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最低工资年初上调,安省企业是如何应对的?
How did businesses in Ontario handle the January minimum-wage increase?


 
《环球邮报》6月27日发表的一篇由贺维学会(C.D. Howe Institute)高级政策分析师Parisa Mahboubi撰写的观点文章称,安省从今年1月1日开始上调最低工资,此次调涨幅度创下加国各省过去二十年来的最大单次涨幅。安省此次上调最低工资的早期结果已经出现,正如所预期的那样,此举已经导致青年就业率下降,但与此同时,最低工资大幅上涨也严重损害了老年人的就业。
 
从今年1月1日开始,安省最低工资从每小时$11.40元提高至$14元,涨幅达到23%。但是,最低工资上调造成的实际影响主要是取决于企业在劳动力成本上涨时如何消化增加的运营开支。
 
那么,在安省上调最低工资后,雇主有没有削减工人数量呢?
 
对比今年1月前后三个月的平均就业人数的劳动力调查(Labour Force Survey)结果显示,加国在2018年第一季度流失26万个全职就业岗位,与此同时兼职岗位也减少了2.9万个。在今年第一季度流失的全职和兼职就业岗位中,分别有43%和70%的岗位是来自安省。而安省流失大量兼职岗位可能就要归因于最低工资上涨,因为那些拿最低工资的工人更有可能从事兼职工作。

 
统计数据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所有年龄段人群的就业人数都出现下降,除了25岁至54岁从事兼职工作的人群新增就业者1.8万。但是,在此期间安省并没有新增兼职就业岗位,而是流失了约500个岗位。
 
与此同时,在今年第一季度加国55岁及以上的成年人群体中有大约2.5万全职就业者失业,而安省要对此负全部责任,因为安省在今年第一季度共流失3.9万个全职就业岗位,从而抵消了加国其他地区55岁及以上成年人群体的所有就业增长。
 
安省55岁及以上的全职就业者人数有所减少令人感到惊讶,因为最低工资上涨 历来都是对这一年龄段人群的就业产生积极影响。这一现象意味着安省大幅上调最低工资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波及老年,尤其是55岁至65岁的老年全职就业者。

根据加国之前进行的研究,最低工资上涨对青少年就业的影响尤其大。在安省上调最低工资后,受影响最大的似乎也是年轻就业者(15岁至24岁的人群)。相对于加国其他地区,安省受冲击最大的就业群体就是年轻人,其次是54岁以上的老年人,而年龄介于24岁至54岁之间的就业群体无论是全职就业者还是兼职就业者所受的影响都是微乎其微。

 
加拿大统计局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深入分析了最低收入者的年龄分布和家庭类型。分析结果显示,由于加国的最低工资出现新一轮上涨,最低收入者的主力军已经从年轻工人转向老年工人。
 
现在的问题是,政府应该如何在不影响低收入者就业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帮助。新上任的安省保守党政府已经提议用最低工资税收抵免替代原定于2019年实施的最低工资上调举措。但是,最低工资税收抵免亦会带来一些挑战,比如应该由谁确保其公平性,以及应该如何消除对其他低收入者造成的不利影响。例如,这项政策会对收入略高于最低工资的就业者造成伤害,因为他们无法享受最低工资税收抵免,这也会促使一些工人宁愿拿最低工资。因此,工资税收抵免只有将所有低收入者都考虑在内才会更有效。
 
安省从今年1月开始上调最低工资已经对多个年龄段人群的就业造成影响。在不会造成任何就业损失或扭曲就业观的情况下可以为低收入家庭提供财政援助的替代政策可能包括含有弥补性收入的的税收抵免。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