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奸杀乘客 滴滴司机是否需要无犯罪记录在中国引起争议


 
大中报综合讯:根据BBC的报道,5月5日临近午夜,21岁的空姐李明珠走出郑州机场附近的沃金大酒店,拿出手机,打开滴滴出行APP约了一辆顺风车,意往郑州火车站。在中国,每天有超过2000万人次使用这个APP重复这一操作。
 
但与这天其他2000多万滴滴用户不同的是,李明珠没有抵达目的地。7日下午,李明珠的父亲向警察报案,称其失踪;16个小时候后,噩耗传来,警方找到遗体,李明珠身中了“二三十刀”,还发现精斑。
 
5月10日,案情在中国的社交平台微博上迅速引爆舆论,当晚,滴滴出行悬赏100万元寻找有犯案嫌疑的顺风车司机。

 
12日凌晨4点,警方在河南郑州市西三环附近的一河渠内打捞出一具尸体,初步确认该尸体是嫌疑人刘振华。
 
案件经过
 
5月5日深夜11时52分,济南21岁空姐李明珠乘坐“滴滴网约车”,遭27岁司机刘振华奸杀。司机行凶后弃车跳河逃逸溺毙,当地警方14日公开了李明珠最后身影的监视器画面。
 
警方指,李明珠上车10分钟后就因为被刘振华性骚扰,而透过微信向朋友抱怨:“遇到一个变态,说我长得特别美,特别想亲我一口,幸亏没坐前面”。李明珠虽有警觉,但最后没有逃离魔掌。
 
刘振华在6日凌晨零时03分退出“滴滴打车”App,并注销帐号。

 
负责本案的警员表示,刘振华没有依李明珠要求,前往郑州火车站,而是从南向北行驶数分钟后,来到一处荒地,在那停留约7分钟,然后再调头往相反方向行驶,“我们推断在这7分钟的时候,有可能在这个地方他把被害人进行了控制”。而后刘振华也被道路监视器拍到,他赤裸着上半身开车。
 
警方查出,刘振华作案后弃车跳河。直至12日凌晨4时许,警方在附近河道捞获一具男性尸体,经DNA鉴定,就是凶嫌刘振华,疑似畏罪自杀。
 
案件侦破暂告段落。但引发的讨论和争议并未停歇。网友密切关注和讨论,首先源于案情本身:未经世事的年轻生命,被这样一种残忍的方式被夺走;其次源于对安全的恐慌,每天常坐滴滴顺风车的人们,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滴滴该承担何种责任?

舆论除了对暴行的愤怒和受害者的怜惜之外,讨论最多的是滴滴出行应不应该承担责任?
 
每个用户在注册滴滴出行服务时,都会对跳出来的用户协议直接点“同意”。但这个协议可能让滴滴公司在类似事件中免责。比如,《滴滴顺风车信息平台用户协议》中明确写出,顺风车平台提供的并不是出租、用车、驾驶或运输服务,我们提供的仅是平台注册用户之间的信息交互及匹配服务。
 
换句话说,滴滴只起到撮合交易的作用,而非承运人。所以出现意外,滴滴并不承担交易双方风险。如果按照这样理解,在类似事件中,滴滴完全可以免责。事实上,在今年宣判的一起乘客因车祸诉司机和滴滴的案件中,滴滴被判免责。

 
“但事情渐渐发生变化。”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m-lab主任魏武挥向BBC中文表示,普遍被接受的避风港法已经开始向红旗法则迁移。红旗法则下,普遍的观点是,如果侵权方的侵权显而易见,平台方理应知道这是侵权行为,如果任由其发布,平台有责。因为,随着技术的发展,平台是可以发现侵权行为的。这就体现出了官方强调的“主体责任”。
 
魏武辉称,“在我的理解中,主体责任就是连带责任。连带责任是写进民事诉讼法的,是一个很沉重的责任。”
 
有人则从别的方面认定滴滴的责任。据滴滴公布的自查进展,嫌疑人刘某华的接单账号属于其父,且正常通过了滴滴顺风车注册时的验证,“嫌疑人系违规借用其父顺风车账号接单。”这种情况属于滴滴的重大疏漏,因此要担责。

 
这种疏漏不是孤例。2016年5月,深圳24岁女教师钟某深夜搭乘滴滴后,被司机带至偏僻处抢劫杀害。警方查明,涉案杀人司机案发车辆的牌照系临时伪造。
 
中国交通部也发声不点名地进行批评:一些网约车平台公司在发展壮大之后.....将网约车作为增加“流量”和“估值”的工具......只顾看投资人的脸色,不考虑乘客的感受与体验,也不考虑司机的客观需要。
 
舆论汹涌谴责和官方严厉批评前,滴滴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随后宣布,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停业自查整改一周;其他平台业务对全量司机全面审查,用一切手段清理平台上可能的人车不符情况;此外,运营及客服体系全面整改。
 
魏武挥认为,平台如果真需要承担主体责任,会彻底压垮共享经济概念的一个紧箍咒。
 
滴滴发布悬赏令是否欠妥?

另一个引起争议的是滴滴宣布悬赏100万元寻找一位顺风车司机,并公布了这名顺风车司机的姓名、身份证号和电话信息。
 
被害空姐李明珠的父亲说,他觉得滴滴的悬赏只是故作姿态,公司没有一个主要领导慰问过他。
 
魏武辉认为,悬赏令背后更多是基于公关姿态和公众沟通的考量。
 
但针对网友对于私人企业发布悬赏令是否违法的质疑,多位律师和魏武辉都表示,巨额悬赏找人本身并不违规违法,前提是不能对所要寻找的人进行定性,不能称其为犯罪嫌疑人。

 
问题在于,滴滴是否有权利公布嫌疑人的个人信息?由于案情比较简单,侦破进展较快,个人信息被公之于众,是否真的有必要?其次,他的亲人可能遭受辱骂和骚扰.....或被挤压在“他家谁谁就是那个杀人犯”的巨大压力下。
 
但律师冯坚坚持不同观点,他指出,在今年5月1日生效的《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中,对于个人信息公开披露时事先征得授权同意的例外有明确规定,包括与犯罪侦查、起诉、审判和判决执行等直接相关的。“对滴滴行为的质疑,既反映了整个社会个人信息保护意识的提高,但也走入了将‘个人同意原则绝对化的误区。’”

 
是否应该歧视有犯罪前科的人?

作为补救措施之一,滴滴宣布会与中国公安部合作,对车主进行背景筛查,排除犯罪记录人员、在逃人员、吸毒、重性精神病人员等人员进入平台。
 
有网友引用《南方人物周刊》此前报道称,歧视有前科的专车司机,或许代价更大。禁止有前科的专车司机进入这个行业是无法可依,出租车也没有这个门槛,所以是一种歧视,而后果之一,就是把刑释人员再犯罪的可能性提高了。
 
反对声音来自微博网友“@也要楚天阔”称, 你们为刑释人员说话,如何对得起被滴滴司机害死的21岁空姐?也许凶手之前并没有前科,但不能否认有前科的刑释人员再次犯罪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常人。出租车行业必须禁止他们的加入。 ​​​​

 
2016年3月,深圳官方通报,在深圳网约车驾驶员群体中发现吸毒前科人员1425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1名、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1661名。
 
分析人士认为,应该区别对待,对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等群体进行限制,不宜对所有刑释人员不加区分,全部限制。
 
也有舆论称,对驾驶员进行筛查和限制,那么对乘客是否也要这么做?去年,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一名Uber司机在接到一名女性乘客之后,被该乘客用随身携带的刀具刺杀,最终不治身亡。
 
加拿大也有不少像滴滴出行APP这样的共乘服务,长途的有Rideshare,多伦多地区有Uber, Lyft, InstaRyde,还有今年新近推出的专为女性提供的共乘服务DriveHER。据报道,这些服务对申请司机的用户都会进行严格的筛选,以及背景调查。对于用户来说,还是要从安全角度考虑,最好在夜间不要单独一人使用这些服务为妙。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