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24)
—— 缪荣株:胡增钰之死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的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胡锦涛第三次请顾金城。姜堰饭店在老通扬河北岸,河对面就是顾金城的家,河上有座水泥桥。在临到吃饭时,胡锦涛又亲自去请顾金城。胡锦涛听王恒星他们说过,大概也知道顾金城家的具体方向。胡锦涛来到防震棚附近,遇到储有根,储有根带胡锦涛到顾金城家,储有根说明来意,顾金城也不让座连声说:“不去,不去。”

办酒席容易,请客难。本来,胡锦涛还请了商业局的领导,这天下午领导们正在开会。快到吃饭的时候左等右等,领导们还没有来。电话打过去请,局长问:“死的是个什么人?”有人答道“日杂上的一个资本家。”局长说:“不去!不去!难道我们还要做他的孝子贤孙?”

据原县委驾驶员徐恒敏说,那天他的吉普车停在东板桥老县委门口,县委书记姜永荣先走到车旁,一会儿范业华(原县委书记,已调扬州任职,还未上班)也慢慢走来。姜永荣对范业华说,老顾(金诚)来电话叫不要去了。
    
钱普贵在日杂商店下坝门市部工作,和坝口门市部合的一个总账。下坝门市部当天的营业现金交存银行后,第二天早上要将送款单送到坝口门市部会计室入账。坝口门市部的会计室在二楼上,上会计室必须从楼下门市部经过。吃过胡增钰烧干儿饭的第二天早晨,钱普贵来交上一天的送款单,免不了与门市部的人打招呼聊天。钱普贵对职工朱贞源等说:“昨天,胡增钰的儿子请顾支书吃烧干儿饭吃了个瘪子,顾支书没有去,还骂了句资本家的小崽子!



据知情人说,胡锦莱这一次本来想请哥哥借父亲办丧事,请所在单位的领导吃烧干儿饭的机会,让哥哥打个招呼,在安排她顶替到父亲日杂商店时,分一个能坐着收款的单位,不要当营业员,因为她的脚在插队劳动时受了伤,走路不太方便。哥哥也答应了。可是,所在单位的领导一个也没有到场,这个招呼自然就打不成了。再大的官,也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许多实际问题需要解决。胡锦涛在外工作,老父亲的身体和两个妹妹的工作是他最关心的事。姜堰信访局的同志去胡锦涛那儿办事的时候,他曾经关照他们关注一下亲人有什么困难。当信访局的人回来问及大妹胡锦蓉时,胡锦蓉说:“有什么困难呢?家里的煤气不够烧!”信访局的同志送来了两瓶煤气。后来,胡锦莱顶替父亲安排到土杂公司日杂商店工作后,为了照顾夫妻关系,爱人袁学成安排在一建公司做临时工,可是户口却长期在农村里。后来公安部门在解决农转非户口千分之三问题时也帮助解决了。这是后话。

按姜堰当地的风俗,办丧事的人家办完丧事后,一般都要请亲友和亲人所在单位的领导吃烧干儿饭。领导到场,是对死者的尊重,对家属的安慰。一般情况下,单位的领导都是到场的。顾金城不到场的原因主要是,胡增钰被圈了三年多,刚从“一打三反”学习班放出来,对于阶级斗争观点很强的顾金城来说,那根弦儿还绷得很紧。胡锦涛当上了中共中央常委后,有人问顾金城,当年胡锦涛请你为什么不去?顾金城说:“我晓得,他又不是向我借黄豆种,为什么不乐意?当时这顿饭不敢吃,当真没有阶级斗争观点呢。”方希平有一次遇到顾金城半真半假的开玩笑说:“胡锦涛当年请你吃饭也没有请到!”顾金城说:“他父亲死后,我又没送个礼去,不好意思去吃饭。”其实,老百姓请领导吃饭,哪有要领导送礼的?这完全是借口。



姜堰人对顾金城的行为无不嗤之以鼻,对人世沧桑世态炎凉无不感叹唏嘘!后来胡锦涛当了总书记,人们的议论更多。有的说总书记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对家乡感冒?也有的说,总书记那么个大人物决不会记挂这件事,他是个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人。

极左和极右往往是孪生兄弟。历史常常会开玩笑。当时左得出奇的顾金城在改革开放后,71岁的副处级离休干部,在1995年竟做出了令姜堰人至今仍然嗤之以鼻的事情。原法制办公室主任周征平审查过此案。他说,那段时间,顾金城的妻子去了南京孩子处,他一个人在家。那天,他走到招商街上想嫖娼,但又感到熟人多,四处有眼睛,不方便,于是就将卖淫女引入家中。顾金城和卖淫女谈妥交易费100元,但提出个要求说:“年纪大了,得慢慢来。”正在进行嫖娼时被邻居告发,联防队员抓个正着。顾金城被带到派出所后,找儿子的连襟—当公安副局长的白志祥交了5000元罚金后,被儿子带回家。顾金城受到泰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开除党籍,并通报全市的处分,另外行政上工资降二级。顾金城出事后,妻子、女儿不理他,他只好孤零零地一个人回泰兴老家暂住。当年顾金城的弟弟来姜堰治病求助,受到了冷遇。侄儿挖苦他说:“现在,我们哪一家都不想麻烦你了。”

有朋友将此事告诉住在南京的胡锦蓉,胡锦蓉既没有显出高兴,也没有幸灾乐祸。是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第三件事,胡锦涛总觉得对不起父亲的是,父亲的遗体火化后,骨灰盒是放在自己自行车衣架上送到墓地的。关于这方面的情况留在后文《四寻母墓》里叙述。     (待续)    


姜堰饭店后门在老通扬运河边上


朱 贞 源(2004年68岁)

中共泰州市纪委文件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