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韦恩提前认输 原因何在?


               
距省选投票还有五天,一向硬颈的韦恩省长居然提前认输了,政情变化如此戏剧性,令很多人意外突然,吃瓜群众可能连瓜子怎么吐都忘了。

韦恩突然认输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如果是因为自由党民望过低导致,那么这也非一天两天之事,韦恩应该早就知道。如果是韦恩家庭个人原因,那也不可能在投票前五天才出现状况。事实上,早在去年下半年,自由党内部就有人因为党的支持率太低而劝韦恩辞职救党,当时她信心滿满,真是以为安省下任省长非她莫属。谁料到,现在到了省选最后关头,她还是未等投票就先缴械投降了。可怜韦恩奋战政坛二十多年,最终还是落寞收场,没有画上个圆满的句号。

政治无情,虽然韦恩无奈认输令人唏嘘,但她石破天惊在选前五天作这样宣布,应该有自己的“精打细算”:这就是她将自己与自由党之间作个形式上的切割。民意调查往往很有趣,如果拿韦恩与自由党相比,就不难看出人们对韦恩个人的不满意度远远超过了对自由党的不满意度。所以如果韦恩在去年走人,自由党在新党领带领下,处境可能会好些,如果韦恩为了要再做省长坚持不走,选民极有可能为了不愿见她连任,而“搞株连”,将自由党一锅端。



作为安省政坛的主要政党,自由党执政了15年,民望落到如此地步,这固然与麦坚迪和韦恩两任省长的施政分不开。6月7日之后,如果自由党议席低于8个,就连政党地位都不保,要再翻身非用很大力气不可。所以在此情况下韦恩只有作出切割:我不做省长了,选民可要继续支持党。如果对手进步保守党或或新民主党沒能组成多数政府,她沒准还能扮演关键少数。韦恩从政多年,素来精于政治计算,这次她主打的是“牺牲”自己以挽救自由党的悲情牌。

韦恩“舍己救党”这一招会不会成功?她的“投降”宣言会令谁得益?应该讲,韦恩这番宣布对正在奋战的不少自由党候选人还是有所打击。政党侯选人投入选战向选民宣传的就是政党政纲,而这个政纲就是执政之后会怎么做,即便从无执政可能的绿党也在整天高叫如果他们上台后会怎样怎样。现在作为党领的韦恩已经公开表示自由党沒有可能继续执政,那么党的侯选人还怎么对选民讲当选后怎么施政?怎么对选民作出承诺?自由党的竞选政纲不也就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吗?



韦恩是出于大众不要因为她个人而“株连”自由党的目的打悲情牌,但是作为同一条船上的自由党候选人,他们的选情很难不受到“船长”的主动“投降”所影响,这种影响可能导致候选人底气不足,可能在宣传自由党时无法理直气壮,也可能让选民认为:你们党领都认输了,还选你干嘛?因为选党不选人,这是加国省与联邦政坛选举的常识。

韦恩以悲情牌救党,究竟会让谁得益?如果自由党的支持者够忠心,如果他们都不做“叛徒”,那么他们可以令自由党避免边缘化或亡党命运,这也是韦恩的内在动机。但是对于普通中间选民而言,韦恩的宣布确实会影响他们投票意向,如果真的这样,谁得益?韦恩自己曾经说过:安省自由党与新民主党有很多相同的价值观。如果她的讲话是事实,那么在自由党无望之时,部分支持者很可能会转向新民主党。但是政治上的事情往往很难讲,也有可能,有的选民会因为新民主党的左倾极端而不去支持。因此现在就断言韦恩投降对哪个党有利还很难说。



今年安省选举可以说是近20年来最迂回曲折、最戏剧性的一次。先是有年初保守党的彭建邦“出事”,福特惊险获胜接任党领;后来有新民主党的异军突起,贺华丝成了二十三年来最接近省长宝座的党领;现在又有一向“打不垮”的韦恩提前认输。安省政局从三足相争到两强相峙,不到6月7日,结果都难以预料。

韦恩提前投降是因为不想自己拖垮自由党,而自由党民望低落,又是施政不济所导致。所以政党的施政理念及历来施政表现应该是选民支持与否的关键。如果你承认自由党腐败浪费,如果你承认新民主党不会当家,如果你承认保守党懂得理财,那么6月7日应该如何投票?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