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英国女子千米高空降落伞失灵:原来是一场谋杀案


 
根据BBC的报道,英国女子维多利亚·希利尔斯(Victoria Cilliers,左)3年前在高空跳伞时发生严重事故,降落伞和备用伞同时失灵,导致维多利亚从1200米高空急速坠落。地面人员看得目瞪口呆,惊慌失措。
 
大家都认为当年39岁的维多利亚必死无疑,几乎没有生还的机会。
 
地面人员已经准备好尸体袋,想去收尸。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维多利亚竟然奇迹般幸免于难。
 
专家形容维多利亚能够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
 
但她伤势严重,脊椎断裂、骨盆破碎、肋骨骨折,外加一些内伤。

 
她之所以能够幸存,主要是在坠地前打开了部分付伞,加上坠落地点是一块刚被犁过的松软土地,她自己身材娇小体重较轻,让她大难不死。
 
维多利亚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跳伞爱好者,在事故发生前,她曾成功跳伞2500次。
 
这次事故非常奇怪,本来主伞失灵就不是很常见,而备用伞也同时出现问题几乎是前所未闻。
 
实际上,据专家讲同类跳伞设备中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故。
 
英国跳伞协会(The British Parachute Association)在检查降落伞的滑槽时认为,降落伞被人有意破坏。

 
显然,有人企图暗害维多利亚。
 
丈夫企图谋杀

于是,这一事故被移交给警方,从一个普通的跳伞事故案成为了可能的谋杀案。
 
嫌疑人锁定维多利亚的丈夫、当年35岁的英军中士艾米尔·希利尔斯(Emile Cilliers,右)。
 
艾米尔没有想到的是,正是由于这次跳伞事故,才抖出了一场经过精心策划,冷血无情的谋杀阴谋。它也让艾米尔的丑恶人生暴露到聚焦灯下。
 
陪审团在审理这个案件时裁定,艾米尔企图谋杀妻子有罪。具体刑期要在6月中旬才能公布。
 
其实,这并不是艾米尔第一次企图谋杀妻子维多利亚。

 
在跳伞事故发生前不久,艾米尔曾企图用家中的煤气毒死维多利亚,尽管当时家中还有两人幼小的孩子。他本人则找借口没有在家。
 
幸亏维多利亚闻到煤气味道,才避免一场灾难。但正因为煤气毒杀没有奏效,艾米尔才想出利用妻子喜欢高空跳伞这一爱好再下毒手。
 
当然,如果不是调查人员发现降落伞遭到有人故意破坏,这一切可能也许永远不会被发现。维多利亚也可能会死于另外一场意外事故中。
 
他们两人有两个孩子。但是,丈夫艾米尔为什么要一再要对妻子下毒手呢?
 
情场高手

原来,艾米尔是一名挥霍成性的情场高手。他在与维多利亚保持婚姻关系的同时,还与前妻凯莉(Carly Cilliers)秘密幽会,保持性关系。

 
与此同时,艾米尔还答应跟他的新女友,一名叫斯蒂芬妮(Stefanie Goller)的奥地利女子结婚。
 
但同时与3个女人"睡觉"似乎还嫌不够。艾米尔还找过去的旧情人满足自己的情欲,同时利用手机APP找妓女寻欢。
 
他欠下24,000英镑的大笔债务,其中既有贷款,也有从朋友和同事那里所借的钱。仅从妻子维多利亚手中,他就拿走了将近20,000英镑。
 
贷款公司以及同事为了催他还款不得不登门警告,他的同事甚至当面质问他。但他对此都无动于衷。
 
艾米尔以为,如果让妻子维多利亚在事故中意外死去,自己就可以拿到一大笔保险费,债务问题就可以轻松解决,自己也可以跟女友开始新的生活。
 
事实上,妻子早已发觉他在金钱方面的问题,已暗自修改了自己的遗嘱,把资产全部改为交给自己的2个孩子继承。

 
谋杀未遂,但艾米尔并没有显示任何恐惧和恐慌。相反,他坐在维多利亚病榻前,继续给他的情人斯蒂芬妮发手机短信。
 
而对维多利亚,他丝毫没有给与任何帮助和同情,却拿出保险公司重伤保险表格让医生签字。
 
维多利亚说,“他在那里数我有几处骨折,有一处骨折就可以拿到1000英镑。他在那里数了几遍。”
 
艾米尔情史复杂,他一共有6个孩子。最初的女友Nicolene Shepherd来自南非。两人有2个孩子。

艾米尔也是祖籍南非,2000年来到英国,后来与凯莉结婚。

 
不择手段

据悉,艾米尔是一个私欲恶性膨胀的人。如果他想要什么,则不择手段。
 
如果他缺钱,他就会从妻子、同事以及贷款公司借钱。如果他想满足性欲,就会寻找妓女、婚外情、一夜情等等。
 
他曾经偷偷从妻子维多利亚银行账户3次转移资金到自己帐户。每次2000英镑,当被发现时,他谎称妻子的银行账户肯定是被人盗用了。
 
银行开始介入调查,却发现"黑客"所使用的电脑IP地址其实就是家里的电脑。
 
但由于害怕失去丈夫,维多利亚并没有深究。当艾米尔掏出用维多利亚的存款买的新iPhone手机建议两人一起去跳伞时,她感到非常开心。

 
但维多利亚没有想到,这正是艾米尔实施谋杀阴谋的一部分。
 
2015年复活节的周六,两人来到了英国Netheravon airfield跳伞基地。艾米尔为维多利亚借来了跳伞设备。但由于天气不好当天不能跳,只好等到第二天。
 
这时,艾米尔并没有按照常规,把跳伞设备归还到租借商店,而是把它们锁到柜子里。艾米尔说,这样可以省时间。尽管维多利亚对此做法感到不妥,但为了不破坏气氛只好默许。
 
即使后来,天气没有好转维多利亚不想再跳,给艾米尔发手机短信称想回家时,艾米尔还一再鼓励她再等等,天气会好转的。
 
他告诉她不用担心孩子,让她重拾结婚生孩子前她最喜欢的运动。这让维多利亚感到受宠若惊。

 
但维多利亚根本没有料到,艾米尔把租来的跳伞设备拿到男厕所做了手脚。他破坏了主伞,并卸掉了备用伞上的一些部件。这就是为什么当天无法试跳,他不想把伞还到租借商店的原因。
 
维多利亚是最后一位跳出机舱的人,在3秒钟自由落体之后,她拉动主伞,但立刻就觉得不对劲,主伞的线绳扭曲在一起。
 
经验丰富的她立刻切断主伞,启动备用伞。但备用伞同时失灵。但经验丰富的维多利亚却设法将坠落速度从每小时约160公里降到48公里。她的副伞直到坠抵地前不久才部分打开。
 
那之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随后就发生了前面可怕的一幕。
 
"病态骗子"

警方的调查从手机和电脑入手。很快就发现了艾米尔与新女友之间的短信以及债务等一系列线索。



检控方形容艾米尔"非常变态,完全没有同理心,充满了谎言"。
 
即使在接受审讯期间,38岁的艾米尔也总是穿得非常体面,一付风度翩翩的样子。
 
起诉方辩护律师指出,艾米尔的举止不是发自内心的。
 
艾米尔在作证时声调平稳,完全不流露感情。
 
精神变态者(psychopath)

关注此案的精神病学讲师威尔森(Phyllida Wilson)说,艾米尔具有精神变态者的"所有症状"。
 
她说,“他喜欢冒险运动,对自己的不忠毫无悔恨,挥霍无度,风流成性以及没有任何同理心等都是精神变态者的行为举止。”
 
艾米尔对所有指控矢口否认。即使诉方律师谈到两次谋杀企图时指出,不可能有陌生人"随机"破门而入,拧开煤气阀,也不可能有陌生人破坏跳伞设备?
 
对此,艾米尔认为不是没有可能。然而,陪审团成员却认为完全不可能。
 
艾米尔的命运如何,6月中旬即将揭晓。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