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十五)
—— 缪荣株:胡增钰之死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就在胡增钰去世的前几年,胡锦涛夫妇和两个孩子春节前常回来看望老人。那天,他们一家子从泰州乘汽车到了姜堰车站。在东大街门市部山架后面,胡增钰侍侯儿子、媳妇、孙子、孙女吃了中饭,然后和儿子一家去泰州哥哥胡增麟家。就那一次,胡增钰和儿子谈了许多许多,其中,特别谈到了退休后的生活。去世的前几年,胡增钰和店里的吴坤华、刘凤英、申桂才等商量,退休后去不去兰州和儿子一起过?那时候,泰州的二爹胡增麟和胡增钰之间经常走动。胡增麟来姜堰店里看望胡增钰时,胡增钰就到斜对面县委二食堂买饭和菜,再在自已火油炉上炒个菜。胡增钰去泰州也在胡增麟家过。胡增钰和吴坤华商量:“我还是去不去兰州?”吴坤华说:“适应就去,不适应就和二爹在一起。”刘凤英在一旁插嘴问:“儿子在哪儿?”胡增钰回答说:“在甘肃。”刘凤英说:“在山区,可吃得消?”胡增钰说:“儿子也苦,我退休后就到涛儿那儿去,和儿子一起过。”



1977年,胡增钰的身体已经很差,脸和脚都肿了,工作还是那么认真,时时关心别人。有一天,胡增钰当着店里的职工吴坤华、刘凤英、钱国珍、杨美娟喜滋滋的说:“我家莱莱要顶替我的工作了。儿子也苦,我马上退休后要上甘肃去,和儿子一起过。店里的一些业务要教会你们,我才走呢。”那时候,东大街门市部和中大街门市部合的一个会计账,女青年钱国珍在店里负责保管账,有时账物不平,胡增钰就帮她搞账物核对,直到账平为止。

18岁的女青年杨美娟从1977年1月开始在东大街门市部做小临工,跟胡增钰一起工作了一年多,直到胡增钰去世。杨美娟每天上班很早,胡增钰经常多买一个肉包儿罩在碗里留给她吃。他教杨美娟扎茶叶包儿,要求茶叶包儿扎得紧,像斧头,有棱角,摔在地上不散,不变形。胡增钰技术上精,一张长方形的纸裁成20份,用等盘称上1斤茶叶,分在纸上很均匀,上下相差不到几克。他裁包茶叶的纸时,精打细算,算筋算骨,边裁边说:“我们过去包不好茶叶包就要挨打。”杨美娟很快地掌握了这门技术。胡增钰表扬她说:“陈主任(恒立)这么长时间都不会包,你包得不丑。”



当时,土杂公司日杂商店在姜堰街上有5个门市部。泰州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外科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顾懿宁1975年高中毕业后,父亲顾金城(土杂公司党支部书记、经理)安排他到日杂商店东街门市部做小临时工,就是安排他拜胡增钰为师当学徒,在做人和业务方面学到一些真本领。胡增钰手把手地教他如何包茶叶包、做生意要注意的问题,在店里生意清淡的时候教他练字。那时候市面上卖的是小瓶装的墨汁,为了让顾懿宁练好字,胡增钰将自己的砚台送给他,并对他说写毛笔字讲究的就是笔锋,写字时,要将毛笔在砚台里蘸好墨,这样写出来的字才有笔锋。至今,顾懿宁仍然保存着这方砚台。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姜堰家家户户都很紧张,纷纷在房外的空地上搭起了防震棚。胡增钰一个人在姜堰,既没有地方也没有材料搭防震棚,一段时间只得睡在门市部里。他对顾懿宁说,假如地震以后,我被压在房子下面,我的收音机会响着,你听到收音机的声音就来救我。



顾懿宁


有一天,店里来了一对中年夫妇,男的是个解放军军官,长得高高大大,堂堂正正,两只手插在口袋里,既神气又威严。可是他的女人脸上有好几颗大麻子,40多岁了吧,两个人显得很不般配。男人站在店门外朝大街上望着,女人进店买了几样东西,拿过去给男人看,男人看了以后好象不合适,又走到店里来换。就这样女人走来走去三次,等到那夫妇俩离开店后,胡增钰对小顾说,刚才这夫妻俩的动作你看到了没有?男人找个女人,地位和身份要低一些,她就会对男人言听计从侍候着你。小顾听了胡增钰这番话,印象很深。顾懿宁长得一副男子汉的样子。后来,他找的妻子就是一个很顺从她的女人。胡增钰瞧不起刘二麻子和陈瘸子,在刘二麻子面前,胡增钰什么也不说。(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