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为什么不想要这笔意外之财?加拿大全民基本收入计划前途未卜
Why don’t people want free money? The uncertainty around universal basic income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由国际事务评论员Gwynne Dyer撰写的观点文章称,很多人显然都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对意外之财并不感兴趣。
 
在最近进行的一次民意调查中,受访的职场人士被要求按照自己的偏好,对较高的最低工资;由雇主依法实施利润分享计划;政府直接提供工资补贴;以及全民基本收入计划(UBI)这几种收入方式进行排名。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受访者都将全民基本收入计划排在了最后。
 
这一调查结果实际上并不出人意料。因为无法想象面对一个截然不同的经济环境会是什么样的人们自然不愿意打破工作与报酬之间的关系。但是,如果我们将会迈向有一半人口无工可做的未来,人们对收入方式的偏好可能也会随之发生改变。
 
安省政府已经推出为期三年的安省基本收入试点计划。按照该试点计划,被省府随机选中的4,000名幸运儿中,单身人士每年可获得高达$17,000元的基本收入,一对夫妇每年最多可领取$24,000元基本收入。

但是,安省模式的基本收入计划并不是“全民”基本收入计划,该计划只适用于年收入低于$3.4万元的个人,无论其是否有工作。但是,如果参与者有工作收入,省府会从基本收入中扣除其现有收入的一半。这种让人不劳而获的计划听上去并不像是能够吸引保守派政治家的想法,但安省候任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已经表示上任后将继续推行安省基本收入试点计划。

 
这很重要,因为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稳定最终可能就是取决于这种做法是否行之有效。
 
当然,在安省推动基本收入试点计划通过和实施的人士并不是出于这一目的。前保守党参议员西格尔(Hugh Segal)在2012年首次提出引发加国人士辩论的最低保障收入计划时,只是将此视为一种能够更加简单、更加有效并能在干扰较小的情况下为失业者和穷忙族提供帮助的途径。但是,这并不是导致其他地区的许多人密切关注安省基本收入试点计划的原因。
 
这些人之所以如此关注安省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是因为他们将此视为未来启示录。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有关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工作的学术研究络绎不绝,其中英国剑桥大学学者Michael Osborne和Carl Frey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著名研究发现,在未来20年,美国约有47%的工作岗位有被自动化取代的高风险;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2016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加国有33%的工作岗位有被自动化取代的高风险;埃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在2016年出版的新书《失业的男人︰美国的隐形危机》(Men Without Work: America’s Invisible Crisis)中称,目前美国有17.5%处于黄金工作年龄段的男性处于失业状态。

 
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则让人们相信这些预测并非杞人忧天。他提出的一个重要政治观点就是大量美国人,尤其是处于铁锈地带(Rust Belt)的居民已经失去优越的制造业工作,目前他们都处于失业状态或是依靠最低工资艰难生存,这一观点也是助推他当选美国总统的关键因素之一。
 
川普将此归咎于自由贸易,以及美国有大量优越的制造业工作岗位流向墨西哥、中国以及其他低工资国家,众所周知推崇民族主义往往会带来丰厚的政治利益。但是,实际上自动化技术才是真正的职业杀手,而铁锈地带之所以首当其冲并且受影响最严重,因为当地的工厂都是专门从事很容易被自动化取代的流水作业。
 
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在美国得以幸存的制造业工作岗位中有三分之一流失,而这些流失的工作岗位中只有不到15%是流向其他国家,其余则都是被自动化扼杀。无论川普是否了解这个事实,总之他从未向人们提及过,但毫无疑问的是,他很清楚这些失去工作的工人有多失望和愤怒。

 
川普也很清楚官方公布的失业数字有水分,因为当局只计算了那些积极找工作的失业者,并没有将大量刚刚失业的人士纳入其中。川普在2016年2月于新罕布什尔州胜出后发表胜利演讲时称:“当你听到4.9%或5%的失业率数据时,不要相信这些数字,因为美国的失业率可能高达28%、29%甚至35%,实际上,我最近听说美国的失业率已经高达42%。”
 
虽然川普一贯喜欢夸大其词,但美国的失业率的确已经达到17.5%,这相当于美国曾在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达到的峰值水平的三分之二。如果说美国当前的失业率水平就能助推川普胜选,那失业率再暴涨一倍又会发生什么呢?
 
与此同时,民粹主义风潮也席卷了欧洲国家,在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中,以及在2017年的荷兰、法国和德国选举中,当地的民粹主义者都像川普一样口出推崇民族主义、反移民及种族主义言论。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极端主义者的支持者也多是来自当地类似美国铁锈地带的地区。这无疑是一个警钟,所幸有许多人都已经清醒。

 
在预期失业率将会大增的未来发展前景的驱动下,各种形式的基本收入计划不仅引发了人们的新兴趣,也同时得到了左翼和右翼人士的支持,因为如果有半数人口没有了可支配收入,那所有人的商业模式都会被打乱。最重要的是,人们可能需要借助基本收入计划保护民主政治免遭民粹主义冲击。
 
正是因为如此,安省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才会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从规模和慷慨程度来看,安省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令荷兰以及芬兰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都相形见绌,荷兰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每月向参与者提供$1,275元基本收入,但只有依靠社会福利度日的人才能享受;芬兰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则是每月向参与者提供$685元基本收入,目前芬兰的相关试点计划已经提前叫停。此外,安省基本收入试点计划的规模也比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大得多,加州的试点计划是给予1,000名参与者每人每月$1,000元基本收入,实施该计划的资金是由比尔•盖茨(Bill Gates)、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马斯克(Elon Musk)等硅谷大佬资助。
 
实际上,安省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是全世界唯一正在进行的大规模基本收入试验计划。所以,我们应该感谢川普和福特,因为是他们让我们看清事实真相。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