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文革下放劳动时离不开的三件宝


 
在当年的下放劳动中,我种过稻子,养过猪,还骑脚踏车去几十里地外的屠宰场联系过卖猪的事。当时认为,我们干的是最苦、最累、最髒的活儿,因为觉得那是对我们的惩罚,只是觉得没有了前途和生活的信心,就这一条道,不好好的干还能干什么。但谁也没有想到,形势变化那么快,那种现状,两年多就得到了彻底扭转。今天回忆起来,客观的看,那个特殊的年代,苦是受够了,但反倒为丰富自己的历史,添上重重的一笔。
 
那时,我们当中流行着一种顺口溜:‘下放劳动三件宝,包头布、水袜子还有一件破夹袄’。
 
包头布就是一块大的包祓皮,对折成三角形,把头发甚至脸的大部分,除眼睛、鼻子、嘴以外,连脖子全部严严实实的包起来,上工时如果有人忘了带他们,必跑回宿舍,边走边包,赶上上工的队伍。如种稻子是所谓的一条龙作业,从下水田用铁锹平整土地、拔秧、插秧、拿镰刀收割到打捆、脱粒、扬场、装袋、码垛,那个环节都要参加,包上这块布,可防冷、防晒、防土、防稻芒钻到脖子里、防蚊子叮咬等等,派上用场的地方多啦。我们是竞赛式的劳动,强度大,晚上回到宿舍,这块布拿下来,跟水里洗过的一样,清洗后,如不乾,第二天再换一块。后来干脆就用装尿素的那种棉加化纤的布袋子拆开用,好洗好乾最为合适,那种打扮,真和有些国家妇女包头一样,不过没有人家的头巾漂亮而已。

     
再说水袜子。下稻田整天离不开两腿两脚泡在水田里。水田里有水蛭俗名水蝎子,是软体动物,不知不觉就被它钻到腿里吸血,外面只留一点尾巴,越揪就越往里钻,等它吸够了血,才会钻出来,所以,我们觉得非常可怕。后来,我们同事中听说,东北有一种水袜子高到膝盖,用桐油漆出来,柔软而轻便,站在水里危害不到秧苗,于是我们就找在东北工作原来我们的同事购买水袜子,此人真讲义气,一下子买了几十双寄来,解决了我们的问题,至此,我们就再也不怕水蝎子的侵亵了。我买的是一双橘红色的水袜子,非常合脚,在水里行走方便。回到机关后,我大女儿正赶上最后一拨儿下乡插队,我把这心爱的水袜子送给她,她考上大学后又还给我珍藏起来。
 
另说说破夹袄的事。刚到农场,思想准备不足,没有专门的劳动服装,结果一件制服很快就磨的百孔千疮了。于是,干脆就以这件衣服打底,在上面补补丁,正好,农场有个缝纫组,购买一些加工衣服的碎布,给我们当补丁,补来补去原来的一件单衣服已是面目全非的夹袄了。冬天防寒,夏天防晒,春天防风秋天防蚊子一年四季离不开它。后来,我改行喂猪,也少不了这件衣服。另外,还得增加一条补丁摞补丁的夹裤,因为喂猪食时,养猪人要站在它们中间进行监督,所以被上百头猪像洪水猛兽一般冲出来时,连滚带蹭,脏的一塌糊涂,因此,穿单裤是抵挡不了的。

为此,这三件宝,我一直包在一个包袱里留做纪念。可惜,前几年回去,女儿催着处理多余物品时一并处理掉了。觉着几十年了,再留下去,别人看到,会感到莫明奇妙。现在想起来真有点恋恋不舍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