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希腊城屠杀后我将重返希腊食品节
Despite Greektown attack, Taste of Danforth remains my favorite festival




上周日晚10点左右,一名黑衣枪手在希腊城大开杀戒,打死2人打伤13人。当震耳欲聋的枪声划过美丽而宁静的夜晚,一向平和安详的希腊城顿时惊恐万状,这座多伦多的天堂小镇也顷刻变为人间地狱。从慌忙藏匿的餐馆食客到恐惧逃生的道路行人,长达四个街区的希腊城布满了黑暗血腥,并深深被阴森恐惧所笼罩。
 
At 10 pm Sunday night, a four-block rampage was unleashed by a lone gunman in the Danforth, killing 2 and injuring 13. As a series of piercing bangs erupted into a beautiful summer night, shockwaves were sent through the amicable Greektown, turning an urban paradise into a horrific nightmare. Chaos and panic gripped the neighborhood as restaurants patrons ran for their lives while night strollers fled in terror. 

从央街到Danforth大道,这些多伦多最为平和,充满生气的地带却成了残忍的冷血杀手们的众矢之的,其目的旨在在人群众多的繁华地带制造破环性最大的恐慌情绪。目击者对周日晚袭击的恐怖现场描述和我记忆中在希腊美食节渡过的欢快时光造成鲜明对比。在8月凉爽的晚风中,我和家人曾徜徉在希腊城街道上,手中的希腊美食素福拉其让人口水欲滴,而且街道两旁各式族裔小店也让我们流连忘返。

 
From Yonge Street to The Danforth, the most harmonic and liveliest locations in the Toronto have become the targets of senseless attackers with a deliberate intention to cause devastation. The horrific scene described by witnesses in the wake of the Sunday’s attack offers a sharp contrast to my joyful memories of the Taste of Danforth when my families and I pleasantly strolled down the street under August breeze – with mouthwatering souvlaki in our hand and boutique shops in our sight.

但这些愚蠢的盲目效仿性的袭击行为却无法动摇我们对多伦多这座极为和平,安详城市的信念和信心。恐怖袭击之后我们依然相信多伦多是安全的居住城市,而坚韧顽强的族裔小镇丹佛街仍让我们向往不已。在多伦多悼念袭击中死难的无辜生命之际,我们会坚定地献上对这一假日天堂小镇的爱和对其无畏和顽强精神的敬仰。袭击之后,我会再次造访我所钟爱的希腊美食节,并在那里重拾这一节日小镇给我们带来的多元文化的欢乐和温馨。
 
However, some coward’s efforts of copycat assailants cannot erode our beliefs that Toronto – our remarkably peaceful city is safe and that Danforth, our coveted ethnic enclave is resilient. As the city mourns the innocent young lives lost in the attack, we do so with our determination that we will not allow the killings to diminish our love poured to this defiant and robust community. Nor will it reduce our sense of belonging to the Taste of Danforth – the heritage festival that creates the most vibrant multicultural mosaic in the city.

 
希腊城惊爆枪击

7月22日周日晚间发生在多伦多希腊城(Greektown)的大规模枪击事件,造成3人死亡(包括枪手在内),13人受伤。
 
7月23日周一下午,安省特别调查组(SIU)表示,枪手是来自多伦多的29岁男子费萨尔•侯赛因(Faisal Hussain)。
 
枪手的身份被公布后,枪手父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我们的孩子患有严重精神问题,一生都受到精神病和抑郁症折磨,专业的治疗也无济于事……我们永远也没想到,他会以这种毁灭性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信中称,这次枪击案使他们“心碎”;他们的余生都将为这些受害者哀悼。
 
多伦多警方称,此次枪击案中,一名18岁女性多伦多居民和一名来自大多伦多地区的10岁女孩丧生,另外有13人受伤。
 
据CP24的报导称,这位18岁死者的名字叫Reese Fallon,刚刚毕业于多伦多东约克区的Malvern Collegiate Institute高中,她已被McMaster大学护理专业录取,9月份即将开始崭新的大学生活。
 
警方称,事件中共有16人中枪,包括8名男子和8名女子,其中包括涉嫌行凶的枪手。



多伦多警察总长桑德斯在周一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该案受害者的年龄介乎于10至59岁,但目前不会公布他们的名字。
 
桑德斯在新闻会上表示,警方在周日晚10点后接到报警,在Danforth和Logan附近发生枪击案。警官到达现场后,很快锁定持枪的嫌犯。 随后双方交火,之后那枪手死于枪伤,但目前还不清楚这枪手是自杀还是被警察射杀。
 
桑德斯称,警方的调查需要一些时间,他目前不愿就枪手的作案动机做任何猜测。他呼吁目击者报料。
 
按照安省特别调查组(SIU)的说法,那枪手当时沿着Danforth Ave行走,并向人群开枪。后来枪手和赶到现场的2名警官在Bowden街交火,然后逃走。最后,警方在离现场不远的Danforth街上,找到了枪手的尸体,并拿到了那把作案的手枪。
 
幸存者回顾惊恐一幕

枪案发生后,就有民众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可以看到那名枪手在人行道上从容行走,然后转身开始射击。

 
据全球新闻(Global News)的报导,目击者曼齐奥斯(Andreas Mantzios)在事件发生时,正和朋友在喝咖啡。他说,一名女子试图逃跑时被射杀,那枪手在她倒地后,又向她补射了好几枪。

曼齐奥斯说,他还看到其他人被枪击中,到处都是鲜血。“太可怕了”。他看到了那枪手的脸。
 
雷希(Kerri Lahey)当时正在现场的一家餐馆吃饭,眼看着一名女子在她面前被击中。她对CBC说:“我们坐在露台上,听到枪声后,我们慌忙跑进餐馆内。然后,他进了餐馆,在我面前开枪击中一个女孩。子弹正好穿过她的肺部……感谢上帝,警察救了她的命。”
 
市长呼吁冷静

多伦多的枪击案今年已经呈飙升之势,面对这起大规模枪击案,市长庄德用表示“无法形容和难以理解”。
 
庄德利除了呼吁市民配合警方调查案件以外,特别提醒公众保持冷静,不要对该枪击案仓促做出任何结论,要耐心等待警察完成他们的工作。
 
同时,庄德利再次强调,他将向联邦和省政府请求帮助,找到困扰多伦多的有关枪支问题解决办法。
 
据全球新闻的报导,St. Michael's医院接受了5名患者,其中3人接受了“即时救生手术”,受害者的伤势从严重到危急不等。Michael Garron医院(原东区综合医院Toronto East General Hospital)收了7名患者,目前只有2人留院,情况稳定。Sunnybrook医院收到3名伤者。
Danforth地区的2名市议员Paula Fletcher与Mary Fragedakis告诉媒体,很多人致电她们的办公室,询问能为当地社区做什么。她们将在市议会继续努力,以尽快通过禁止使用手枪的法案。
 
周一已经有人在网上设立捐款网页:https://www.gofundme.com/danforth-strong,目标是筹集5万加元,用于两名死者的葬礼,还将帮助其他受害者支付相关的费用。

 
有关枪手本人

根据CBC的报道,在苏奇拉(Aamir Sukhera)看来,那个面带微笑、礼貌而安静的小伙子侯赛因(Faisal Hussain),怎么会在一夜间成为一个冷血的黑衣枪手,把子弹射向正在享受多伦多夏夜的无辜人群。
 
苏奇拉表示,在枪击案发生的前三周,他还在案发地附近的一个商场遇到过侯赛因。他面带笑容,非常乐观和快乐,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侯赛因与母亲、父亲和兄弟住在多伦多Don Mills/Eglinton附近Thorncliffe Park社区的一栋大厦内,邻居对他的印象与苏奇拉的感受差不多。
 
8年前侯赛因曾对苏奇拉说过,他患有精神病和抑郁症,正在接受专业人士的帮助。
 
苏奇拉通过自己主持的一个Toastmasters公开演讲课程认识了侯赛因,他感到对方信任自己。在苏奇拉眼中,侯赛因很腼腆而且保守,苏拉奇认为课程有助于侯赛因开放自己、大方讲话。一来二去,苏奇拉知道侯赛因受精神健康问题所困扰。
侯赛因父亲的朋友马利克(Khalid Malik)回忆说,侯赛因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礼貌孩子。他通常会在侯赛因上下班的时候遇到侯赛因,最近一次是在Shoppers Drug Mart药店。
 
马利克说,侯赛因的父母每天要去医院看望他的兄弟,这个孩子在一起事故后有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处于昏迷状态。
 
而在几年前,侯赛因的父母因一次事故失去了女儿。如今侯赛因又成为一场枪杀案的嫌犯。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