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二十)
—— 缪荣株:胡增钰之死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日杂商店坝口门市部主任黄兰英和东大街门市部职工杨美娟、张桂英等几个同事去看过胡增钰的遗体,并烧了阡张纸。胡增钰的脸上盖着蒙脸纸,黄兰英用手揭开了纸,看到了一张腊黄腊黄的遗容。同事们说:“黄兰英胆真大!”胡锦蓉工作的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干部职工,也前去向胡增钰的遗体告别。和胡增钰处得好的苏江看到这情况说:“老头儿真可怜!”
 
胡增钰从“一打三反”学习班出来后,曾对人说过:“收款这一段不弄清楚,我死不瞑目!”所谓收款这一段就是指胡增钰在坝口门市部做会记,营业时“四舍五入”多收的零头。他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关在“一打三反”学习班里被折腾了3年半,虽然放出来,但是至今组织上还没有作结论。胡增钰认为自己虽然出生资本家,解放前过着剥削阶级的生活,但没有做过丧天害理为虎作伥的事情,解放后奉公守法,是个清清白白的人。躺在病床上的胡增钰不能起来找组织澄清,不甘心就这样不清不白地死去,临死前向儿子说出了自己临终的愿望。这是一个一生受尽折磨的进步知识分子,一个忠厚善良的老人离开人间前最最起码的要求啊。

 
胡增钰走了,下面该如何办丧事,而首要的是对他的遗言该有个说法,这样才好开追悼会。胡锦涛长期在外地读书和工作,人生地不熟;大妹插队刚回城不久;小妹还插队在乡下,一切靠叔舅方希平张罗。方希平是个好好先生,阿弥陀佛的人。方希平出去找人办事的时候,总得要介绍胡增钰儿子的情况。方希平问胡锦涛:“你在甘肃那儿现在干什么事?”方希平想,外甥有个职务,官场上好办事啊!胡锦涛明白叔舅的用意,是问他任什么职务?他告诉方希平说:“在省建委任设计管理处副处长”。胡锦涛看到叔舅有些茫然,才补充说:“相当于副团级”。胡锦涛这句话才出口,立即又对舅舅打招呼说:“不要对其他人说。”方希平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君子人,他知道外甥的性格,是个凡事不张扬的人。于是方希平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外甥的职务,当然,胡锦涛更不会说。因此,土杂公司的领导和所有参加追悼会的亲朋好友,很少知道胡增钰的儿子,这个文质彬彬的清华高材生在荒凉的大西北干什么,有的甚至连胡锦涛的名字都不知道,无需知道,有什么必要呢?

 
王正民当时是土杂公司人事股副股长,这年10月份刚从部队转业,到土杂公司上班,领导分配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胡增钰的丧事,所以到笔者采访时还记得非常清楚,胡锦涛在为父亲治丧期间,三次去土杂公司:第一次是和两个妹妹去土杂公司找顾金成商谈父亲追悼会的问题;第二次是去请顾金成等领导吃父亲的烧锅饭;第三次是办完父亲的丧事后,离开姜堰时去向顾金成等领导告别。
 
1978年11月19日早晨,胡锦涛兄妹三人来到位于东大街上的土杂公司(原址是胡增钰的亲戚王慎夫与王楷熙1900年开设的裕隆元钱庄,土杂公司东边是糖烟酒公司,再向东是解放初期的老人民银行),找领导商谈如何办理父亲的丧事。他们进大门后走过土杂公司第一进房子的小巷,小巷东屋是财计股,西边是业务股。他们出小巷后门后,走过只有两三步的小天井,小天井东边有小厢屋,来到了第二进屋子。这屋子东边是仓库,上边有一小楼,西边靠门口是人事股,屋子的西北角是顾金成的办公桌。(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