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21)
—— 缪荣株:胡增钰之死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那时候,顾金成是土杂公司党政一把手,许步林是副支书,阎正民是副经理。兄妹三人坐下后,胡锦蓉向顾金成提出要为父亲开个追悼会。胡锦蓉讲话时,胡锦涛不吱声。那年代,公司的职工包括私方经理去世后从来不开追悼会。顾金成问胡锦涛,在甘肃省现在任什么职务,胡锦涛没有说话,胡锦蓉回答了顾金成的问话。接着,胡锦蓉向顾金成提出,想将在马庄插队的妹妹调上来,顾金成当时答应要研究一下。顾金成接待胡锦涛兄妹还算热情的,他考虑到胡锦涛父亲属于资本家,刚从“一打三反”学习班放出来不久,处理丧事宜简化。最后,顾金成答应胡锦涛兄妹,单位给胡增钰开个小型追悼会。11月19日上午9点,顾金成对王正民说:“王股长,你去看一下!”于是王正民和人事股的干事孔祥云一起,去土杂公司防震棚,向胡增钰的遗体告别。胡增钰的遗体躺在临时搁的一张门板上,灵床旁边也没有人。王正民回来向顾金成作了汇报,并通知了胡增钰所在单位的日杂商店副经理徐养梧参加追掉会。




                  
原土杂公司人事股副股长王正民(2007年74岁)
 
据原来任县委书记范业华秘书的蒋书敏(后任泰州市民政局局长,2009年65岁)说, 早在1976年,胡锦涛那时候已经是甘肃省建设委员会设计管理处副处长了。他回家探亲的时候,顺便想拜访当地的父母官—县委书记范业华。正在农村工作的范业华打招呼说,他没有时间。其实范业华心中有个谱儿,自己是正处级干部,凡是副处级的来拜望一律不接待。如果连副处级的都接待,自己哪有那么多时间,何况胡锦涛又是个业务干部呢?胡锦涛拜望县委书记—不够格儿,作为歇后语从此便在姜堰流传开来。
 
胡锦涛回来办父亲的丧事,在姜堰还有一种版本,传播得也很广。说方希平陪着胡锦涛找土杂公司领导,商谈追悼会以及胡增钰冤案平反的问题,顾金成推给县委。他们找到县委,县委推给土杂公司。当时县委书记是姜永荣。日杂商店47个职工43.5人被打成贪污集团的罪名,虽属子虚乌有,却也无法平反,纠错,一切都得等待1978年12月18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事先,日杂商店的经理申志福已经请示过土杂公司支部书记顾金城,顾金城没有同意以公家的名义出面办理丧事。方希平和胡锦涛最后只得到顾金城的一句话:“你们要开你们开!”方希平一听,觉得不行,自己是日杂商店的私方副经理,主持追悼会总不那么名正言顺,那么合适。他就对顾金城说:“我是私方经理,去主持追悼会恐怕不合适吧?”顾金城嘿嘿一笑说:“正好,你们私方对私方。”领导的这些话实际上给胡增钰的问题留下了个尾子。1994年,方希平已经架鹤西去,无法调查核实。



因为没有公司的领导参加追悼会,一切似乎显得名不正,言不顺,追悼会场摆哪儿也成了问题。那时候日杂商店下属5个门市部。东大街门市部和中大街门市部合一个会计账,职工们开会学习的时候,两个门市部一般都集中在原胡震泰茶庄中大街门市部二楼,不到30平方米的小会议室里。9月21日上午,胡增钰的遗体火化后,经过多次协商,追悼会才在这里举行。会场中央放着胡增钰的30厘米长、20厘米宽的遗像,上面挂着干女儿朱孝媛买来的白的确凉孝幛。
 
追悼会有20多人参加,有胡锦涛夫妇、胡增钰的两个女儿夫妇、胡增钰哥哥胡增麟、方希平、干女儿朱孝媛夫妇、有姨侄女朱炳凌、侄女胡锦燕夫妇。还有“一打三反”学习班上的难兄难弟钱普贵、戈厚美、洪宝勋等,他们不怕背上阶级立场不坚定的帽子,而且各备了礼。他们中一些人是听了方希平电话“胡三爹走路了”的噩耗后赶来的。还有一些是原胡源泰、胡震泰茶庄的老职工,现在又同胡增钰一起在日杂商店工作的王恒星等6人,他们集体送了一个花圈,王恒星的名字排在最前面。胡增钰工作过的东大街门市部申桂才等6个职工合股买了被面和挽轴。胡增钰徽州的老乡王乾九夫妇也参加了追悼会。在东大街门市部做过一段时间小临工,后来插队到兴泰镇的高方荣上街办事,闻讯胡增钰病逝的消息,买了一副挽轴,请人写了挽联,参加了追悼会。胡增钰的干父王玉玲因为是县政协副主席,在当时极左路线的那种背景下,不宜参加,就派儿子王惠永自始至终参加了追悼会。洪宝来因事没有赶得上追悼会,后来一个人骑自行车到了公墓为胡增钰送葬。

胡静之去世后,顾懿宁还到火葬场上送他一程,回来的时候,是走着的,热得棉衣都要脱去了。胡锦涛给父亲办丧事,请了四桌人,安排的有公司负责人和商业局领导,但是都没有去。顾懿宁说,胡锦涛父亲的追悼会是父亲安排王正民股长去的。胡锦涛在办父亲的丧事期间,一共去了他家两次,第一次为落实父亲平反“5•16”问题,第二次是请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