现行卑诗省 政府由新民主党与绿党合组(此举阻止了卑诗省 自由党组少数政府的可能),新民主党的郝庚(John Horgan)省长在重大省政举措上不得不关照绿党的政策理念,这就是卑诗省 省政府以环保的理由反对阿省的输油管跨山越过卑诗省至太平洋港口的缘由。而这条输油管对阿省以及整个国家的石油输出至关重要,如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完成后,其运油量将从目前的30万桶/日提升到每日90万桶,经济效益显而易见。联邦政府希望兼顾环保和经济发展,支持这条输油管,但显然无法跨越现行国家宪政结构而令卑诗省政府屈从,即便走司法路径亦会触动现行宪政结构,相当棘手。

 
但此刻又出现了一个悖论,据有关民调: 大多数的卑诗省 民众以及当地原住民是支持建这条输油管的。如果这个民调真实地反映了民意,则可推断卑诗省的民选政府之反对输油管立场有悖民意,但民选政府在两次选举之间的期间有决断或独断的权力。政府在环保和安全的技术层面没把握缺判断,硬性决策,这也从另一角度反映现行民主体制的不合理处。而执政府在两次选举期间的错误行为所造成的损失,无疑要由纳税人或选民来买单的。
 
如何杜绝这种不合理性,包括联邦政府突击花钱买手机无人能阻止这类可能的浪费,这就需要从改革现行民主体制之弊端入手。现行制度对环境问题及社会问题有短视的缺陷,现行民主制度缺乏外部抗衡因素,传统代议制的运转缺动力,选民的政治冷感加重,现政治体制及经济体制难以及时调整运作机制,公民参与的深度和广度不够,因此现民主机制的短期效应严重。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改革或使现民主体制与时俱进,也就是如何使公民的意志得到制度性的及时有效之表达。

 
曾创造人类社会第一个现代意义共和国的法兰西近来有创举,一些思想家们近来提出:“创造二十一世纪的民主——未来公民议会”。法国总统马克龙去年提出政改措施,将设立“未来议院(chambre du futur)”, 就是在上下两院基础上设第三议院。职责:从长远和未来角度对两院的议案作进一步的审核。组成:50名环境专家、50名公民代表、50名非政府组织代表,全部抽签产生。功能:可对两院的法案打回重审、或向法院上诉推翻之。希望由此建立连接和梳理政界与公民社会的制度化渠道。
 
试想,如果本国有这种政治革新,联邦执政府突击大花钱买手机就不易实现;韦恩政府借钱降电费以及不守诺减车保也就过不去;而庄德利的精明线追加预算及拖延完工,不仅没那么容易,甚至连这条荒唐的交通线都有可能被整个撤案。政府一次次的更迭,政客们一波又一波的忽悠,民众的政治热情及信心却日渐低落。对现行的民主体制,没有切实的革新,纳税人及选民们还有何盼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