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买房太贵,想在后院加盖房屋?你也许要好好读一下本文
Toronto rethinks its laneways – and maybe the shape of its neighbourhoods


 
 
《环球邮报》5月1日报道说,人们将会看到多伦多发生一些变化,因为多市规划部门的一份新报告就多市应该如何规划住宅巷道提出了一系列建议。这场旷日持久的行动将会放宽相关规则,将多市一直被忽视的巷道引入人们的视野。
 
虽然这场行动不会大幅改变多市的面貌,但这却是一个令人欢迎的迹象,表明多市已经开始灵活思考未来该如何发展的问题。
 
该份名为《改变巷道》(Changing Lanes)的报告在今年5月送交多伦多东约克社区委员会,并且可能会在下月递交多伦多市议会。该报告有望获得有力支持并得以通过,因为到今年夏季时,多市可能会开始发放多伦多东约克地区的巷道屋建筑许可证。



多市首席规划师格雷格•林特恩(Gregg Lintern)称,这是市府的目标,建造巷道屋应该和改造地下室一样简单,市府希望看到更多巷道屋建成。
 
对于多年来一直在致力于解决相关问题的活动家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消息,在他们当中有当地的非营利组织Evergreen and Lanescape。去年,该组织连同多伦多市议员Ana Bailao和Mary-Margaret McMahonu一起将相关问题重新提上议程。
 
多伦多市政府最后一次审视相关问题是在2006年,之后市府工作人员便果断地将问题束之高阁。多市规划部门的新报告提出的问题包括一些地区难以获得服务,隐私担忧,以及担心“社区特色”丧失或是社区的建筑和地块风格被打乱。

 
该报告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建议只有一个并且做法很简单,那就是只允许巷道屋附属现有房屋建造,它们不能单独占用地块,而是必须与坐落在街道上的房屋合法相连;此外巷道屋也必须通过主屋获得水电服务。另外,巷道屋只允许建造一或两层,而这主要取决于地块的大小以及其他因素;此外巷道屋必须与同一地块上的主屋保持一定距离。
 
对于一些房主来说,巷道屋无疑是一份财富大礼,因为他们将会发现自己意外 拥有了可以建造新屋的地点。林特恩称,这些巷道屋将会有助于迎合不同的家庭结构和生活方式。
 
从某种意义上说,由此带来的变化会很细微,因为这只会导致社区发生几乎不易察觉的渐进式变化。一直在推动多市进行相关改革的年轻规划师格雷格•尤恩思(Graig Uens)称,他预期巷道屋的数量并不会出现戏剧性增长,虽然多市有数千个可能建造巷道屋的地点,但据他估计每年可能只会有100至300套此类房屋开建,但即便是这样,多市巷道发生的改变也会非常有趣,并且会越变越好。

 
但在另一方面,从规划的角度来看这种做法却是相当激进。因为在所谓的官方计划中提到的多市社区都是多市规划管控最严格的地区的一部分。相关政策称,在这些地区实施的任何改革都必须谨慎地渐进为之,并且要保证不会破坏现有的地区特色。
 
林特恩称,这也是多市规划师必须保护的政策,因为人们希望当局保护地方特色,这种特色也是导致多伦多受到重视的因素之一,因此任何相关改革都必须纳入官方计划中。但是,人们不禁也会问,相关计划将会如何支持多市进行渐进式演变?
 
对此,采取一些比较灵活的措施是明智之举。毕竟,这些社区并不是依照任何条条框框的规则打造,而主要是由私人土地所有者在1870年至1940年间布局而成,当时政府并没有实施多少监管和监督。直到这些社区已经成形后,多伦多市府才开始强制实施一些规划规则,以保护住宅的阳光和空气以及居民的隐私。

 
但是,在多伦多历史最悠久的社区中早已充满了各种违规建筑。有的房屋太大,有的房屋太拥挤,并且还有一些企业跻身其中。比如在Dupont Street以南的一个街区就坐落着一个老旧的车间,并且至少还有两个在车库外经营的灰色市场企业。
 
在这些社区里,有的房屋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这些历经沧桑的建筑也为当地的 建筑师提供了灵感,在Jeffery Stinson于上世纪80年代末在一个Kensington Market巷道上为自己建造了一栋住房后,Shim-Sutcliffe Architects也于1993年在Leslieville的一个巷道上建造了一栋房屋。
 
直到大约30年后,多市的规划师才开始着手解决相关问题,他们之所以过了这么久才有所行动,部分原因是因为受到政治影响。Evergreen and Lanescape组织、McMahon和Bailao都曾设法劝诱房主和居民协会支持他们将相关问题重新提上议程,尤恩思也曾做过类似的努力。林特恩亦承认,多市的城市规划工作涉及政治因素。

 
但是,也有很多多市规划师不愿意承认多市一些深受欢迎的社区已经变得杂乱无章。对此,林特恩称他去年曾骑着单车四处察看多市的巷道,结果发现很多地方都是乱糟糟,他认为这些不愿意承认事实的多市规划师有必要亲眼去看一看。
 
作为多市的首席规划师,林特恩承认这些社区并未一成不变,在上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时,这些社区的人口密度比现在更大,而社区的变化与一系列社会变革有关。林特恩已经要求市府规划人员对一些社区进行深入研究,比如为什么Annex社区的巷道屋有所增加但人口却出现减少?林特恩称,随着家庭规模变小,单身人士变多,人们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多种多样,我们的居住方式也在不断变化,因此我们的住房也必须跟上变化的步伐。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