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十六)
—— 缪荣株:胡增钰之死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有一次,泰州(原海陵区)运输公司为一个贪污案件,来东大街门市部调阅发票核对。原来该公司怀疑从门市部买的麻绳,开出的是假发票。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也许,在“一打三反”学习班上,胡增钰蒙受的冤案仍有切肤之痛,在他的手上,他决不让人再蒙受冤案。胡增钰由此及彼,设身处地,连忙跑到阁楼上,从箱子里翻找保管的原始凭证。他找到原始凭证一核对,开出的发票准确无误,从而为当事者弄清了这一节。胡增钰拿着那张凭证,当着四个小青年的面,感慨的说:“千万千万要保管好凭证,才能实事求是,查有证据啊。”



有一次,刘凤英、钱国珍上班的时候,趁着好太阳帮助胡增钰晒冬天的衣服。她们把胡增钰的两个箱子从搁板铺底下,搀到门市部对面的邮局门口,挂在铁丝上面晒。她们打开柳条箱子时,发现了一个木头做的一尺长,八寸宽的镜框,里面装着他多年珍藏的照片。胡增钰指着其中的一张说:“这是我和涛涛妈妈的照片。”照片上的胡增钰穿着黑色的西装,系着领带,很是潇洒;李文瑞烫着的卷发微微上翘,有波浪,穿着黑平绒大衭头的褂子,样子很像大女儿胡锦蓉。

(1920-1949年9月)

还有一张照片是全家福,胡锦涛站在边上。这两张珍贵的照片,胡增钰一辈子随身珍藏着,从来没有露过面,连和他一起睡了三年半的小青年张以民也没有见到过。胡增钰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向同事介绍这些照片时,对以往生活的回味,对未来幸福生活的向往,难得舒展的眉宇间洋溢着幸福。

胡增钰去世前的1977年,肾病、肺结核病虽然很严重,但仍然很注重保护好身体。那时候,他就懂得养生之道,看见街上农民拎着鸭子来卖就买下来,他的烹调技术也不错。他希望有一天能去兰州看儿子。他因为有肾病,腿和脸都有些浮肿,不能吃盐,吃盐会引起尿潴留。他就到药店里买来块状的中药秋石敲成粉末,每次撒一点点在菜里代替食盐。那秋石虽咸但不入肾。胡增钰平时手总是不离那只绿瓷缸,由于水肿也限制了饮茶。就在1978年深秋的一天早晨,刘凤英、钱国珍上班的时候,胡增钰告诉她们:“小刘、小钱,我买的一只甲鱼爬掉了。” 原来,胡增钰为了早点滋补好身体,早点儿上儿子那里去,他买了三只甲鱼,一只已经吃了,还有两只养在桶里。这天早晨正准备杀一只甲鱼的时候,却发现少了一只。刘凤英、钱国珍帮助胡增钰在店堂里,货架后面的地板上,找遍了也没有找到。那时候,陈恒立经常买排骨让杨美娟带回家替他炖汤。胡增钰说:“吃那么多荤不好,要吃得清淡些。”

(待续)

刘凤英(2006年68岁)夫妇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