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建立个人友谊或集团联盟的粘合剂未必是件好事
Are you surprized that so-called friendship makes us who we are?

 


人与人之间要建立一种能够长期维持,牢固友谊关系的关键,是这种关系是否有一种融合不散的“粘合剂”。或一种能够令两个不同的个体或组织,自动自愿地,毫不犹豫地站在一边;或在任何问题上,都有一致的思想,并会因此采取“一致对外”的联合行动,或达成一个具体的共同目标。
 
这对个人如此,对集团亦然。 这种最基本形式的人际关系,到处存在。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易地例举至少好几个这样的“好朋友”的例子。但是,世界上很多事情和事态,往往是有一种“过犹不及”的现状和后果。坚定不渝的友谊也不例外。有时候会发生”“意外”。

美国阿里桑拿州立大学的人类学家教授合鲁舍卡(Daniel Hruschka)称,有这种真正纯洁的人际关系的地方,大概只有在科学幻想小说或电影里找到。尽管如此,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深厚牢固的友谊关系,却可以与此同时存在着一种“荆棘和刺蕊的斑点,和浓厚的农药迹象”。
 
合鲁舍卡用实际例子和数据为例来加以说明:研究显示,人类选择这种牢固的友谊和对象,经常是基于与其本人有诸多的“相同特性和特征”,乃至到达无时无处不在的,被形容为“在几乎所有时刻都显现出来的,在大脑里面的血液流动状况”。而且可以达到畸形的像“种族歧视”那样的极端,和“荒谬奇特”的程度。

 
美国密支根大学的研究结果显示,这种行为可能会导致个人行为的“反常和奇特”。我们可以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或遇到太多这样的例子,它包括极端的个人和社会团组织所宣扬的怪异主张,和非常怪异的个人行为和集体行动。 以人整体类的状况而言,可以例举很多历史事件来加以说明。
 
以近代史上所发生的纳粹主义,或旧时苏联和毛治时代中国的政权给全人类所带来的重大灾难,就是几个非常实际的例子。
 
纳粹主义初期所显示出来的巨大经济发展成就,和惊人的万众一心的民族凝聚力量,把欧洲的德国,意大利和亚洲的日本那样的极端国家。这个同盟以狭隘的“德意志”民族以及“大和民族”的前途和利益,以及他们统治世界的强力和疯狂的梦想和意图,发动了以武力和杀戮统治欧洲,亚洲乃至世界的梦想。而结果是这种联盟或“友谊集团”,直接间接地导致了全世界人类的灾难性后果。但纳粹主义集团的最终彻底灭亡,两个疯狂的集团国家政权的彻底毁灭而告终。当然,它还导致两个纳粹集团国家本国的千百万民众生命涂炭的悲惨命运,和必须经过好几十年的艰苦生活过程,才恢复过来的不幸后果。

世界上绝对不存在这种最基本的信任和友谊。如果一定要举例的话,则可以把像毛治时代中国大陆的人际关系作为例子。 如果曾经生活在这个暴政之下,你就一定会体现过这种残酷恐怖和绝灭人性的恐怖生活。只要是亲身经历过这种悲惨和残忍生活的人都知道在那样的集权统治之下的社会,人的生命毫无价值,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也完完全全地掌握在以共产党和其干部手中。

 
苏联覆亡以前,曾经有一位从前苏联逃生的著名作家描述过人们在共产极权主义统治之下的普通人的生活状况,大意是,在这种社会之下过活的绝大部分民众,只有当他们在进入睡眠之前的片刻,才能够和敢于“把自己的灵魂释放出来”,并在黑暗中显示出正真的“人性”。 换句话说,在像共苏联和老毛统治之下的共产极权主义国家,人只是一种必须依照共产党领导干部的意志说话,行动,乃至保持亲属关系的“动物”,或“机器”。
 
他们绝对不容许(也不敢和不可能)显示出任何与共产党的政治利益和目标有丝毫差异的举动和言行。只要在这个时代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人的一生,不管是在学校里,在工矿企业单位里,在政府部门的办公室里,乃至在农村里,每天都有无休无止的,各种形式,名目百出的“政治集会”,或“政治斗争”。
 
在这种集会里,所有的参与者,不管他是在那一个单位里和机构中,或无时不在的共产党严厉严格控制下的组织单位的成员,都必须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和方法,诚惶诚恐地向共产党表示自己的忠诚可靠,和包括像“对党毛主席的绝对忠诚”那样的誓言。而且不管是在那一个集会里,哪一种场合中,哪一种必须以语言表达自己的政治态度的场合和机遇,都必须像背书那样地一再重复,不断重复,不间断地再次重复这样的“誓言”,直到生命终了为止。

 
换句话说,在那样的社会里,人不是生活在自己的“生物性”,而是生活在永远被迫扮演一种“党的忠诚奴隶”。
 
显然,在那样的集权主义社会里,人与人之间,是不可能有所谓的人性友谊,更勿论所谓的亲友之间亲情那样的奢侈梦想了。有幸的是,在今天,苏联已经成为历史垃圾,毛泽东统治时代,也已经成为历史陈迹。
 
遗憾的是,全世界的人们仍然在高谈友谊和联盟,阔论维持这种友谊的“胶合剂”,好像在近代史上苏联和毛治时代中国的人类悲剧,从来也没有发生过那样。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2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一, 九月 10, 2018 - 16:05
扯个心理学和社会学的话题,也要和中国政治联系一下?小编僵化的意识形态可见一斑。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一, 九月 10, 2018 - 16:03
作者又开始其擅长的摸黑和污蔑了。五蠹?轮子?民运?《大中报》沦落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