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金会”成败与里根


 
川普与金正恩见面是全球性新闻,它关系到北韩能否放弃核武,涉及东北亚和平,更事关美国全球战略。

美国和北韩是两级:一是自由世界旗手,一是流氓专制国家。这样两个黑白分明的对手,能够和谈、甚至谈出有利自由世界的结果吗?

但纵观冷战的历史,当年美苏两大阵营对立,也是民主与专制的两极,但在里根总统时代,有过美苏首脑会谈,里根与苏共领袖戈尔巴乔夫居然对裁军、飞弹限制等谈成了协议。这些协议明显有利于自由世界,而且最后促成了苏联的解体。

今天这种历史会重演吗?这里且不谈国际格局等内外因素,只从当事人来分析,川普是里根吗?金正恩是戈尔巴乔夫吗?前者确有相似处,后者则大相径庭,这种情形下,会产生什么结果?

川普跟里根有太多相像之处

第一,川普跟里根都不是职业政治家,都是圈外人进入了白宫。里根原是好莱坞演员,川普是房地产商人。但这种涉入政治不深,恰恰带来优势,他们没有职业政客的算计,而更有圈外人的率真。



第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其专著《大外交》中有专章谈里根与戈尔巴乔夫。他说,里根并没有系统的知识,但他坚持一个基本信条,像《圣经》的大红龙,即善恶对立,善要战胜恶等。“他(里根)只吸收了下列若干基本观念,如:姑息的危险、共产主义的邪恶和美国伟大等等”,就构成了他对世界的基本看法。这个貌似简单的看法事后证明是深刻的,正确的,带来的是共产苏联解体,美国打赢了冷战。基辛格赞美说,“里根或许只具备若干基本概念,但这些概念凑巧都是他的时代之外交政策的核心问题,而且显示出抓住大方向、且有信念力量,的确能掌握领导的关键。”

今天的川普总统,也是没有那么多深奥繁杂的理论,而是坚信美国的道德责任,对外坚持强硬的、要击败邪恶势力的坚定立场,也是展示出,“抓住大方向、且有信念力量。”在这一点上,川普很像是里根的精神传人。

第三,川普像里根一样,对美国有一种坚定自信。里根的名言是,美国是领导世界的那山上闪烁的光;川普则提出“重建伟大美国”,并在刚执政时,就把连任竞选口号注册了:保持伟大的美国。意思是,在他执政四年期间,美国已重新恢复伟大。川普强调“美国第一,美国优先”,与里根对美国的热爱与确信异曲同工。



第四,里根与前任左派总统卡特完全不同。基辛格把卡特在国际上到处道歉的妥协政策归纳为“内疚情结(Guilt Complex)”。而里根则在总统就职后的第一次记者会上就公然指称苏联是”非法帝国”,后又指苏联是“邪恶帝国”。基辛格说,“在里根之前的历任总统都不敢这样公然揭示,都不敢直接挑战邪恶势力。”川普上台后,也是痛批前任左派总统奥巴马在国际上鞠躬道歉、自贬美国的绥靖主义言行。川普高举美国的道德旗帜,要在全球对抗邪恶势力。

第五,里根当年指出苏联是邪恶帝国,惹恼了全球左疯们。美国《新共和》杂志就刊文指里根说法是“原始的论调,祸害的象征”;《纽约时报》著名的左派专栏作家路易斯( Anthony Lewis)更是痛骂里根的看法“原始、落后”。哈佛知名教授霍夫曼(Stanley Hoffmann)则谴责里根好勇斗狠,“是原教旨主义者的反应”。今天,全球左派媒体也是同样,每天在围剿川普总统,只不过川普更不退缩,回呛左媒,指出它们为了意识形态不惜造假,传播不实消息。

 
第六,里根总统当年有一个梦想,希望带着戈尔巴乔夫游览美国,让这位苏联领袖实地了解美国老百姓的真实生活,知道共产主义错了——带来的是贫穷和专制;而美国是自由而富有的。里根并不想摧毁苏联,而是希望戈尔巴乔夫知道真实后,自己有信心改革,让苏联人过上美国的日子。有人嘲笑里根天真,但这就是里根的可爱之处。他的梦想没有实现,但后来叶利钦来了美国,他接触了美国的售货员、工人等普通人,在飞机上他哭了,把两国人的收入、支出算一算说,苏联人民太苦了。这可能是他决心变革,改变苏共制度的动力之一。今天,川普总统也有这种天真,希望跟北韩金正恩直接接触,告诉他世界的真实,美国的真实,如果他接受,美国也是愿意帮助改变北韩摆脱贫穷落后。而且里根与川普都有一种率性,说话接地气,跟那种呆板的官僚很不同,这也是他们能够结交朋友的本事。

金正恩不是戈尔巴乔夫也不是勃列日涅夫

如果说川普与里根有诸多相像之处,那么金正恩像戈尔巴乔夫吗?当然不像。里根曾给戈尔巴乔夫的前任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都写过信,呼唤美苏会谈,但都没有回音。后来是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问了莫斯科,回来告诉里根,戈尔巴乔夫这个人可以接触谈判。后来的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是对的。当然,还由于戈尔巴乔夫写了一本名为《新思维》的书,标志他有改革的想法和愿望。

金正恩虽然与戈尔巴乔夫不同,但他也不是勃列日涅夫和安德罗波夫。因为首先,金正恩不是像前苏共那几位七十多岁的领袖那样,靠在共产党权力斗争中长期滚爬出来;他是世袭上台,所以没有那么多的世故和权谋;他才34岁就已掌权6年,在这个年龄段,也可能使他有年轻人的新想法、新试探,而不是墨守成规。而且他面对的,是一个经商出身,绝不会大而化之,却会精心思考的美国总统。虽然国际专家说,中共是川金会的捣乱因素,但金正恩把亲北京的姑父干掉,把亲中派清除,都暗示着他不愿受北京左右。北韩想与美国直接对话谈判,在金正恩父亲那一代就有过,现在对谈,则是审时度势、更是被美国经济制裁(背后更有其政权被军事终结的恐惧)的唯一出路。

川普总统对“川金会”的态度很坦然,他希望成功;但如果失败,他说那就这样吧,美国走下一步。意思是给了北韩机会,如果他们拒绝,那美国就采取第二方案:加大经济制裁,准备军事行动,反正主动权都在美国手里。这跟当年的美苏会谈是有巨大不同的,因为美国几乎不可能采取跟苏联用军事解决的方式。所以,在今天美国的战略优势地位显而易见、所有的王牌都在美国手里的现状下,金正恩的何去何从还是有弹性可能的。
 
编注:更多曹长青文章,请访问cq99.us。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2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四, 六月 14, 2018 - 15:17
莫名其妙的类比。差评。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三, 六月 13, 2018 - 23:03
不用看文章,只看标题,就能知道作者自己拥有的极端意识形态。都什么年代了,还在不停的纠结这些过时的概念。年纪不能成为不与时俱进的理由。醒一醒,与时俱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