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23)
—— 缪荣株:胡增钰之死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胡锦涛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妹妹一起,一桌一桌的很有礼貌地敬了酒,并打招呼说:“家父不幸亡故,感谢各位同仁光临。”胡锦涛来到东大街门市部申桂才等人这一桌时打招呼说:“我在外地照顾不到父亲,承蒙大家的照顾,谢谢!”姜堰饭店有两层楼,胡锦涛站在饭店楼下的大门口,对来参加吃烧干儿饭的客人一一点头握手迎客;饭局结束后,又站在楼下一一点头握手送客。

这里说一个胡锦涛三请党支部书记顾金城吃烧干儿饭的事。据原糖业烟酒公司后来的经理丁纯正(2009年73岁)说,那时候,土杂公司和糖业烟酒公司刚刚分开,胡锦涛想请两个公司领导,和父亲所在单位的职工吃顿烧干儿饭,这纯粹是按当地风俗,以私人身份,没有任何官方色彩,完全出于礼貌答谢。胡锦涛的爸爸在土杂公司一些人的眼中被打入“另类”,领导人避嫌,不想去吃烧干儿饭。胡锦涛拜托方希平去请糖业烟酒公司的领导,方希平找到了经理于德本,表达了胡锦涛的意思,并请他代请其他三位领导,于德本倾向参加。那时,土杂公司和糖业烟酒公司隔一条马路,门对门。于德本和顾金城年龄、资历、职务差不多,于德本走到土杂公司和顾金城商量,去还是不去?顾金城说:“没有商量头,根本不能去,这是阶级路线。我们去了,让他的儿子调和资本家和工人的关系,不要舞这个鬼!” 

 
早在饭局之前,胡锦涛派人约请申志福。申志福营级干部转业,是土杂公司党支部委员,组织纪律性是很强的,这样的大事去还是不去没有把握,得请示党支部书记顾金城。申志福问顾金城:“可能去?”顾金城回答说:“运动这么紧,怎能去?”那时候,阶级斗争年年讲, 月月讲,天天讲。阶级斗争是个纲, 纲举目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没有召开。他们认为,胡增钰既有经济问题,又是个资本家, 运动这么紧,怎能去?

胡锦涛第一次请顾金城。11月21日上午9点钟,胡锦涛来到了姜堰东大街土杂公司党支部书记办公室,约请顾金城中午吃顿父亲的烧干儿饭,顾金城不在办公室,副经理阎正明接待了胡锦涛。“一打三反”运动时,阎正明和胡增钰曾经一起关在坝口土杂门市部后面三间房里达6个月。胡锦涛说明了来意,阎正明实事求是地说:“不必!不必!丧事费用按规定只有几百元,请一桌要花多少钱?还是不要去吧!”     

胡锦涛第二次请顾金城。胡锦涛没有见到顾金城,随后拜托王恒星、钱普贵、张永福三人到人民医院东边的顾金城的家里去请顾金城夫妇。钱普贵跟胡增钰一样,也是资本家出身,在“一打三反”运动中,家被抄,前后关了29个月,是胡增钰的好友;张永福和胡增钰一样,也是个老实君子人。这三个人和胡增钰同在日杂商店工作,处得好,谈得来,胡锦涛自然熟悉他们。



王恒星等三人受胡锦涛之托,来到顾金城的家。顾金城是参加过淮海战役的老干部(18级),住的房子很大,望上去有100多平方米,1978年工调时,公布榜上的月工资80.5元。三位老职工向顾金城说:“胡增钰的儿子早上去公司登门约请未遇,现在让我们来请支书。”顾金城当着三人的面毫不客气地说:“资本家的小崽子,不去!不去!”王恒星等碰了一鼻子灰,悻悻地回来,对胡锦涛不好直言,只好这样说:“顾支书有事来不了。”那时党是一元化领导,支书不去其他的领导谁敢去?(待续)


下坝门市部主任申凤英(前排左一)

丁纯正(2009年77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