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历史正在重演,今天的川普与早期的墨索里尼没有区别
It Is Happening Here, Trump Is Already Early-Stage Mussolini


 
美国新闻网站The Daily Beast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在一个狂热领导人将一个国家拖入深渊之前,人们是否能让他停下脚步?那些出于道义决心阻止他的人是否能赶在为时已晚之前行动?
 
上述这些问题并非学术问题。目前,美国总统川普(Trump)每天都在对这个共和国抵御政治煽动家的能力进行压力测试。
 
鉴于历史上出现过类似的瞬间,人们应该以史为鉴。
 
那是1924年8月16日,地点是在意大利。当时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最强有力的政敌之一,意大利议会里的社会主义党成员马泰奥蒂(Giacomo Matteotti)已经失踪了两个多月。
 
墨索里尼担任意大利总理时长20个月。在1924年4月,支持法西斯主义的墨索里尼在意大利选举投票中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在此次选举中,支持法西斯主义的墨索里尼获得了超过65%的支持票。鉴于自己是通过民主选举上台,墨索里尼在上任后并未立即去走他的狂热支持者希望他走的下一步,那就是攫取绝对的独裁权力。

 
在当年的8月16日,人们在罗马郊区一条道路的施工现场发现了马泰奥蒂的尸体,他身上有多处刺伤,尸体被埋在一条沟渠里。
 
马泰奥蒂并不是左倾煽动者,他是富有的贵族地主,一直持进步的观点。他看穿了墨索里尼是在假装平民总统。马泰奥蒂曾警告称,有许多民众在被宣传活动洗脑后会相信墨索里尼是一心为民的好总理,而墨索里尼则会利用这些民众的支持走上独裁之路。
 
马泰奥蒂“失踪”的原因并不难猜。他在去世前正准备向议会公布一份材料,以揭露墨索里尼担任意大利总理后的一系列罪行,其中包括由墨索里尼的心腹实施的谋杀和贪腐行为。在马泰奥蒂遇害后,他准备的材料也不知所踪。
 
马泰奥蒂遭谋杀激起了数百万意大利民众的愤怒,而在此之前,他们一直心甘情愿地对法西斯的暴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一段时间,意大利政府曾动用20万人的法西斯民兵组织压制对墨索里尼的批评声,而墨索里尼当时则常常在语气强硬的公开讲话中称自由已经是腐烂的尸体,必需跨过去继续勇往直前。

 
墨索里尼认为马泰奥蒂并没有白死,因为作为一个殉道者,他的死最终有可能促使意大利议会中的反对派团结在一起。对此,当时的一些外国报纸曾指出,法西斯分子的残忍做法以及墨索里尼的冷酷无情令人震惊。
 
实际上,历史学家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墨索里尼并未下令谋杀马泰奥蒂,并且在他遭谋杀时对此毫不知情。(墨索里尼的妻子也认同这一结论。)墨索里尼之所以不会对马泰奥蒂下杀手,并不是因为他认为这种行为令人发指,而是因为在他看来这样做会带来政治危险和公关灾难。
 
在担任意大利总理期间,墨索里尼练就了能够让自己从有可能导致其落马的困境中脱身的本领,他也因此成为其他许多独裁暴君效仿的经典模板,在这其中第一位就是希特勒(Hitler),最近一位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从本质上讲,墨索里尼的做法其实很简单:为了证明武力镇压和集权有理,你必须营造出似乎只能靠武力镇压和集权才能补救的局面。

 
墨索里尼的身边有一群狂热的反社会者,长期以来。有许多人一直认为马泰奥蒂遭谋杀就是这些人所为,因为他们担心墨索里尼在成为合法的民选领导人后,会考虑接受由议会限制绝对权力的观念。
 
人们一直很难知晓墨索里尼内心根植的狂妄自大感对他的行为起了多大的推动作用,以及他身边的那群狂热分子对他的心理产生了多大影响。在此次事件中,墨索里尼在面对长达数月的抗议后,终于在1924年底采取行动。
 
墨索里尼的主要目标是佛罗伦萨。当时这个城市已经变成抵抗法西斯分子的温床,市内随处可见印着马泰奥蒂照片的海报,上面写着:“我们不想被他人视为只配被暴力和恐怖统治的奴隶种族。”
 
1924年12月底,一支由2,000名身穿黑衣的法西斯民兵组成的部队开始在佛罗伦萨四处横冲直撞,他们砸烂了一家反对派报纸的办公室,封闭了这家报纸,并四处追捕和殴打律师和反法西斯积极分子。

 
这也为墨索里尼厚颜无耻地声称自己必需以严厉手段结束当时的暴力循环提供了借口,1925年1月5日,墨索里尼向意大利议会表示,意大利想要和平、安宁、祥和及平静,他会用爱实现这一切,但如果有必要,他也会动用武力。
 
由于前景变得愈发不确定,这也促使所有人开始严格按照道德原则去审视意大利法西斯的未来。
 
在当时有可能阻止墨索里尼的个人和机构中,已经年迈的意大利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尔(Victor Emmanuel)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墨索里尼曾戏称国王最多只有半颗子弹高);梵蒂冈不愿意偏袒任何一方,并强烈反对被视为无神论世俗主义者的社会主义者;议会反对派在马泰奥蒂遇害后曾短暂发声,但随后又恢复了派系之争。与此同时,墨索里尼已经确保多家报纸都在恐吓下变得盲目顺从。
 
现在已经不是1925年的意大利,但时过境迁和地点转换并未让人们从中得到安慰,因为川普政府的语调、手段及行动和墨索里尼政府有太多明显的相似之处。

 
首先,需要找到一个旨在让人们感到不安,从而可以证明以严厉措施加以回应是合理之举的导火线问题。
 
川普在宣布竞选的当天就将墨西哥移民说成是“强奸犯和杀人犯”,从他发表这场臭名昭著的演讲之日起,他就一直拿移民问题做文章。
 
此外,和墨索里尼一样,川普身边也有一群狂热分子,他们同样渴望利用移民问题达到自己的意识形态目的。
 
法里纳奇(Roberto Farinacci)对墨索里尼产生了很大影响,他是一名律师,同时也是法西斯运动中最顽固不化的教条主义者之一。川普的身边则有顶着白宫高级顾问这一模糊头衔的米勒(Stephen Miller),多年来,米勒一直和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一起努力激发美国民众对移民的担忧情绪。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27年间,美国的移民人口一直持续增长,截止2017年,约有5000万美国居民出生在外国,占了全美人口的15%。而在1990年,全美只有约2500万移民,只占当时美国人口的9%。
 
米勒和塞申斯所促进的最可怕的成就,就是对从墨西哥非法越境进入美国的人士实施“零容忍”政策。换句话说,也就是将难民自动定性为罪犯。

 
米勒和塞申斯一直都知道围绕在川普身边,他们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得一个同伙。因为川普曾对美国前总统奥巴马(Obama)的出生地提出质疑,并认为夏洛茨维尔的法西斯支持者都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他们并没有什么问题,而米勒和塞申斯正好可以对此加以利用。
 
实际上,川普政府所实施的“零容忍”政策和墨索里尼在利用自己营造的动荡局面为自己攫取绝对权力做辩护时所发表的讲话一样语调强硬、带有专制色彩并且不管青红皂白就下狠手。
 
虽然用于攻击移民的言辞是基于谎言而来,但这些谎言仍然不断在重复,因为德国法西斯头目戈培尔(Paul Joseph Goebbels)曾有一句名言“谎言重复千遍,就会变成真理。”
 
从墨西哥入境美国的移民一直被认为会对美国公共安全构成威胁。因此,成千上万逃离中美洲团伙暴力和其它暴力的难民都和恐怖分子画上了等号。MS-13团伙也成了事实上并不存在的犯罪浪潮的罪魁祸首。
 
对移民采取强硬态度的川普至今仍会使用像“入侵”和“病毒感染”这样的词语形容成千上万入境美国寻求避难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虽然川普在猛烈抨击下被迫停止强行将移民儿童与父母分离的边境政策,但他同时也玩了一个卑劣的噱头,那就是邀请几名父母到白宫讲述他们的孩子遭非法移民杀害的经历。而这个伤感而又困惑的群体也在不知不觉中突然成了宣扬和非法移民分享我们城市的街道,会让所有人都陷入危险的煽动之辞的同谋者。
 
当年,墨索里尼有自己的法西斯民兵组织;现在,川普则有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简称ICE),创建于2003年的ICE是为了应对9/11恐怖袭击而成立的机构,隶属于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这也是布什政府旨在对机构进行强化,以便能够更加有效地打击恐怖主义之计划的一部分。
 
或许是因为成立匆忙,并被优先赋予反恐权,ICE自成立以来一直缺乏监督。因此,该机构在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时期都有冗长的虐待囚犯记录,而在川普上台后,似乎更让人担忧该机构会越发不受约束。
 
去年12月,美国国土安全部监察长对有关移民待遇的刺耳报告作出姗姗来迟的回应,证实在美国各地的ICE监狱里普遍存在虐待囚犯的情况。
 
ICE监狱里存在的虐待行为包括违规脱衣搜查,未有提供医疗护理,警卫实施身体虐待,以及牢房条件不安全和不卫生。其他一些报告亦表明ICE监狱里存在系统性的性骚扰和性虐待问题。

 
实际上,自川普政府实施“零容忍”政策以来,ICE已经显示出种种将会野马脱缰的迹象。该机构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将大量被拘者秘密送往全国各地的监狱,直到这些移民家庭骨肉分离的悲惨遭遇突然被曝光,人们才得知真相。ICE直到现在仍在延续不透明的激进做法,并一再拒绝立法者对其处所进行检查。
 
连墨索里尼都没有想到的移民儿童“集中营”,却被川普变成了现实。
 
从理论上讲,川普和白宫都应该受到独立立法机构国会的约束,并且民选政府理应遵循法律和保护新闻自由。但是,只要看一看墨索里尼执政时期的意大利,人们就会知道这些约束有时是形同虚设。
 
对于川普的所作所为,美国司法机构尚未作出彻底的表态,但美国最高法院在对川普提出的穆斯林国家旅行禁令加以谴责后,似乎又开始对其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显然令人担忧。相比之下,美国司法部内的专业人士到目前为止仍在设法确保自己正直行事,尽管他们的部长塞申斯是川普的心腹。

 
与此同时,美国的官僚机构也变得更加不稳定,因为这些机构已经被川普任命的一些高官搞得一团糟,其中最令人震惊的就是川普任命气候变化怀疑论者普鲁伊特(Scott Pruitt)领导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简称EPA),而普鲁伊特现在因为爆出将纳税人的钱花在高档旅游和为办公室建造隔音间,以及与一名说客达成低廉的国会山庄住屋租约等负面传闻,而让白宫头疼不已。
 
但是,最令人失望的还是美国国会。其充其量只是拒绝接受川普的做法,而在最坏的情况下,其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多年来一直在扮演Uriah Heep(阴险虚伪的小职员典型,狄更斯小说《大卫•科柏菲尔》中的人物)的角色,他深深哀叹所有立法都缺乏两党一致的支持,尤其是涉及移民问题的立法,但与此同时他又在确保不会有相关立法接受投票表决。在川普坠入道德深渊的每一个阶段,他都未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Paul Ryan在很久之前就表现得非常懦弱,现在看起来更加颓废。
 
所幸的是,我们仍然拥有自由的新闻媒体。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有像Fox News一样基本已经沦为国家宣传机器的媒体,鉴于Fox News极尽溜须拍马和毁谤中伤之能事,就连墨索里尼可能都会将其作为典范。
 
在我们下地狱之前,应该先确保自己发现相关迹象。现在,种种迹象已经呈现在人们面前,并且很容易就能看到。那页不堪回首的历史不应再重演。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