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22)
—— 缪荣株:胡增钰之死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1978年11月21日上午,追悼会在中大街门市部二楼举行,由土杂公司人事股副股长王正民主持,他带领参加追悼会的人向胡增钰遗像三鞠躬。日杂商店副经理徐养梧致悼词。徐养梧也进过“一打三反”学习班3年,当时的处境很尴尬。经理申志福没有参加。徐养梧是受土杂公司人事股办事员孔祥云安排才接受这个任务的。徐养梧小学毕业,根据平时对胡增钰的了解,写了个简单悼词送孔祥云审查后通过。悼词介绍了胡增钰的生平,肯定他作风正派,工作勤恳,团结同志等。

胡锦涛致答词。胡锦涛讲话前,向参加追悼会的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讲话后又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胡锦涛讲话没有用稿子,慢言慢语,讲话的水平受到了遇会者的赞许。事后,遇会者王六元(原姜堰首屈一指的茶叶店管事)连连称赞说:“不简单,不简单,锦涛这伢儿将来定有大出息,不用稿儿把他父亲的一生说得这么好!”

没有治丧委员会,没有讣告,没有哀乐,这是历年来姜堰小城层次很低的追悼会,既冷清、又凄惨。



第二件事,胡锦涛总觉得对不起父亲的是吃“烧干儿”饭,土杂公司的领导居然一个没有到场。在姜堰,哪怕是最没有地位的,最没有头绪的老百姓家有丧事,请吃“烧干儿”饭,领导总是给面子的。

徽州是程朱理学的故乡,是最讲究忠孝节义的。徽州人对先人的去世,礼仪是隆重的。胡锦涛在安葬了父亲后,按照当地的风俗,该请参加丧事活动的亲友和五个门市部的负责人吃“烧干儿”(即以油炸豆腐干为主菜)饭。热热闹闹体体面面地办好这顿饭局,这也许是对亡父的追忆和补偿。饭局安排在民国十八年(1929)开业的,当时最有名气的东大街上的姜堰饭店。

姜堰饭店在人民医院的北侧老通扬河对面,该店早点上制作出了一种很有特色的点心—酥饼,吃起来酥香可口,油而不腻,远近闻名,很受顾客欢迎。姜堰饭店面向大众,例如杂烩就配有两种:大杂烩一碗一斤半肉钱(当时肉价每斤0.74元),小杂烩一斤肉钱。不论大小杂烩都有海参、鱼肚、鱼圆、虾球、鸡丝、肴蹄、笋片、木耳等配料,街坊人等都说价廉物美。那时,姜堰饭店每桌菜一般是36元,胡锦涛在姜堰饭店共安排了四桌,标准安排的每桌60元。姜堰饭店当时每天的营业额最多200多元,一个月才几千元。据参加吃“烧干儿”饭的下坝门市部负责人申凤英回忆说,她当时和胡锦涛、胡锦蓉、胡锦莱坐一桌。因为申凤英既和胡增钰同事,又和胡锦蓉同是扬州农业学校同学,所以谈得很投机。吃饭时,申凤英问胡锦涛在甘肃的生活情况及当地的风土人情,胡锦涛一一作了回答。(待续)


徐养悟(200475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