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当川普、习近平、金正恩、埃尔多安、普京等霸王勾肩搭背时,民主社会就该警惕起来
Trump, Kim, Erdogan, Putin: When strongmen stick together, democracy should watch out


 
《环球邮报》6月17日发表的一篇分析文章称,在过去十年里,奉行强权即公理的民族主义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从未有过的强劲之势卷土重来。现在,一些铁腕霸主正在相互称颂和支持,但是,当这些铁腕霸主开始内斗时,又会发生什么呢?
 
对于专制统治者来说,上周是很美好的一周。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在新加坡举行了首脑峰会,而多年来一直被西方国家想方设法孤立的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也成功拉开了全世界最受瞩目的赛事——足球世界杯的序幕。
 
再加上川普在G7(七国集团)峰会上令人大跌眼镜的表现,人们很难逃避冷战后的国际体系正在进一步分裂的结论,实际上随着川普入主白宫,欧盟开始分崩离析,冷战后的国际体系在两年前就已经出现很大裂痕。

 
现在,世界新秩序正在一片混乱中形成,在这个时代里,一些奉行强权即公理的铁腕霸主成了国际舞台上最亮眼的明星,在他们当中有普京、川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他们和10年前,也就是在导致十年经济动荡的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闪耀国际舞台的那些全球政治大佬们截然不同。
 
这些新生代铁腕霸主都鄙视规则和自由民主,奉行掺杂民族中心主义的爱国主义。这种先是经济崩溃,继而出现专制统治者兴起的模式我们此前就已经见过,在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更是一度盛行至极。
 
有些人担心再度同时出现如此之多铁腕霸主当权,可能会导致大国之间再起冲突的可能性增加,因为这些铁腕霸主一直在自己的支持者中煽动民族主义。人们已经看到在叙利亚爆发的代理人战争中,土耳其、俄罗斯和美国都有出兵,与此同时,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也在不断升级。
 
曾撰写多本有关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畅销书的历史学家玛格丽特•麦克米伦(Margaret MacMillan)称,她认为在这些专制统治者上台执政后,往往都倾向于将政权人格化,因此,这些领导人与其他和他们相类似的国家元首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尤为重要,但是,这也会使得整个国际社会变得更加剑拔弩张,因为这些领导人都要竭力维护自己的自尊和声望。

 
显而易见的是,西方国家可以通过使用从经济制裁到军事威胁等工具迫使“流氓”国家依照规则行事的旧国际体系已经被打破,而这主要要归功于带头破坏者普京和川普。普京不断违反规则,使得流氓国家行径成为世界新常态。与此同时,川普也在积极破坏多边机构,比如他在上周就拒绝签署富有争议的G7峰会联合公报,此外,川普还终结了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扮演的世界警察角色。
 
虽然金正恩是设立劳改营,并曾使用神经毒剂和高射炮谋杀政治对手的独裁者,但川普却称赞金是热爱人民的强硬领导人。川普已经明确表示人权等问题并不是他的优先事务,对他来说,重要的是是否能和某些国家的领导人和睦相处。在川普于上周发布有关朝鲜问题的推文后,加拿大及其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对此肯定已经深有体会。
 
与从同时,2018俄罗斯世界杯也让普京成为大赢家,他在上周四的世界杯开幕式上致辞时称,俄罗斯是一个“开放、好客、友好的国家”,在他说完这番话后,坐满8.1万名球迷的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Luzhniki Stadium)响起一片欢呼声,与从同时,在世界各地还有数百万球迷通过网络观看他的演讲。

 
在此时此刻,许多人已经忘记普京在乌克兰和叙利亚参与的战争,以及有关俄罗斯涉嫌击落一架马来西亚班机,还有在三个月前于英国的索尔兹伯里(Salisbury)镇使用神经毒气攻击一名前克格勃间谍以及其女儿的指控。集体失忆症的最有力证明就是埃及足球明星萨拉赫(Mo Salah)和车臣总统Ramzan Kadyrov握手的照片,Kadyrov是饱受诟病的亲普京的车臣统治者,一直被指曾实施暗杀和酷刑。
 
为了抗议索尔兹伯里袭击事件,英国王室拒绝参加俄罗斯世界杯,并呼吁其他国家共同抵制本届世界杯,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Boris Johnson)更是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和1936年纳粹德国奥运会相提并论,英国歌手罗比•威廉姆斯(Robbie Williams)因为在世界杯足球赛开幕表演时对着镜头比中指,在画面直播放送到全球后亦引发诸多争议。
 
普京和阿拉伯王储沙尔曼(Mohammed bin Salman)一同观看了2018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在这场比赛中东道主俄罗斯队以5:0狂胜沙特阿拉伯队,沙尔曼也是一个不能容忍异议的强势领导人,目前他正寻求改造自己的国家乃至整个中东地区,因此一直活跃在国际舞台上。



当川普在本月初于魁北克召开的G7峰会上再次呼吁应该让俄罗斯重新回归时,普京也赢得了又一个胜利。对于川普来说,俄罗斯在四年前因为吞并克里米亚而被取消G8成员国资格的事似乎并不重要,即便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在欧洲第一次出现敌意接管领土。
 
本周,如果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一如外界普遍预期,在6月24日举行的土耳其总统选举中再次胜选连任,他将成为另一个普京式的长期执政的政治强人。和普京一样,埃尔多安也一直恐吓媒体,压制政治对手,无视人权,煽动危险的民族主义,并因此成为土耳其几代领导人中最强势的一位领导人。
 
来自埃尔多安所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AK Party)的前国会议员Suat Kiniklioglu在谈及那些持反移民立场的人时称,埃尔多安是正在兴起的一代本土主义者中的一份子,他是一直感到愤愤不平并一心想要改变现状的本土主义者。他显然更希望成为像普京、川普和习近平一样的强权霸主或独裁者,因为这样一来他就无需再担心诸如人权、言论自由和适当的民主资格等基于价值观的问题,他会像一家土耳其公司的负责人处理交易一样去应对这些问题。

 
仔细想想这个世界在过去十年里是如何被重塑会让人惊心。十年前,奥巴马(Barack Obama)入主白宫开始他的第一个任期,当时他一直在谈论应该如何改变美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以及如何在地球上彻底消灭核武器。诺贝尔委员会甚至因此决定授予奥巴马诺贝尔和平奖,但是,事实证明诺贝尔此举太过草率。
 
在2008年,国际主义者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 成为克里姆林宫的新主人,普京刚开始接触俄罗斯总理这个角色。中国在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携手领导下开始崛起。埃尔多安当时在担任土耳其总理,但那时他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仍是一个具有现代意识的民族主义者。
 
到了2008年9月,全球金融危机开始爆发。之后持续了18个月的大衰退也引发了一系列破坏政局稳定的事件,包括阿拉伯之春运动,叙利亚战争,俄罗斯因为乌克兰危机和西方摊牌,移民危机,以及包括川普在内的民族主义政治家不断增多等。

 
现在,从2008年以前的时代一直执政至今的大国领导人只剩下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但是她已经发现自己和川普及普京关系糟糕争执不断,与此同时,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坚固堡垒的欧盟也在移民危机、英国公投脱欧,以及像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an)一样受到普京青睐的民粹主义领导人日渐增多等重重压力下出现裂痕。
 
在多伦多大学及英国牛津大学执教的麦克米伦称,她认为人们在度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她认为许多民主型领导人并没有认识到在本国社会里已经有很多人产生了疏离感和挫败感,从而也未有及时应对相关问题。
 
麦克米伦同时称,在许多事情似乎都出了错,人们对许多东西都不确定的时候,那些喊着非常简单明了的口号的强势领导人往往会很受欢迎。比如在上世纪20年代,墨索里尼就吸引了大量支持者,后来希特勒也拥有了大量拥护者,而这都是因为他们对复杂的问题给出了简单的答案。
 
在冷战(Cold War)过后,西方国家领导人经常谈及民主浪潮正在世界各地蔓延。许多人也都相信这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但是现在,随着许多政客开始设法拉拢焦虑的国民,着眼于通过专制统治——最好是有傀儡议会和惟命是从的司法系统和媒体保驾护航的专制统治者提供简单的解决方案,专制主义似乎正在一个又一个国家日益盛行。
 
将于本周末进行的土耳其总统选举,也是自2015年发生差一点就推翻埃尔多安的政变以来的首次选举。在此次政变后,埃尔多安便开始在国内施展铁腕,监禁了数以万计被他视为政治对手的人士,并导致许多人踏上了流亡之路。在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因为在国际舞台上也常有冒险之举,从而也像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一样,一直被指责试图恢复其对邻国的统治权。
 
埃尔多安曾派遣土耳其军队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以打击据他所称是和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分离主义者相勾结的库尔德战士,叙利亚和伊拉克都曾属于在一个世纪前分崩离析的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

 
上个月,埃尔多安又令人惊讶地出现在亦曾隶属于奥斯曼帝国的波斯尼亚―黑塞哥维亚,当时他在波斯尼亚―黑塞哥维亚的首都萨拉热窝举行了集会,呼吁旅居欧洲的土耳其人踊跃投票,支持他将土耳其的议会制改成总统制,这将扩大总统的权力。在波斯尼亚―黑塞哥维亚国内,穆斯林、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人长期不和。普京曾被指支持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人,从而导致该国的分裂进一步加剧。
 
就像普京接管克里米亚让人不由得回想起俄罗斯的帝国历史,并会转移对俄罗斯经济改革失败的注意一样,埃尔多安的军事冒险行动也在国内取得了良好成效。就像俄罗斯一样,现在在土耳其爱国主义也越来越等同于支持军队及其总司令。
 
在掌权18年后,普京已经成为铁腕霸主中的领军人物,他不仅提供可以效仿的治理模式,还向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塞尔维亚总统维克奇(AleksandarVucic)和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等铁腕领导人提供了经济、军事和外交方面的支持。与此同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则主要是从近邻赞助人习近平那里获得支持。
 
但是,虽然新生代铁腕霸主可能会相互称颂,但他们的自我驱动行为也会增加彼此对抗的风险。

 
在亚洲,习近平已经让自己成为自毛泽东之后最强大的中国领导人,他清除了阻碍他连任两届以上任期的宪法障碍,开创了中国国家主席长期执政的新时代。与此同时,中国军队的能力和野心也在进一步扩张。
 
中国的力量不断增强也给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等亚洲地区的其他民族主义领导人带来了挑战,并有可能为他们效仿此类行为提供正当理由,目前,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仍因为自己是在领导民主国家而受到束缚。
 
这也有可能导致南海主权争端进一步加剧,中国一直声称拥有南海主权,但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却将南海视为可以自由通行的国际水域。在最近几个月,川普曾多次派遣军舰进入南海,以支持美国的主张。
 
与此同时,中东的局势也更趋紧张,沙特王储穆罕默德(Mohammed)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等强势领导人似乎正在准备和伊朗的强硬派统治者直接开打。而非正式的以色列-沙特联盟在叙利亚发起的针对伊朗及其盟友的代理人战争已经持续了七年之久,期间川普和普京则是各支持一方。

 
土耳其前国会议员Kiniklioglu称,他不确定人们是否会看到范围更广的冲突,但他确信由此导致的风险越来越高,此外,人们也看到越来越多政客通过利用和操纵外部事务和安全问题为自己谋利,而专制独裁者做这种事情更是易如反掌。
 
在铁腕霸主兴起的时代,那些被认为是弱者的人往往会被推到一边,而他们的担忧也会被忽视。现年49岁的朝鲜难民Jihyun Park曾被关进金正恩设立的劳改营,所幸保住了一条性命,在上周,她百感交集地观看了川普和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的首脑峰会。
 
一方面,她为川普在新加坡峰会前一边施加威胁一边好言相劝的做法感到高兴,她称,这迫使金正恩打破了其家族与世隔绝的传统,乘坐习近平提供的飞机前往新加坡与川普会面。Park在伦敦接受采访时称,是川普让金正恩前往新加坡,她希望此行能让外界更多地了解金正恩及其随从,这将有助于改变她的祖国。
 
但是,目前居住在英国曼彻斯特的Park亦称,此次新加坡首脑峰会没有聚焦核武器以及其他军事问题,并且几乎没有提及有关朝鲜老百姓的人权和福祉问题让她感到很气愤。

 
Park在新加坡首脑峰会开始前数小时称,此次峰会也许会取得成功,金正恩会带回许多大米,大多数朝鲜人只关心这个,他们不会去想有关无核化的问题。此外,西方媒体似乎开始软化对金正恩及其所领导的政权的描述也让Park感到不安,因为金正恩仍然是和以前一样的独裁者。
 
在上周,同样居住在英国的另一位流亡者Vladimir Ashurkov也目睹了在世界各地发生的一系列事件。Ashurkov是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Alexei Navalny的亲密盟友,因为在身为银行家的Navalny被判贪污罪后,俄罗斯警方向Navalny身边关系密切的人施加越来越多压力,Ashurkov在四年前逃离俄罗斯。但是,外界普遍认为Navalny所受的指控是诬陷。
 
现年46岁的Ashurkov称,他很高兴看到俄罗斯举办世界杯,因为这可以让俄罗斯国内日益增长的民族主义情绪得到积极的宣泄。Ashurkov称,以举办世界杯为荣的感觉要比庆祝吞并另一个国家领土好得多,他所指的庆祝是普京在四年前宣布正式吞并克里米亚后,聚集在红场的人群齐声欢呼的景象。

 
Ashurkov称,为期一个月的世界杯无疑是普京的又一个收获,这是令人骄傲的时刻,也是可以让普京有效提升自己以及其领导的政权的支持率的时刻。
 
Ashurkov同时称,如果川普以及其在欧洲的民粹主义盟友继续打破由西方领导的旧的国际体系,那普京可能还会取得更大的胜利。 
 
Ashurkov称,俄罗斯和普京将会利用西方世界中的任何分歧和争议,以期藉此推进自己的议程,达到将西方政治体系和西方政治秩序搅乱的目的。
 
Ashurkov希望西方国家政府和西方政治体系能有足够的韧性,这样自由、民主和和平合作的价值观才会占上风,世界才能继续保持稳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2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二, 六月 26, 2018 - 23:50
作者年纪大了,不肯进步,不愿意学习,就知道连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的民主与自由,老糊涂了。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六, 六月 23, 2018 - 22:10
作者啰啰嗦嗦了半天,就是不肯明说这所有一切的背后的根源是什么。拿读者当傻瓜吗?其实作者和读者一样,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不肯明说,是怕公开承认自己错了,或是已经过时了。与时俱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