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保守党轻松赢得多数政府 新民主党成反对党 自由党全军覆没
Ontario PCs romp to comfortable majority as NDP forms the official opposition


 
《环球邮报》6月7日报道说,在本周四晚,福特(Doug Ford)领导的安省保守党乘选民不满情绪高涨之东风席卷安省,轻松赢得多数政府。与此同时,霍华兹(Andrea Horwath)领导的安省新民主党也利用安省自由党的大溃败首次成为正式反对党。
 
福特踌躇满志

安省保守党大获全胜对于福特而言堪称非凡壮举,因为这位傲慢而又不走寻常路 的领导人是在安省保守党前党领彭建邦(Patrick Brown)因为被指和两名女性有过不当性行为而被迫辞职后,于今年3月才接任安省保守党党领。福特一直在塑造反传统政治的政客形象,他承诺减税,减少浪费并关注“小人物”,这些承诺和福特以及其已故胞弟罗伯•福特(Rob Ford)在多伦多市府陷入政治乱局之时提出的主张如出一辙。
 
在此次省选中,安省保守党在诸多选区击败安省自由党,甚至在该党数十年来一直都没有竞争优势的多伦多选区也赢得数个席位,最终安省保守党共赢得76个省议会席位。与此同时,安省新民主党赢得40个席位,成为正式反对党;安省自由党只赢得7个席位,因为一席之差连正式党地位都没有保住;安省绿党则取得历史性突破,该党党领施赖纳(Mike Schreiner)赢得贵湖(Guelph)选区席位,这也是安省绿党首次赢得省议会席位。

 
因为安省选民在此次省选中面临严峻抉择,非官方统计显示此次省选的投票率达到57.2%,为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
 
在获胜后,福特在位于怡桃碧谷的安省保守党总部发表胜选演讲时说道:“朋友们,你们很快就会得到帮助,今晚,我们向全世界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安省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福特还承诺会尊重安省的纳税人,他称:“安省已经进入新时期,这是充满机遇的时期,是能够繁荣发展的时期。我们会让这个省改头换面,我们会确保安省成为全世界最宜居、最适合经商和最适宜成家立业的地方。我们会让安省再次成为加拿大的经济引擎。”
 
韦恩黯然辞职

在此次省选中,安省保守党的支持率远远领先其他竞争对手,高达40.5%;安省新民主党的支持率为33.6%,安省自由党的支持率为19.5%。
 
在安省保守党庆祝大获全胜的同时,安省自由党总部里一片愁云惨雾,韦恩虽然保住了自己的席位,但在选举结束后就宣布辞去安省自由党党领职务。

 
韦恩在祝贺福特获胜的同时,亦对支持者说道:“我爱你们每一个人,这并不是败选演说,我在几天前就已经宣布认输。我想借这个机会感谢你们让我当省长,让我在过去五年里和你们携手同行。”
 
霍华兹庆祝胜利

长期以来一直在省选中落败的安省新民主党也在此次选举中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获得自李博(Bob Rae)领导的安省新民主党在1995年被击败以来首个令人瞩目的胜利。已经领导安省新民主党长达九年的霍华兹在此次省选中再次赢得Hamilton Centre选区。与此同时,安省新民主党也在工会的大力支持下赢得安省西南部铁锈地带的大部分城市选区的席位。
 
霍华兹于周四晚间在汉密尔顿发表讲话称:“新民主党人拒绝恐惧政治和犬儒主义,我们在竞选活动中提出了打造更美好未来的愿景。安省省民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对此做出了回应。”

 
安省保守党获胜会对联邦政府产生广泛影响

即将走马上任安省省长的福特并没有多少执政经验,他只是在2010年至2014年间做过一任多伦多市议员。在安省保守党前党领彭建邦因为被指和两名女性有过不当性行为而突然宣布辞职后,福特在今年3月赢得安省保守党党领选举。在这之后,福特抛弃了安省保守党原定的竞选计划,采用了随心所欲的竞选方式,最终他也藉此登上了加拿大人口最多的经济引擎省份的省长宝座。
 
福特提出的力图削减开支的竞选政纲包括近$100亿元新开支,但他迄今都没有详细说明支付这些开支的资金将从何而来。福特曾誓言会采取财政紧缩措施,但他同时又告诉选民会削减所得税,将安省每升汽油价格降低10分,并废除安省旨在减少碳排放量的限制碳排放及交易计划。为了吸引支持民粹主义的基层选民,福特还称将会解雇Hydro One收入高达$600万元的执行总裁,并将安省瓶装啤酒的最低价格降至$1元,这两项承诺也是福特在安省各地举行竞选集会活动时一再强调的承诺。

 
此次安省省选的竞选活动于5月9日正式开锣,为期29天,在此期间,韦恩也沦为安省现代史上最不受欢迎的省长。在此次省选刚刚拉开帷幕时,福特和韦恩是处于并驾齐驱之势,但在安省新民主党向安省选民提出了打造更美好未来的愿景后,其支持率很快就后来居上并超越了安省自由党,这场选举也随即演变为安省保守党和安省新民主党之争。但是,在安省保守党因为警方调查接连发生的提名丑闻,同时福特又食言未有公布包含明细造价的政纲而令许多选民大失所望后,安省新民主党的支持率便持续攀升,安省保守党也随之失去了15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安省新民主党党领霍华兹的承诺包括为年收入在$4万元以下的家庭提供免费持牌托儿服务;为所有没有保险的工人、以及低收入老年人和儿童提供牙医福利;投资$4.75亿元实施一项药物计划,以涵盖125种最常用的处方药。
 
在此次省选中,福特在两场党领辩论中的表现亦不尽如人意,在霍华兹和韦恩详细论述各自有关安省未来发展的愿景时,福特只是在不断重复竞选口号。

 
最后,在投票日的前几天,罗伯•福特的遗孀和孩子又将福特告上法庭,指控其对家族公司Deco Labels and Tags Inc.疏于管理,从而导致他们损失了数百万元本应继承的遗产。但是,福特称相关指控是“无中生有,毫无意义。”总之,这些事情似乎都没有影响到福特。
 
西安大略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政治学教授Andrea Lawlor称, 很显然,很多安省省民都想看到改变,而大多伦多地区的大量选民也已经被福特的民粹主义言论说服,但是,尽管不少选民都将目光转向安省保守党,但实际上他们并不相信该党有能力管好安省。
 
安省保守党在此次省选中大获全胜,也会对联邦政府产生广泛影响。除了承诺废除安省的限制碳排放及交易计划,福特还称碳税是个“骗局”,并曾表示将会和萨斯喀彻温省一起通过法律战阻止联邦自由党政府提出的所有省份都必须执行碳定价机制的要求,如果阿尔伯塔省保守党能够在明年的省选中获胜,那该省也会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此外,福特还反对联邦政府考虑实施全国药物计划。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